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少年的歌

南方的夏日,闷热难耐,16岁的曼丽顶着午后的太阳,拎着水桶吃力的走在空荡荡的巷子里。她的脸红扑扑的,汗水顺着脸颊淌下来,瘦弱的手臂被拉得直直的,桶里的水一点点的荡出来,溅到曼丽的小腿上,顺着她光洁的小腿流到鞋子里,湿了的脚丫开始在鞋子里不安分起来,大半截脚趾头都跑到塑胶凉鞋外面去了。曼丽不得不停下来,一边搓着通红的手掌,一边缩着脚丫,低头才发现桶里的水只剩大半了,

曼丽甩了甩手臂,继续拎了水桶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变轻了,她抬头,正对上云泽那双黑色的眼眸,慌乱中她缩回了手,水桶一下子失去重心险些掉在地上,云泽紧紧的抓着提手,好在水只是洒了一点出来。他放下水桶,换了一只手,拎起水桶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曼丽只得紧紧的跟着。

到了祖母家,云泽放下水桶就离开了。曼丽看着那大半桶水,呆愣了半天。电扇的风吹得呼呼响,祖母还没有醒来。她擦了擦身上的汗,躺到了祖母的身边,停水的日子最难熬,偏还是夏天。祖母年迈,拎水实在太吃力了。

关于云泽,曼丽了解的不多,都是住在一条巷子里的人,几乎每天都会见到,而且他们是在同一所中学读书。云泽的父亲是个铁匠,会做很多铁器,只是生意日渐萧条,已经慢慢转行去做别的小生意了,云泽的母亲常年生病只在家做些简单的家务。云泽是父母得力的帮手,帮父亲送货,帮母亲换煤气罐,买米这些重活17岁的他都会做。

夏天过后,同龄的他们就开始慢慢熟悉起来。下自习之后云泽会在车棚等曼丽,他说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回去不安全,况且住的地方人太杂。想起巷口那一排烧烤摊上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小混混,曼丽还是担忧的,正好和云泽顺路,一路上有个伴儿也是好的。他们从最初的沉默到慢慢有了交流,原来有些人你最初是不相识,不了解的,可是一旦了解之后才发现,他们内心蕴藏着丰富的能量和无尽的宝藏。云泽并非只是单纯的成绩优秀,还读很多的课外书,他们经常一起探讨喜欢的作家,喜欢的文字。他对未来的规划让曼丽心生羡慕,而曼丽从未想过未来,只专注眼前小小世界的她在云泽的感染下也开始展望未来。

他们周末的时候结伴去郊外看红枫,那火红的颜色让曼丽内心雀跃,也许自己也可以拥有梦想的生活,像枫叶那艳丽的色彩一样。都说少年不知愁滋味,所以真正属于少年时代的疼痛孤寂少有人理解。而彼此相知相惜的情感,未必一定是爱情。

在漫长岁月里孤寂的那几年里,云泽是恰好出现的那个少年,陪曼丽看花开,看流霞,看滔滔江水,看落日余晖。后来他们各自考上了理想的大学,离开了那条小巷,然而从前的单纯美好,还是让曼丽记忆犹新。

写一首给少年的歌,感谢匆匆那年里的美好片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