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九章 有惊无险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又起误会

全章目录


夜已拉下黑色的帷幕,陈嘉豪回想起高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时的情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高安为什么会喊依依的名字?难道他真的和依依以前就认识?难道是依依有意要向自己隐瞒着什么?

在陈嘉豪和依依复合之前的半年时间里,他们两人各自有着自己独立的生活和社交圈。在这段时间里,依依完全有可能认识其他异性。而且,高安看依依的那种眼神,就像一个相识已久的老情人。依依对他的特别照顾,也让陈嘉豪浮想联翩。陈嘉豪把自己困在无尽的猜测和幻想里。

陈嘉豪的第六感告诉他,依依和高安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他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他越想越气。没想到自己的一片真心换来的却是依依的欺骗。

难道依依从来都没有爱过他?她之所以和他在一起,也只不过是为了得到他的钱。一种可怕的想法突然向他袭来,这种黑色的幽默可以重重地将他打倒。此刻,丰富的幻想却成了他致命的弱点。

陈嘉豪开始怀疑依依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他越想越痛苦。他使劲地扯着T恤衫的高领,感觉呼吸困难。

陈嘉豪把头垂下去,扒在方向盘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的心一阵一阵地绞着痛了起来。他终于哭了,泪水从方向盘的空隙滴落在他的陆地靴上。看见陈嘉豪如此痛苦,依依的心软了下来。

“嘉豪,别闹了好不好?我的心好累啊!”依依皱着眉头,眼里含着泪水。

“心累是吧?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肯定会累的。”陈嘉豪的头抬了起来,将脸转向了依依。

“高安伤得那么重,人家差点没命了。腿也散了架,他的手都端不起一只碗。试想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你就不能将心比心一下吗?”依依言辞恳切,语气低沉。

“别再跟我提高安,你最好把你这种心疼放在心底,别拿出来恶心我,真是够了。”陈嘉豪将脸凑近依依的脸,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愤怒。

“你真是不可理喻,和你简直没办法沟通。”依依把脸转向一边去。

“你不敢看着我对不对?以前看你这张脸,那么单纯,那么美好。现在怎么看怎么恶心。”陈嘉豪将依依的脸扳过来,用手掌捏住依依的下巴,轻蔑地扫视着依依的脸。

“陈嘉豪,你闹够了没有?”依依用力的甩了一下脸,推开了陈嘉豪,他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想走,没那么容易。”陈嘉豪一把扯住依依的胳膊,顺势拉上车门,用另一只手按了一下车锁,车门被锁得死死的。

依依闭上眼睛,无力地靠在椅背上,任凭陈嘉豪唇枪舌战。她的心在流血,却不想再和陈嘉豪说一句话,随他发疯,任由他辱骂。

陈嘉豪的语言暴力已经撕碎了依依的心。他恶毒的话语,就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子,直直地插入了依依的胸口。泪水,又一次像决了堤的海,将依依淹没在悲痛里。

陈嘉豪抽出一根烟,点燃,大口大口地吐着烟圈。陈嘉豪把车窗打开了半边,继续吞云吐雾。他不再心疼依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有一个年轻人大摇大摆走了过来,向陈嘉豪打着招呼。

“喂,你要走快点走呀,我想把车停在这个位置。”此人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我正准备走,可你一催,我就不想走了。”陈嘉豪故意说着气话。

“你这个怂人。不拉屎,赶紧把茅坑腾开好不好?”此人气势凶凶。

“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信不信我揍你。老子我现在正想找一个人开火。”陈嘉豪将烟头丢在车外。

“他妈的,这么牛逼。来啊,下来,放马过来。”此人也极其嚣张。

陈嘉豪下了车就朝那人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那人也挥起了拳头。两人拳脚相加,撕扯了起来。

依依吓坏了。她拉开车门下去劝架,想从中间隔开他们。那人一生气就朝依依狠狠地踢了一脚,依依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陈嘉豪继续和那个人撕打。

“嘉豪,我流血了。”依依哭了起来。

陈嘉豪回头看依依,她那白色的裙子已被鲜血染红了。

陈嘉豪抱起依依就往医院里跑,经过医生的紧急抢救,血终于止住了。

“今天算你们来得及时。下次你们俩夫妻再这么打架,可没这么好运气了。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呀,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医生用长辈的语气,严厉中带着关心。

陈嘉豪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低着头,不敢看医生的脸,任凭她批评。幸亏孩子保住了。陈嘉豪俯下身来,握住依依的手,眼神里尽是自责。依依没有责怪他,只是平静地望着他。两人无声地言和了。

“回家静卧在床一星期,不能干体力活儿。按时服完这些药,有什么状况再及时到医院来就诊。”医生一边给依依量血压,一边嘱咐她应该注意的事项。

“哦……”依依身体虚弱,气色晦暗。

“你也要注意点儿。老婆怀孕啦,也不知道心疼着点儿。这一个月内不能再行房事了,注意让她情绪稳定。”医生扶了扶眼镜,抬头望着陈嘉豪,一副见惯不怪的表情。

“嗯。”陈嘉豪朝医生点了点头。

“卧床休息一小时,如无异常,便可以回家休养啦。”医生态度严肃,说完起身离开了病房。

护士过来给依依打了一针保胎针,随后也离开了,没多说一句闲话。显然是把他们当成了粗鲁人,

“对不起,还疼吗?唉!都怪我……”陈嘉豪叹息着自己的过错。他扒在床边,握着依依的手,眼神凄楚,心中五味杂陈。

“花脸猫,你的脸都挂彩了。”依依用手轻轻摸着陈嘉豪脸上的伤,那是他刚刚和那狂人大战留下来的痕迹。

陈嘉豪用两只手紧紧地夹住依依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亲吻着。他把头低下去,紧闭着双眼,一副悲伤忏悔的模样。

一小时后,陈嘉豪抱着依依走出了医院。他将依依轻轻地放在座位上,两人平静地对视了几秒钟,继续沉默。

回到家里了。刘阿姨看见两人这幅惨状,困惑又无奈,但也不敢多问。她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又去热了一遍。

陈嘉豪开了瓶红酒,闷不作声,独自畅饮。一顿饭吃完,两人也没说上一句话。依依喝了碗骨头汤,吃了几块糖醋萝卜,已没有胃口再吃任何东西。她漠然地回房休息了。

半小时后,陈嘉豪眼神迷离地回到了房间,嘴里吐着混话。

“喔……依依,这个高安是你的旧情人吗?你合计着他来算计我,你想给我戴绿帽子,也不用找这样的下三赖嘛。找个上档次一点的,好不好?”陈嘉豪满面通红,胡言乱语。

“陈嘉豪,要不是看在你喝醉的份上,我真的会拿棍子抽你,信不信?”依依尽量保持平静,但还是忍不住,气得牙痒痒。

“好啊,最好拿刀子捅死我。你这个潘金莲,最毒莫过妇人心呐。为了你,我放弃了一片森林,你却背着我爱别人,竟然还是个吸毒鬼。你知道不知道?这让我很受伤。”陈嘉豪闭着眼睛说胡话。

“你给我滚,滚远一点,真的想气死我吗?我死了你才甘心是吗?”依依望着陈嘉豪,不自觉的将身子往床边上移了一下。

依依生怕陈嘉豪扑过来伤了孩子。眼前的他是那么陌生,像个疯子一样失去了理智。陈嘉豪又顺势将身子向依依身边靠了过来,他把手臂重重地落在依依的胸口,将她紧紧的抱住。还好,手臂没有落在小腹上,依依流着泪,痛苦地抽泣着。

许久,陈嘉豪都没再作声,他将头歪在一边睡着了。

依依把陈嘉豪的手挪开,帮他脱掉陆地靴和袜子,盖好被子。

依依给自己的手机插上充电器,五分钟后她打开手机。手机上果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微信记录上也有陈嘉豪的十几条留言。

看来他是真的牵挂自己。依依反过来想着这件事。如果是自己给陈嘉豪打电话,别说十几个电话,就是他一次没有接自己的电话,她也会难受很久。

而且陈嘉豪生性敏感,占有欲又强,又爱幻想。像他这样的人,想不受伤都难。看着陈嘉豪那张倔强又受伤的脸。一股巨大的悲伤又划过依依的心头,他不由自主地又心疼起了陈嘉豪。

依依起身去找来药酒,用棉签将药酒涂在陈嘉豪的脸上和额头上。

经过一晚上的反思,依依还是觉得自己有错。她打算以后哪里都不去了,以免陈嘉豪再多心。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不知道为什么陈嘉豪还是赖在床上。八点钟他醒来过一次,不过他上完厕所,脱了衣服又继续睡了。

看来这人今天早上是不打算去上班了。依依轻声地叫他,摇他,他都不动,继续装睡。

依依起床吃早餐,吃完早餐她又回到房间。陈嘉豪已睁开眼睛,定定地望着她。

“起来吃早餐啦!”依依轻声呼唤陈嘉豪起床。

“好困,我受伤了,起不来,你喂给我吃。”陈嘉豪像个小孩般无理取闹。

“好吧,你等着。”依依转身向厨房走去,她摇着头,轻笑着。

“哎……”陈嘉豪想起医生的话,又想止住依依。让她回来躺在床上休息,但依依已经走了出去。他只好继续躺在床上装模作样。

“来,官人,快坐起来,张开嘴巴,喝汤了。”依依将一个托盘放在床头柜上。托盘里有油条、稀饭、小菜还有刚熬好的骨头汤。依依端起了汤碗,拿起勺子喂汤给陈嘉豪喝。

陈嘉豪才喝到第三口,已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将汤碗从依依手里接了过来,一口气喝完。然后他将碗放在托盘上,抹了抹嘴巴。他把依依紧紧搂在怀里,两个人深情地对望着。

“以后只准你这样服侍我一个人,不要再去见那个高安了,他的事由我来处理就好了。”陈嘉豪把头伏在依依的脖子上,疯狂地亲吻了起来。

“嗯。”依依温柔地应答陈嘉豪。

他们又紧紧抱在一起,将难过和伤痛融化在温柔的缠绵里。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