有一种美好,在清早(五)

——推推还在熟睡的八戒先森,“笨猪笨猪,我走了哦。”

——八戒先森揉揉眼,“你去哪儿啊?”

——我很嫌弃的,“我的晨起啊!”

——八戒先森大悟,“那你为什么背书包啊?”

——心里贼贼乐,“我就是想背啊!”

朝阳,你好

背上书包,骑上单车。这个清早,我要去收集春色,装一书包回来。

前几日,看到跑友林景聪发的一组照片,发现他去了交大。那条人行道的景色最引我注意,冬天还是光秃秃的它们,已经套上了春天为它们编织的新衣裳!我啊,想亲自去看看那条跑过的人行道。

莲花路向来车多,即使我出发较早,也已经有不少车辆行驶在这条路上了。前百分之八十的路程都无甚景色可看,认真骑车,心里憧憬着交大旁边的那条路。沿途景色与冬天跑过时并无多大差异,但有一段路让我诧异了。两旁视野很开阔,总感觉哪里不对,才发现路边的树没了!原来树木林立的地方,都被打上了补丁,好不丑陋。心里琢磨不透原因,不是应该绿化吗?怎么枯化了?

难看的补丁

十公里后,就快抵达交大。先见交大之前,依然先见那两条铁轨。冷冰冰的铁轨没有任何变化,四季常冷,见证世事变迁,也可能被世事变迁。

那头是哪头

呼啦啦,到达目的地。我骑上人行道,穿进这片绿油油的风景里。要说人行道,其实都大同小异,为何我偏爱它,为何想亲眼看看呢?因为此条道路上的树种不一样,形成的景观十分惹人爱,只是不知道树名。树和路的布局恰到好处,树与树之间,树与路之间,温和相处,和谐即美。树枝向上伸展,而又不妨碍临旁的树枝。树枝以下干净利落,不枝不蔓。粗干细枝,强柔分明。以至于在冬天是枯枝时,也能无一例外成为焦点。对了,在翻找照片时,还看见了秋天叶黄叶满地的景色。果然像身材好的女子,怎样的穿着都百搭都能惹眼球。

你,会喜欢吗

心情舒畅地从中穿越而出,就是交大的东大门了。交大庄严的大门外,也是万物沉浸在美好清晨里的景象。我想母校川农此时大门里里外外的三色堇也开得正茂盛吧,也可能,早已换了花主了……凑近一看,小花小草上的露水还没散去,等着太阳将小露带走。对准大门拍照时,有两个跑友向校园内跑去,刚好入我镜。

百花齐放斗芬芳

翻过一座小桥,被右手边的广场路吸引了,果断变路。刚进去就看见那满地的樱花瓣,最旁侧还堆积了许多,拍着拍着我才看到樱花树在哪儿!呵…最初都没看到,还想这樱花瓣哪儿来的呢,原来近在眼前。樱花树下的草地上,不再是单调的绿,还添了一层粉,那是春天给化的妆啊。忍不住想起林妹妹葬花了,踏之何忍?

广场路的大美

再往路的深处走,看见河边已有不少前来垂钓的人了。那河水,如此脏,会有鱼?我不关心鱼,我继续收集2016年的春天。垂钓者钓的是心情,寻找者找的亦是心情。

花(草)团锦簇

返回的路上,前前后后看到很多向南奔跑的跑者。而我,什么时候,才能继续这样好好跑起来呢?还看见一个稍胖的女子步伐较慢地跑着,看起来已经跑得有些吃力了,但依然迈着步伐在跑。想起最初跑步的那个胖胖的自己……心心默默为她加油,坚持下去。

哦,2016的春天快要结束了吧。春天结束后,行走的我,又会遇见怎么样的人怎样的事怎样的物呢?双脚用力踩踏,车轮一路向前,载着我和我的心,奔向看不见的天边……

骑行在清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