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5产品总结

2015年,和我发生肉体关系的有10款产品。

1、蝉游记
蝉游记事实上已经挂了,虽然它还在维护,也将一直维护下去,但已经1年没投钱进去推广了,日活自然下滑,自然衰竭是迟早的事。

这个结果,我在2014年底就知道了。

这件事儿我对谁都没怨气。它的产品模型没搭对,2014年没能完成从游记到攻略的转型,那么再投钱进去推广就不划算了。同时因为它是外姓人,从携程站内过来的流量约等于零。

15年蝉游记只发了一个版本,把蝉游攻略合并进来,也没什么效果。接下来不会再有重要迭代计划。

感谢你,老朋友,陪伴我走过了3年的创业时光。

2、蝉游攻略
蝉游攻略用新颖的方式,实现了类似于“旅行家Wiki”的效果。它是来自3000位旅行者亲身经历的,不断更新的旅行活字典。

然而在品牌和数据上并未获得成功。

我在2014年11月发布这款App,花了100多万推广,看了看数据,一个月后就知道药丸。简单来说,一款纯粹的旅行攻略App,如果没有颠覆性的架构,仅仅是“质量上乘”或者“一些方面超过竞品”,那么它就没有快速做大的市场机会。

何况当时还有一款和我无关的“携程攻略”App进行内部竞争,而我从携程融来的小A轮也快花完了。没法再坚持下去。

产品本身虽然一个月就挂了,内容可是一直在做的,7位精英编辑投入了一年半的时间。于是,依靠蝉游攻略的内容,蝉小队变身为携程的内容供应商,以“口袋攻略”这个名字成为携程攻略社区的内容头牌。

关注我的大部分人,估计都不知道蝉游攻略,你们可以下载同名App,或是在蝉游记的“攻略”tab里点击“目的地攻略”看看。它是我的骄傲,也是我创业的初心。

3、携程周末&携程周末游
周末和周末游是两款不同的产品。周末做“大周末”市场,也就是城市玩乐/短途出游/周边度假;周末游则专注于周边度假的“小周末”市场。

2014年末,我受携程委托接下来了携程周末项目。这事儿其实是个乌龙,高层得到了错误的数据(也就是周末去哪儿的PR数据),觉得这里是不是有一个爆发式增长市场,得找个高手去寻宝。我调查之后告诉他们,数据水分很大啦。但他们还是想切进去试试。

那时,我刚好处于青黄不接的关口。蝉游记和蝉游攻略都挂了,还不知道做什么新项目好,接这个周末项目是“蝉小队不散伙”的唯一出路,何况我对周末市场也有相当的好奇心。

还记得立项后高层问我,你有信心吗?
答:没信心。这是个创新领域,迄今未见成功产品与成熟模型,风险巨大。我唯一的信心是比所有竞品的信息体验更佳。

你们想象一下高层的心理阴影面积。

我对蝉小队内部也是这么说的:周末是个大用户群的高频需求,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世界各国均无成功案例呢?这里边必定有雷。

然后我他妈就踩雷了。

我在携程周末上投入了半年时间,20多人的团队。它比你看到的表层复杂很多,包括客户端、内容后台、信源抓取、作者外包四个系统。我对隐身在幕后的作者外包系统(Hunter)尤其得意,有不少独到设计。4月发布App,花了100多万推广,看了看数据,两个月后就知道药丸。我也是老司机了,比新司机更快触摸到产品的边界。

然而绝对数据并不难看:新用户次月留存37%,分享率(分享数/日活)10%,收藏率(收藏数/日活)6%。我没觉得自己做得差,但这个产品模型是靠不住的,短时间内也想不出来更好的模型。在携程体系下,每个月都要“给高层一个交待”,根本没有苦战数月寻求突破的时间。

6月我做过一个统计,携程周末上海站前10个活动的每日收藏数增长,轻微超过周末去哪儿。而我一点都不开心。我才推了2个月,就靠近领头羊,说明啥?说明这个市场的天花板低啊。今年的20万日活KPI想都不要想,就是一个梦~

做大周末市场有两个致命的瓶颈:“信息分发,成本核算”。6月我觉得两个都跨不过去。有趣的是,10月我又找到了解决“信息分发”瓶颈的方法,但成本核算这关还是过不去。而且那时我已经被干掉了,周末项目给别人做了。所以你看,三五个月的业绩上不去,你就被干掉了,非得每个月都给出交待不可。这种急切的情绪干扰了我的产品判断——假如蝉游记一开始就是大公司的项目,半年不到就挂了,死得飞快。

说回小周末。6月发现大周末的产品模型不对路之后,我下决心转型小周末,产品改名“携程周末游”,背靠携程“有房”的优势来运营。转型花了1个半月时间,8月小周末上线,一看数据我又哭了。虽然销售转化率不错,随着度假酒店不断添加入库,转化率还能不断提升,但订单用户的平均年龄是37岁。
37岁……
37岁……
37岁……

我他妈怎么推广才能命中这批37岁人群啊!
这批中年中产聚集的地方不就是携程啊!
那我还做个独立App搞毛啊!

再说了,我的部门只有做信息推荐的权力,商品端在别的部门那里,我管不着。仅仅做信息推荐的话,空间不大。

然后我特别沮丧。

所以10月携程突然把周末项目拿给别人,对我来说是个解脱。只是想到浪费了自己大半年时间,还是会轻轻叹一口气。

4、生辰
过去的几个月里,关于生辰我已经讲了太多。

我不是为任何人,任何需求去做这款App,它来自我的内心世界。一个月研发时间,几乎没花钱推广,15年做到一百多万激活,我已经很开心了,所以也不在乎它和蝉游记一样,自然衰竭至死。

接下来生辰没什么重要的迭代计划,我想上一个账户系统,即便换手机也能留存自己的心愿(用户一共创建了四五十万条心愿),但程序员不乐意研发。毕竟生辰来自我的内心世界,而不是他们的。

谢谢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生辰。

5、一万小时训练
这是我的第二款玩票App。

App本身很简单,就是一个打卡计时工具,记录并激励你在某个目标上投入时间。和生辰一样,它有着我强烈的个人风格。产品用2周时间研发完成,提交Appstore后,发现一个设计上的大型缺陷,便撤回重修。缺陷虽然不致命,但如果首发效果平平,程序员绝逼不会帮我研发第二个版本。

然而……我大意了。

虽然重修只需要半周到1周研发时间,一方面是上了新项目以后,的确挤不出这点时间;另一方面是程序员觉得这款产品死定了,1000日活?不不不,几百日活都不可能,所以不乐意再花时间;而我也不乐意明知道有大型缺陷还发出来。于是它一直就这么晾着。

挺尸呗。

6、方言君
我的第三款玩票App是:方言语音娱乐。我还有一个理想,做成国内最大的方言语音资料库,这事儿是有文化价值有情怀的呀。

2011年启动项目,为它组建了两次远程协作的业余研发小队,因研发能力不足而告失败。蝉小队倒是能研发成功,但在主力产品立足不稳,整个团队生死未卜的状态下,没办法抽2个月时间,搞商业化前景模糊的玩票产品。

15年推翻重构了方言君的原型,这是第五版。

7、BB时光机
说来奇怪,我虽然讨厌小孩还是个丁克,但莫名其妙有一套设计亲子相册的独特的理念。所以,虽然我一看见小孩就烦,但产品不就是我无从寄托的父性吗?为此画了一套亲子相册的原型,还是第二版。

预计研发时间4周。
麻痹哪有时间来研发。
程序员厌恶我做这些玩票的。
不务正业。
那就挺尸呗。

其实,我人生最大的理想,是像个魔法师一样,不断发布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创新的产品。但这只是个妄想而已……说出这句话心里真是难过。因为不再年轻,对所剩无几的梦想也就特别珍惜。

8、旅行新项目
7月的一天,主编之一忽然跟我提辞职,说是喜欢旅行,不喜欢周末。我家的主编我都当宝贝一样,当场就急眼了,这一急,再加上前几天去济州岛旅行的触动,立刻为她憋出了一个新项目,也是蝉游记重构产品模型之后的换代产品。

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发动整个蝉小队投入了5个月的时间,迭代了4个版本,但还没在微博上提到它一个字。这家伙骨骼清奇,得像拼装乐高玩具一样,一点点拼起来,才能展示出我真正想做的东西。

2016年初,调试满意之后我就高调公开,出台卖肉,拿着这款产品去谈融资了。携程不支持独立App,我也不想作为大公司下属部门存活,得谈一家合资子公司出来。如果融资失败,我辞职净身出户。那么我的创业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妈的我就过旅行间隔年去了。

9、携程攻略社区
15年底,我友情接手修一版攻略社区,也就是携程主App里的攻略宫格,16年1月和2月发两个版本,实现一些我对传统旅行攻略的创新设计。

10、海外美食攻略
这也是15年底友情接手攻略社区的项目,我设计完之后大家的看法是:
产品设计简洁。
但这就是海外觅食最需要的东西。
这么简单,为什么从来没人规模化地实现过?
妈的必定有雷。
有雷啊!

不管怎样,这活儿我接了,产品设计也完成了。元旦后帮携程招聘4位美食编辑。你对这事感兴趣的话,那就等着看我的招聘微博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蝉游记的创始人纯银,又到了招聘时间。按我的惯例,招聘启事先做自我介绍,从三个方面讲讲与“产品推广”有关系的信息...
    纯银V阅读 8,998评论 0 27
  • 大清早的,看了左耳朵耗子的《开发团队的效率》,一百万个赞同。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说说“产品小团队”。 去年底,蝉小队...
    纯银V阅读 28,605评论 0 205
  • 在路上、面包旅行、蝉游记这三家昔日在移动互联网高增长的土壤中孕育出的移动端游记创业公司,都曾被寄予厚望。它们在产品...
    刀枪不入王小花阅读 1,298评论 4 11
  • 一切从一场春梦开始。 良辰美景,猫儿动情。这是入睡之前我对自己说的。 在这之前,在他人的帮助下,我已完成洗漱,并喝...
    诗酒缺她丶阅读 28评论 0 1
  • 亲爱的我爱你 爱你那紧紧的拥抱 爱你那浓眉大眼散发出的深情 亲爱的我爱你 爱你那把我置若瑰宝怜惜 爱你那指点江山的...
    爱上一叶浮萍阅读 277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