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鞭策马梦已过,小桥流水入人家-苏州

96
张铁钉 Bfc00c3f 3a88 4186 9e00 c17f1ca0e9ea
0.2 2016.11.01 20:46* 字数 2445

于一个夏末,我来到苏州,时值八月底,今天的阴雨使潮热的江南多了些凉爽。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苏州,对于这里总是很喜欢。

喜欢古建筑的人千万不能错过的就是苏州。旧城区那些精美的老建筑带着历史的痕迹和沧桑,仅仅是路过,也能看到往昔的影子一幕幕闪过。不只是亭台楼阁,江南园林,那些胡同和小巷也别有韵味。

天色灰蒙蒙的,每到这时,其它色彩就被突显出来。白的更白,红色更艳,黑色更凝重。在烟雨中,除了人之外,所有的事物都被勾勒出重彩。

苏州最著名的园林基本上都在旧城区。我是第二次去拙政园了,这座经历过几代兴衰的园林依旧人满为患,即使在雨中,泥土也在不停地被踏的稀烂。在拙政园望报恩塔,依旧是那个样子,所有的风景与上次来只是多了层雨的外衣,其余照旧。

拙政园外是平江路,我漫步在这条被称为文艺之路的街上,街边卖着各种小吃。青石板路旁是流水。苏州水系发达,处处有桥,处处有水,灵动而浪漫。所谓的小桥流水入人家就是如此。这里宁静而平和,即使是暑假期间,依旧保持着自己安静的灵魂。

也是在这烟雨中,在这条平江路上,我和过去的朋友沙子见面。她是西北人,曾在北京上学。刚认识她时,是在一个文学网站写东西。沙子非常有才华,喜欢弹吉他,唱歌,写诗。喜欢历史的她毕业后没有留在北京,而是去了文艺的苏州。

她那时说,要是可以选择自己以后住的地方,我一定要去苏州。伴着小桥流水,伴着婉约昆腔,在细雨连绵中行走过那些历史的遗迹,是她最大的愿望。于是,她放弃了当时可以进的大公司,来到了这里,去寻找她的文艺梦。

那时候的她长发飘飘,一席白裙,犹如安妮宝贝笔下的女主角。

再见到她时,她却梳着利落的短发,穿着背心和短裤,瘦弱的脸上憔悴而苍白。都说苏州是个养人的地方,可她却比之前看着要苍老了很多。

可能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神已经改变。曾经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她已经浸染了世俗的柴火气。

沙子坐在我的对面,点了杯咖啡说:“你看起来怎么还和原来一样。”

“你不一样了。还弹琴吗?”

“来了苏州半年就不弹了,没时间。你还写东西吗?”她低下头,玩着自己曾经布满老茧的手指。看她那精致的长指甲,想必也不会再弹吉他了。

“写啊,我一直在写。你呢,还写诗吗?”

她摇摇头,“哪里有时间,每天上班下班就够累的。要不是你来这里玩,我都不到旧城区来。我现在在开发区住,工作也在那边。”

“你当时选择来苏州不就是因为喜欢旧城区吗?”

沙子笑了下,缕了下挑染过的短发,“可我也得生活啊。这里是好,但我不是游客啊,不像你玩一圈回去。我要想在这里就得挣钱,想要挣钱肯定就要去有工作的地方。其实我到现在才明白,去哪玩觉得哪好,是因为那时候我们是游客。等要生活的时候其实哪里都一样。”

“后悔吗?当时没留在北京,那么好的工作。”

“悔的肠子都青了。”说着我们哈哈大笑,笑过后,她安静下来,眼神复杂的低头说:“年轻的时候总以为生活会像诗一样美好,我可以背着吉他去追求我想要的生活。到了这里一年我才知道,诗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生活永远是残酷的。我吃了很多亏,受了很多苦才明白,所谓的文艺是给那些不愁生活的人消遣用的。而对于我,生存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那个时候起我抛弃了曾经自诩为文艺青年的自己。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和大街上那些人一样。你会不会笑话我呢。”

“不会,因为我也和你一样。”

“谢谢。”沙子微笑着,给我讲述她工作和生活的琐事。不再谈书,不再谈吉他和诗,不再谈写作,不再谈梦想。所有的一切都要让位于现实,让位于生活。

因为我们得活着,得靠自己活着。

与沙子道别后,我在观前街吃小吃,看着来往的游人,她们与我一样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文化,历史,风土人情,也与曾经的沙子一样。但来这里玩和生活在这里是两个概念,生活永远是世俗的,离不开的烦闷。总觉得去不同的地方可以缓解,甚至摆脱。但不管如何,生活都要继续,为了生活,有些东西永远无法脱离。

夜晚的观前街人流如水,各种打着老字号招牌卖着哪都有的小吃。商场,商店也都卖着哪都有的货色。众多的老街和每个城市必备的商业街都是如此。即使它们曾经有过再辉煌的历史,现在也都臣服于现实之中,回归于庸俗。

第二天,我去了几个精致的江南园林,这些美丽精巧的建筑一直令我着魔。而这其中让我停留最久的是沧浪亭。这个古老而并没有其它园林优美的沧浪亭最吸引我的是,是曾经南宋大将韩世忠居住于此。虽然每个园林都有着自己辉煌的历史,和古老的故事。但这位铁马金戈,纵横沙场的将军和这里小家碧玉的园林更为吸引人。

或许每个曾经有过扬鞭策马之梦的人最终都要回归于小桥流水的生活中。如同这位曾经布师横江,独挡十万大军的悍将,也最终卸甲回归于平淡。虽然这里他只是住了些日子,最终于西湖终老。但是当这位曾有着万丈豪情,一心报国的武将离开军队,离开朝廷,来到这里于假山青潭间度日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又如那十里山塘一样,红楼梦中所说的一等繁华地,也落为了庸俗的商业街。仿古和真的古迹交错在一起,那曾留了几百年的河水从虎丘缓缓略过。清秀的虎丘上埋葬着吴王阖闾和他的稀世名剑,在山清水秀中,静静沉寂于剑池之下,带着他对吴国千古繁盛的愿望。

苏州处处都是古迹,处处都有着故事。而这些故事都已经化为了传说或者过往,有的口口相传,有的记载在书上,更多的被人们所遗忘。如同在山塘街上那些刘伯温所立的石狸已经没人再记起。人们沉醉于庸俗而常见的古镇式建筑中,陶醉于哪里都有的小商品和所谓的地方小吃中。而这些,并非是山塘街真正的面貌。

突然想到王小波在《万寿寺》里写过这么句话,“一切不可避免的走向了庸俗。”

山塘街如此,观前街如此,韩世忠如此,沙子也如此,我们都是如此。曾经怀抱着美好的愿望,美好的梦,最终一切都抵不过现实。

扬鞭策马梦已过,小桥流水入人家。

再美好的过往,再美好的愿望,最终也要回归于现实,回归于生活。

在回北京的路上,我听着木马的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是这样写的。

“每一天都是最后一天,你应该如何面对,当你只有最后一颗子弹,继续攻击,还是留给自己。”

沙子给了自己,给了自己的梦想一枪,梦碎了一地,现实无比清晰。





旅人行走记
旅人行走记
5.0万字 · 1.3万阅读 · 9人关注
行走在路上,我路过了风景,风景也路过了我。这是一部游记故事集。有游记也有发生在游记中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