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流动》

他想尽快回到灵魂唯一可栖息的地方,但是仅剩的一瓶墨水不见了,出门前还没来得及找。手里握着的枝干,让他觉得先把这群鸭子都赶上岸再说。一群2、4、6、7、8的嘎嘎嘎们,吵的他就要四分五裂。他闭上眼睛,用沉默最大声的表达方式。枝干握在手里越来越紧了,他好想把它变成一捆稻草,在马厩里喂一匹喜爱的马,一边对它露出十分灿烂又治愈的笑容,一边温柔抚摸它的脑袋瓜,梳理它的鬃毛。等它不急不慢的吃完这顿草,便牵着它去赴落日的约,一路沿着西方走走停停, 何时夕阳西下,何时策马奔腾... ...咦?这时他心里想,"鸭子们怎么这么安静了,不会是在配合我的冥想吧!"一只忍者鸭露出一副真拿他没办法的嘴脸,用它的灵魂替他在脑门上不停地画一个问号。他缓慢睁开眼睛,倒是有这么一只吃饱喝足就一阵傻乐的肥鸭子。

他和它相视的笑了,十分相像。连在他头上的鸭子魂,都开心到飞起,像精灵一样洒落着亮晶晶,俏咪咪地又飞回了鸭体。要是你也听过一种梦幻特效,你会跟我一样听到亮晶晶一闪一闪的声音。他看着它飞快的扭动左右摇摆的臀部,除了很想捏它肉肉之外,他的笑上扬的更有弧度了。心想,它大概不知道它在河边一步一个深刻脚印,都是它平时吃饭时没心没肺的累计吧!而它像一名专业的冲浪人员,在岸边一个矫健的身手,潇洒走一回,它在河中玩耍盘旋,转圈圈,回首看他,就像教练看着一名冲浪新手一样,他脸上的那份笑容,映现出一片紫红色的晚霞,它知道他的内心,已经和马儿到达与落日相约的那场盛宴了。

他俩马肩并着人肩坐在悬崖边,像极了《麦田里的守望者》,霍尔顿的地盘。一阵晚风肆意吹拂,马儿意味深长的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介绍那只月半鸭呢?"他把默默注视落日的眼神,像蜘蛛侠收回吐出的丝一样,是个倒放的镜头。不过他依然把这场约会,停留在风中信号最好的位置,然后猛然转向它。这时的马英俊,虽说像大傻个似的,但要不是它反应够快脖子够长够有弹性,及时躲了过去,指定被他撞出鼻血。怎么,马吃鸭子的吗?马英俊一脸黑线,略带无语的从鬃毛里抽出一根和筷子差不多长的牙签,挪了挪坐在悬崖边的马臀,流里流气的抬上来一条腿,弯曲着放在地上,差点不小心把它踢下去,他顿时吓没了半条命,2倍速的拍着胸脯,放大的瞳孔都快比马英俊的眼睛还大了。马英俊一边斜视着他那套滑稽的表演,一边无关痛痒的剔着牙齿,时不时用牙签挠挠痒,如果还痒它可能就想在他身上蹭一蹭了。

这会,他才逐渐缓过神来,抬头迎上马英俊"心怀不轨"的眼神说:"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心里想什么呢!我还知道书桌上的那瓶墨水,肯定是你把它喝掉了!"他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趾高气扬的挺起胸膛仰起头,马英俊一脸无辜地摊开双蹄耸了耸肩,他喵了马英俊一眼,扭头看向最后一抹落日余晖。他们彼此默默告别之后,他自言自语地转过身去,说:"墨水不可饮食,自然过期了也没什么事,不过啊!"马英俊听到这里,还在强装镇定,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来转去,让人看似心不在焉,可惜马皮上都在咕噜噜的冒虚汗呢!这一幕也许霍尔顿先生都看见了!

他坏笑着把目光撇向它,想逗逗它的想法油然而生。"不过就是马这种玩意儿吧!喝的又是过期的墨水,身上一定会先流出有墨水味的汗..."马英俊没等他接着说下去,而是打断了他。"你,你骗马!"看到马英俊紧张成这幅模样,差点忍不住捧腹大笑。"咳咳!那你自己闻闻身上有没有墨水味啊!"趁它低着脖子,一边一脸嫌弃一边慢慢凑近去闻。他捂嘴偷笑,尽量不发出声音来,以免被它发现。马英俊闻到身上的墨水味,生无可恋的把自己石化了。它终于把牙签塞回鬃毛里,故意对他嚷嚷着"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它正准备起身。"呀!马腿麻了啊!它狠狠的往自己大腿上啪的一声!费劲的掐着一直悬在峭壁边上麻到动不了的大腿,为了证明它的面子比牛头马面的马面更有面子,一定不能向腿麻低头啊!这是它第一次腿麻,看样子十分束手无策。但它把狰狞的一面留给自己,不过看着它装作哑巴一样,对着马腿乱砸乱扑腾的背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心想,看来这家伙还是少不我呀!"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走向它,马英俊专心致志的拯救它的马腿,并没有察觉。他正用手想去拍它的马背,这时马英俊狠下心来把马腿使劲一蹬,这突如其来的扑了个空,所受的惊吓使他瞪出了贼大的眼睛,成功的超过了马英俊。"哈哈,我那超级健硕的马腿又回来啦!诶?刚刚什么东西,从我眼前嗖——的一下飘过去了?他呢?这家伙竟然不等我,一个人跑了,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不怕累死啊!"

它想找寻霍尔顿的身影。"原来一直在大树下乘凉的那位大叔,怎么也不见了呢?"——咿咿呀呀——嗯嗯唧唧——咿咿呀呀唧唧——它身后传来这一串奇怪的声音吓了它一大跳,不敢直接转过头。"敢问,何方神圣?要在此做甚?"它神经兮兮的吞了下口水,把刘海儿从脑门甩向飘逸的风中,因为刚拯救过腿麻和过于紧张导致汗流的太多,毛发还是被风重新吹回了脑门上,并粘在了上面!这时候它也顾不上发型了,反正没别人看见吧?它一边下意识的往后退,一边更是一头雾水,甚至踢到了软绵绵,肉嘟嘟的东西时。咿咿呀呀的声音突然彼此起伏,它被吓到瞳孔放的更大了,蹄子抬到半空中,马脸上无比尴尬的表情,它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踩,可是越想越怂,它决定仍然用马蹄子踩一踩来继续判断,这回它踩的力度越来越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在马杀鸡呢!它越踩越往后,越踩越懵,踩到的都是有弹性的,怎么到这就...它的马蹄子再一次停留在半空中,尴尬的面部表情也已成功失了控,嗓音也变得沙哑了起来。嗯嗯唧唧——不解的它索性使劲踩了踩,一下...两下...——咿咿呀呀——唧唧嗯嗯——三...啊————————————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