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柴静,夜色温柔的故事

前几天听荔枝FM,偶然看到一个久违的名字--夜色温柔,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还是在大一的时候。

19岁的柴静,辞去家乡铁路局分配的工作,只身来到长沙应聘电台工作。《夜色温柔》正是是柴静在湖南文艺电台创建并主播的一档午夜电台节目,一做就是三年。

那个时候她主要是接听听众打来的热线电话,什么事情都谈。其实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帮助别人排忧解难,毕竟她只有19岁,但是想用声音激发一个有想象力的世界,想用声音为更多的人赶走寂寞。

她只需要说“我在,我听到了,我懂”这样的字眼,只要有一颗真诚的心就足够了。出乎意料,这档节目变得十分红火。

在节目里,柴静常常会接到从北京、香港、西藏等打来的电话。她真诚的声音陪伴年轻的男男女女度过每个孤独的夜晚。渐渐地,那声音被越来越多人熟知。

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吃着翻箱倒柜凑足的5毛钱买来的方便面,但是她没有觉得苦闷,因为有梦,一个做主播的梦想。

下班后走在凌晨2、3点的街道上,路边光着膀子喝酒的男人和嬉笑的女人,总让她感到那么安心。柴静说:“一个人为自己的工作神魂颠倒是多么幸福。”

离开湖南之后,柴静把《夜色温柔》中的故事整理出版,书名叫《用我一辈子去忘记》。《夜色温柔》开播大约是在1995年,我没有机会听到原版,所以跑去图书馆把书找了出来。封面比较旧,纸质泛黄,故事不长,关于青春,关于梦想,关于爱情,关于世间的爱恨情仇。

这是当时读这本书的时候随手写的几句:

01

很小的时候,就相信,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所有的人,最终都会离去,于是只有自己。曾有过的温暖,还是会在某个云淡风轻的日子里,没有缘由地,涌上心头。

02

青春的日子,慢慢过去,回头的时候,我又找不到来时的脚印,曾经寄托了无限梦想和伤感的岁月,从此一去不回头!因为生命很脆弱,所以懂得呵护自己的情绪,暗夜里的孤独总也要找些依靠。

03

生命对于每个人都是上天仅有的一次馈赠,女人要格外珍惜生存的机遇,因为她们一生更多艰难。我们都是为了自己而活着,不是为其他任何人,尽管曾经和他如此亲密,尽管跟他说过永不分离,但是人终究是个单独的个体。无论是怎样的血肉交融、怎样海誓山盟,我们都必须独自面临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也只有这样。

04

我常常自命不凡,经常吹嘘自己是如何的坚强,甚至以为永不会在别人面前掉眼泪,但是当感动和痛苦袭来时,才发现自己是那么不堪一击。当我亲爱的人为我擦去眼泪,我便忍不住放声大哭。我这时才真正知道在人际复杂,世态炎凉的世界里,有一个宽容的任其哭、任其笑的港湾将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05

现实人生就是这样,大多时候乏善可陈,有时确实最奇特的经历胜过一切传奇。很多人寄望于西藏,摇滚乐,恋爱,希望从中发现惊奇。我只愿在万人如海中安心地过下去,那里处处有让人振动和狂喜的东西。只是我一次次在模糊的恐惧中紧闭双眼放弃了认识真实的机会。在这个冷暖相加的重夜,自远处轻弗而来的微风,如同给尘世清醒的昭示。心中可有波涛汹涌?眼中可有泪光闪动?

06

那件事之后,我们便各奔西东,但缘分却依依不舍,牵着我们的手,一天天的走进。前几天还收到他的信,问我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我写下:“想要当年那轮冬日的月亮,因为那个夜晚那么美丽,有明月为证。”

07

我渴望会那么一天,可以长久地站在原野之上,倾听飞云过天的声音,然后,在黄昏栗色的阳光下转过身,大声欢笑,那是我尘世里的天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