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烟火般的女子,她还在吗?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啦想她。/啦她还在开吗?/啦去呀!/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想起她的时候,我会想起朴树的这首歌,她也是我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和拉拉一样,然而两个人风格完全不同。一个像杂草一样张扬的暴晒于阳光中,一个却如含羞草一样高度敏感收敛着自己。她就像我记忆深处浮动着暗香的梅抑或是丁香。虽然没有樱花那些在短暂的花期轰轰烈烈的开了又败,也不像牡丹、百合那样娇贵,她普通但是历久弥香。她像从枝叶之间渗透下来的被洗涤了千百次的阳光,不急不缓地如水流一般流过我的记忆。

                              -2-

我们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真的没有特别注意过,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对文字有着特殊的痴迷,都爱做梦,都对世界的纯真和善良有着顶礼膜拜的崇敬。她很善良,有着未经世事的孩子般对世界的认知,她觉得这世界上都是好人,只是有些人好的不那么明显。她很容易相信别人,但因为内心的执拗,从不轻易把内心世界完全敞开给别人看。她还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性格,那就是“倔”,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十头牛百头牛都拉不住,是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3-

她说她的愿望是当学校的图书管理员或者自己开一家小小的书店,每天浸淫在文学的海洋,至少可以离尘世的喧闹和繁杂远一点。可能是出于对图书馆的偏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学校的图书馆,或在阅览室看杂志,或在图书室借书,或在微机室上网,或在多媒体室看电影,我们俩个为学校的图书馆多了不少贡献。

                              -4-

她是个天生的笔者,在现实生活中我没见过真正的天才,而她是唯一的一个——文字的天才。我记得她喜欢法国的传奇女作家杜拉斯(也是我的最爱)、乔治·桑、简·奥斯丁、三毛、陈染、苏童,还有很多很多,男的女的,现代的古代的,写实派的抽象派的,外国的中国的,豪放派的婉约派的,她都是来者不拒,所以她的头脑里海纳百川,又怎会不尽放奇葩呢!你能从她的文字里看到一些华丽到极致的透明幻觉,有的时候像绽放在深水中的美丽烟火,有的时候像深海中晃动的色彩绚丽的海藻,有的时候像雨后的悬挂于天空的彩虹,有的时候像童话故事里有着美妙歌声的塞壬;她的文字从来不暴风骤雨,从来不竹筒倒豆,从来不直白如水,她有点现代主义和抽象派的结合,但又让懂她的人很轻易的就能明白她的文字要表达的思想。她的作品很多,有的时候她只写给自己看。我是她作品的崇拜者!记得,我大学时期看过的很多书都是她推荐给我的。几乎每一本我都会喜欢。

                              -5-

她的眼睛最传神,总是忽闪忽闪地眨着,好像有很多问题又好像总有灵光闪现,就仿佛是个天生的幻想家。她会站在校园内的马路边看着树叶一片片的落下来,一直罗满整个大地,然后在其中挑选几个她觉得最美的叶子把它们做成标本;她会蹲在路边看天上慢慢的飘过一片云彩,想着那片云彩是某位神仙的座驾,但通常令人失望的是云彩飘过后,剩下人只是千年不变的蓝天;她会坐在湖边,看着湖面自己的倒影,忽然间就觉得自己的影子变得湿淋淋的,狼狈的爬上岸;她会在某一个午后,走在斑斑驳驳的树影间,体验好像走过自己心中明明灭灭的悲喜。我们会在一些天气好的时候,在校园里面转悠,看看树看看花看看草看看湖看看天,真是何等的惬意啊!

                              -6-

大四毕业后,我们都到了辽宁的丹东当起了老师。我在丹东仅仅呆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相互之间并没有太频繁的走动。有一次我去了她家,她的家是东北农村特别典型的瓦房,主房间里有一张很大很大的炕,晚上炕被烧的暖暖的,在上面吃东西聊天看电视真的很舒服,她家小院里还养了猪和一些其它的家禽,周围的空气非常新鲜,家人也很热情,现在回想起来,整个过程就像一幅亮着灯光,窗户上有朦朦胧胧的雾气,透过灯光一家子人在里面调笑、吃饭,厨房的烟囱里飘着袅袅的白烟,院子里种着苹果树,不远处是庄稼地,非常温馨的画面。我们还一起去了海边,那片海尚未经过太多的开发,所以少了很多人工的味道,沿着绵延的海岸线,我们一直行走,空气里充满了海水咸咸的味道和鱼腥味,海面上来来往往的穿梭着渔船,天空中偶尔会有些海鸥鸣叫着翱翔。我们翻过栏杆,走到海滩上,她教我用石头把海蛎子敲下来,把壳剥掉直接放入嘴里,滑滑的带着些咸味很好吃。我们爬上了一座小小的礁石,望着远处的龟岛,在上面大声的呼喊,感觉自由又顺畅。礁石的下面是一片白色的沙滩,细看才知道那些白色的不是沙子是被海浪拍碎的贝壳碎片,一层一层的堆积而成。当时,我们都还没有相机,只能用手机拍了照片,那些照片很美,我们在海边都笑的很灿烂。她最近告诉我,每次想到我们都在丹东的这一年,却没有好好珍惜彼此在身边的日子,觉得很内疚,我何尝不是呢!

                                  -7-

她是个为爱而生的女子。她对爱的理解和追求让了解她的人敬佩不已,在敬佩的同时又为她而感到揪心。她小时候的感情世界我没有参与所以无从知晓,可是大学里她的爱情永远是那么隐晦,那么勇往直前,就算受伤从来都自己默默的舔舐伤口,但依然保有对爱情纯真的向往。因为她的隐晦,她的感情世界一直很神秘,我也只能从她的情绪中窥探到那么一点点忧伤的气息。

                                -7-

后来,她也到青海看过我,可惜我工作太忙和其它的原因没能好好的陪她,这一次的探望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绝望,充满了欢喜也充满了悲伤,她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有告诉我就自己去了火车站,还好最终我赶到火车站去送她,在火车就要开动的时候,我们紧紧拥抱泪流满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聚了!

                                -8-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你们都老了吧?你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