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爱情

96
人生若只如初见Why
2017.07.29 20:24* 字数 4312

小美天生平衡感不好,平衡木从来都是走不到五步就跳下来。

15岁那年,她有了一个很健康文艺的爱好,骑单车。

初三暑假,小美回老家避暑,学了两个星期的单车,但是骑起来还是依旧摇摇晃晃,就像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总觉得她徘徊在摔倒和向前走之间,不禁让人捏一把冷汗。

唐哲住在她老家的隔壁,比小美大一岁的他是个世人眼里不折不扣的坏孩子,学习成绩不好,经常打架,谁跟他说话都爱答不理的样子。

已经留过一年级的他初中毕业后,高中只能去县城里二等的高中。

小美家在县城里,父母都是教师,从小家教就好的她考上的是市里的重点高中。

暑假里某个周五的下午,天气很热,冰箱里冻的硬硬的雪糕拿出来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开始溶化。唐哲刚刚睡完午觉从家里出来,看到瘦瘦的小美费力的在家门口那片有几棵大树遮挡的阴凉下练着骑单车。

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阳光从树缝里透过来,有的正好洒在小美的头发上,反射出金色的光,看呆了的唐哲丝毫没有感觉到手上的雪糕水已经流到了他的手上……

“哎呀!”小美那摇摇晃晃的车终于还是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倒在地上,“16次了”小美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之后又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继续摇摇晃晃学起来。

唐哲就这样看着她摔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在小美摔了第20次的时候笑了,小美听见笑声看过去,看到唐哲手上光秃秃的雪糕棍和手上满满的雪糕水印记,也不禁笑了起来。

唐哲顺着小美的目光看到手上涂鸦般的作品,立刻把雪糕棍扔掉,把手背在身后向大人教育小孩子那般,清了清嗓子,说“单车不是这么学的,你首先要学会掌握平衡……”小美停止了笑声,继续听他说“我先回家一趟,一会就回来。”

说完就飞也似的回了家,洗完手上黏糊糊的一坨雪糕之后,又飞回去,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想学,我可以教你。”

唐哲回家这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小美犹豫了一下,大人都说他不是好孩子,可是学了这么久单车,他是第一个主动给自己提意见的人,其他人都是劝她不要学了,从没有对她说过她鼓励的话,小美最后决定留下来跟他学一下试试。

唐哲回来以后小美正把车头对着他,微笑着说,“那你要教到我学会了为止啊,不能半途而废。”

唐哲看着小美期待的表情,心里微微泛起波澜,从来没有同龄人这么信任他,让他觉得自己是可能尽自己的力量给别人带来一些什么的。年少如他,不知道这种信任感带来的是什么,只是他从心底里想要帮这个笨笨的但是很执着的女孩。

“想学会骑单车,就要先学会掌握平衡,你掌握不好,车就会摇摆不定。”唐哲站在小美粉红色的女式飞鸽自行车左侧,左手扶着车把,右手扶着座椅的后侧,微微弯着腰。

“你现在把左脚抬起来放在车蹬子上,慢慢向前骑。”唐哲轻轻说,“放心,我扶着车呢!”小美看了一眼唐哲已经开始流汗的右侧脸,内心忐忑不安的抬起了左脚,开始慢慢向前骑,开始车还是左摇右摆,在唐哲不断修正方向之后,车开始慢慢稳下来。这样来来回回练了几次之后,唐哲让小美自己骑一下试试,小美不安的说“他们都是这么教我的,可是我一自己骑就怎么都掌握不好方向。”

唐哲眯起眼睛,笑了笑,说“再试试,大不了再摔第21次”,小美瞪了他一眼,“我要是再摔了,就是你这个老师的问题!”说着小美又骑着车往前走。

最终小美以摔了25次的成绩结束了这一天。

快回家吃饭的时候,小美问,“你以后还来教我吗?我妈说了,做事不能半途而废的。”

唐哲一脸无奈,“你平衡感太差,我没法教。”

“就知道你坚持不下去。”小美

“哈哈,我妈说明天要下雨呢,后天天气好,后天再来。”唐哲一脸坏笑。

那这么说定了,小美伸出小拇指和唐哲约定。

第二天果然下雨了,这天是周六,唐哲在家窝了一天,他妈妈中午看到他这样还以为他生病了。

唐哲教小美骑单车骑了一上午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下午就带着她去河里捉鱼。

他们在河里玩的浑身都湿了回到家中。小美的妈妈看到小美和这么个“坏孩子”一起玩,还弄的浑身都湿了,就拽着小美和唐哲去了他家里。唐哲妈妈正好出去,唐哲的爸爸在家看到这样,急忙解释说小孩子都喜欢新鲜玩意,希望不要过多的责怪孩子,还一直给小美妈妈陪不是。

唐哲看着这么维护自己的父亲还要在小美妈妈面前低声下气唐哲心里很不服气。小美妈妈看到这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以后禁止小美和唐哲一起玩。

小美妈妈走后,继父和唐哲说“小美妈妈是一个清高的人,她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跟一个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一起玩的,爸不是说你不好,只是男孩子要有志气。你需要证明给她妈妈看,你是可以跟她的女儿做朋友的人。”

唐哲听了这番话,也明白小美妈妈为什么这么苛责自己,于是他立志要让小美妈妈看得起。

小美回到家问妈妈为什么要干涉自己交朋友,妈妈表示交朋友可以,但是像唐哲这种不学无术的孩子不行。

“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小美生气的跑了出去。

小美去找唐哲。

“我妈妈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明天还继续教我学车。”

“我不会让你妈妈瞧不起的,我会好好学习证明自己,证明我是可以和你做朋友的,等你妈妈认可我我再继续教你。”唐哲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渴望去接近一个人,那种感觉好像是做什么都变得有意义了。

“这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做到!”小美认真的说。

“嗯!”唐哲又笑了笑,肯定的说。

“车钥匙你拿着,明年暑假我再继续学。”小美把手里的单车钥匙递给了唐哲。

“我会等你再回来。”唐哲握紧钥匙说。

“小美…”唐哲家门口传来小美妈妈的声音“赶紧回家吃饭。”小美不情愿推着车走出了唐哲家“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他玩…”路上小美妈妈一直絮叨。

小美回到家把单车锁了起来,跟妈妈说车钥匙丢了,以后不再学单车,但是不能让人碰这辆车。妈妈看小美不再赌气,也就答应了。

小美从那天以后再也没学过单车,直到暑假结束,小美回到市里上学,唐哲去了县城。

高一那一年唐哲整个变了一个人,除了偶尔出去打打球就很少出去玩,他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喜欢画画的他每天都画一个骑着单车的小女孩,这样一年过去了。

高一那一年,他以期末考试年级第一的成绩作为成果回家过暑假。

这个暑假小美来得很晚,听说是要上补习班学大提琴,唐哲就在家一边画画一边想怎么教会小美学单车。

小美妈妈看到唐哲这一年的变化,也就不再阻止他们交朋友了。

去年还可以平视的唐哲,现在小美只能仰视。

“送给你的”唐哲递给小美一本画册。

小美快速地翻开看,里面是一个骑着单车的小女孩,一边骑着车一边唱歌,音符都跟着飞了起来。

“小美,还记得去年的约定吗?”唐哲问。

“当然!”小美笑着说,“我这就去拿单车。”

小美从家里回来的时候发现唐哲也骑着一辆单车在那里等她,“今年你再教不会,我就辍学了,唐老师。”

“绝对包教包会,否则全额退款”唐哲自行的说着,又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

唐哲让小美先骑起来,自己骑着车在后面赶上去,他在小美的左边,右手扶着小美的车把,速度跟着小美的频率调整着。

就这样慢慢的小美学会了如何去掌握平衡,学会了骑单车。

学会单车的小美每天都拉着唐哲在村子里转悠。唐哲带着她去河边捉鱼,去村头的大树上抓知了。不论去哪,唐哲都骑着车在小美的左边,速度跟着她调整。

高中的暑假很短,快回家的那天小美和唐哲一起在村子里的空地上骑了很久的单车,这时的小美骑车已经很稳了,她说明年就不回来了,高三的课程太紧张,她担心自己会跟不上。

唐哲问她有没有想过去哪上大学,小美微笑着说想去海边的学校,不要太靠南,也不要太靠北,喜欢吹着海风沿着海岸线骑着单车。

唐哲看着小美,心里像是有一朵花在慢慢开放着,温暖里带着清香。

高二高三,兵荒马乱的两年。

高考结束后,忙着报志愿的日子,唐哲成绩不错,报考一流的一本大学不成问题。

唐哲喜欢航空航天,想报考哈尔滨工程大学,他在志愿表里看到它在威海的校区,不太靠南也不要靠北的海边。于是他第一志愿就报考了这里。

小美成绩也不错,喜欢看韩剧的她想学习韩国语,她在志愿表里看到了山东大学威海校区,不太靠南也不太靠北的海边,于是她第一志愿就报考了这里。

他们两个都毫无悬念的被录取了,也许是这个世界太小,转角就会遇到你。

同在威海市文化西路的两个人彼此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小美偶尔会拿出唐哲送的画册回忆那段日子,她还会经常骑着单车在环海路兜风,每当她想起唐哲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的样子就觉得很开心,她也会偶尔想起他,不知道他在哪里,过得怎么样。

唐哲偶尔会拿出当初小美留给他的钥匙链傻笑,偶尔他会想不知道她是不是去了一个不太靠南也不太靠北的学校,不知道她骑车还会不会摔倒。

大一的暑假小美在学校多待了几天,想要好好了解这座小城。唐哲则因为学校本来放假就晚还没有回去。

那是一个下午,他们两个很巧的一起来到了幸福门下面吹海风,小美骑着单车看到唐哲正从对面骑车过来。

自从学会单车就没有摔过的小美竟然有一次摔倒了。

唐哲看到摔倒的小美愣了几秒,小美也坐在地上看着唐哲发楞,周围的行人还想关心小美是不是摔伤了,回过神的唐哲走过去拉起小美笑着说“没有我在身边,你还真是容易摔呢!”

小美虽然摔得不轻,但还是难掩兴奋问“你怎么…怎么在这?”

唐哲笑话她话都说不利索了,小美红着脸扶起了单车。

唐哲就这样和小美又相遇了。

以后大学三年的时间里周末一有时间唐哲就拉着小美游环海路,宛如那年夏天。

他们看过海水浴场的日落,看过刘公岛的日出,冬天去过天鹅湖,夏天到过猫头山。

年少的时候爱情都是那么美,那么热烈,那么义无反顾。

转眼到了毕业的年纪,小美来了北京,唐哲去哈尔滨的总校读研究生。

16年,正是共享经济最热火朝天的时候,北京城里随处可见小黄车。

小美找了一份外企的文职,北京的工作压力大,她经常怀念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和唐哲在一起的每一天。

工科的研究生一点也不轻松,唐哲还是喜欢画画,他还是一有时间就画连环的动画,只是现在从以前的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

异地这两年,两人聚少离多。唐哲经常在实验室做实验到深夜,小美抱怨了它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耐心了,他们吵了过去三年都没有过的第一架,小美在路边等公交的时候,看到路边骑着小黄车的情侣,默默抬起头,不让眼里的泪水流出来。

两个人后来说都不肯第一个低头,唐哲毕业后来北京找工作,没有让小美知道,他希望还能像那年在威海那样遇到她。

但是

北京不是威海

不是一个转角就能遇到的地方

小美在朝阳区,唐哲在海淀区,基本等于异地。唐哲不加班的时候经常在西单附近转,他觉得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再遇见小美。

可是,这一次,他没有。

有一天,小美上班的路上看到一对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夫妻,并排骑着单车走在路上,爷爷在奶奶的左边,右手一只扶着老奶奶左边的车把。

小美看到后再也忍不着眼里的泪水,他给唐哲发了一条短信

“我想和你一起骑单车了。”

“我会一直在你的左边保护你。”

小美看到后,哭得更厉害了。

以后,也许你在北京的某个街头会看到一对并排骑着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的爱人,男人在女人的左边,右手一直守护着他的天使。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