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他人不是一种品质,而是一种能力


不被他人理解是一件令人心烦甚至头疼的事情。然而,当你抱怨别人不理解你的时候,你却忽略了另外一个事实:理解他人不是一种品质、美德,而是一种能力。

正是因为这一事实,不理解你的人与抱怨别人的你都会陷入理解他人悖论:

你做了一件事,他人如果不理解你,对于你来讲他是错的;但是他不理解你可能是由于他不具备理解你的能力,无知无错,因此他没有错。他既错又不错,因此不理解你的人陷入悖论。

反过来,你抱怨这个不理解你的人,对于那个人来说你是错的;但是你的抱怨说明你不具备理解他人的能力,同样无知无错,因此你也没有错。你既错又不错,所以你也陷入理解他人悖论。

理解他人悖论只是一个玩笑,但却能使我们认识到不理解他人是多么的荒唐(请大家注意,理解并不等于支持。你理解某个人的想法或做法并不意味着你必须支持他的想法或做法)。

理解他人的能力对儿童的健康成长非常重要,今天我们和大家一起讨论几个与这种能力有关的问题:首先,为了帮助大家认识到理解他人是一种能力,我们在第一、二部分分别介绍大脑的普通工作模式与镜像工作模式;然后,我们根据大脑的镜像工作模式,讨论儿童理解他人能力的发展特点。

01 大脑的普通工作模式:输入与输出

我们的大脑一面处理我们从外界接收到的信号(输入模式),一面调节我们的各种活动(输出模式)。

输入模式和输出模式可以被简单地看作是相反的模式。

我们先看一下输入模式。我们面前的一个孩子抬起上臂,我们眼睛中的视网膜会将视觉信息(孩子抬起上臂的图像)传递给初级视觉皮层(脑区名称,位于大脑枕叶),该皮层会产生兴奋(兴奋是发生在皮层内部神经元的电活动和化学活动);我们面前的一个孩子哭泣,我们耳朵中的听觉感受器会将听觉信息(孩子哭泣的声音)传递给听觉皮层(脑区名称,位于大脑颞叶),该皮层会产生兴奋。

我们再看一下输出模式。当我们抬起上臂时,与上臂对应的运动皮层(脑区名称,位于大脑顶叶)会先兴奋,向上臂的效应器传递信号,然后才有上臂的活动。我们流泪时,与流泪对应的运动皮层会先兴奋,向泪腺的效应器传递信号,然后才有泪流。

在1996年意大利学者发现大脑的镜像活动模式之前,我们对大脑活动的认识停留在上述两种普通模式之上。

输入模式:身体感受器(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眼睛中的视网膜,耳朵中的听觉感受器)接收到来自外界的信号,就把信号传递给相应的感觉皮层(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视觉皮层和听觉皮层),并引起它的兴奋;输出模式:运动皮层产生兴奋,会将信号传递给相应的效应器(例如,在上面的例子中,上臂中的效应器,控制泪腺的效应器)。简单地说,输入模式就是“感受器——感觉皮层”,输出模式就是“运动皮层——效应器”。

02 大脑的第三种模式:镜像神经元

1996年,意大利的学者发现,大脑除了上述两种普通工作模式外还有另一种工作模式。

按照普通模式,猴子看到其他猴子和人做动作(比如,抬起上臂)时,位于枕叶的视觉皮层就会兴奋;而猴子自己抬起上臂时,位于顶叶的运动皮层会在抬起上臂之前先兴奋。

但是意大利学者却发现了一种与上述普通模式同时存在的工作模式:镜像工作模式。当猴子看到其他猴子和人抬起上臂时,不仅位于枕叶的视觉皮层会兴奋,而且有一个另外的X皮层区域也会兴奋;同样,当猴子自己抬起上臂时,不仅位于顶叶的运动皮层会兴奋,而且X皮层区域也会兴奋。换句话说,猴子大脑的X皮层区域无论在猴子自己做出动作或猴子看到别的猴子和人做相似的动作时都会兴奋。

他们把X皮层区域的神经元命名为镜像神经元,在人的大脑中他们也找到了镜像神经元,其中有一部分位于大脑皮层的布洛卡区。

为什么叫镜像神经元?

由于他人和自我相同的动作、言语、情绪都能使这类神经元产生兴奋,因此这类神经元可以被看成是他人与自我之间的镜子。

比如,对于某一动作,当一个人看到他人做这一动作或者自己做这一动作时,布洛卡区的镜像神经元都会兴奋;对于某一句话,当一个人听到他人说这句话或者自己在说这句话时,布洛卡区的镜像神经元都会兴奋;对于某种情绪,比如伤心,当一个看到他人伤心或者自己伤心时,布洛卡区的镜像神经元都会兴奋。

在此之前,很多研究者一直对一个心理现象感到好奇:人能够理解他人的动作、言语和情绪。然而,并没有很好的研究方法能够帮助这些研究者找到解释这一现象的答案。意大利学者的研究为这一现象提供了答案,它使研究者意识到:人正是凭借镜像神经元理解别人的动作、言语和情绪。

大脑的镜像工作模式并不同于普通工作模式,镜像神经元并不区分信号来自于输入模式还是输出模式,镜像神经元只肩负匹配他人和自我的责任。这种大脑中的匹配反映在人的行为上就是理解。后续大量的研究证明,镜像神经元的作用就是理解他人的动作、言语和情绪。而且有研究表明,镜像神经元的功能受遗传因素影响:有些人先天就具备理解他人的能力(机体成熟后就自然获得理解他人的能力);有些人先天不具备理解他人的能力,需要通过后天的学习和训练才能够掌握理解他人的能力,学会理解他人。

这些研究颠覆了人们对理解他人的认识:理解他人既不是一种品质,更不是一种美德;理解他人不仅是一种能力,而且是一种受遗传因素影响的能力。

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理解他人悖论,当我们更清晰地了解到理解他人是一种能力时,就会更深刻地认识到不理解他人的荒唐性:如果我们责怪一个先天没有理解他人能力的人,那么我们是尖酸刻薄的人,还是同样不具备这种能力的人?

03 儿童理解他人能力的发展特点

理解他人是一种社会性功能,是国家稳定、社会和谐、家庭和睦的基石。理解他人的能力也是儿童健康成长的指标,是儿童获得优异学业成绩、建立良好社会关系、形成积极情绪的必要条件 。

然而,有趣的是,大脑镜像工作模式的发现使我们认识到,理解他人是一种建立在镜像神经元成熟的生物基础之上的社会性功能,因此培养儿童理解他人的能力必须了解镜像神经元决定下的这种能力的特点。

首先,镜像神经元的成熟是一个缓慢的、阶段性的生物成熟过程,因此儿童理解他人的能力是逐渐形成的,具有阶段性发展的特点。

比如,四到五岁左右儿童的去自我中心化就是镜像神经元成熟的一个典型阶段性标志,在此之前,儿童完全从自我的角度看问题,在此之后,儿童学会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在这个年龄阶段,儿童开始学会理解他人的情感。再如,十一岁到十二岁是儿童抽象思维形成的阶段,在此之前儿童只能理解他人的具体情感,例如爸爸讨厌那条大灰狗,不能理解他人的抽象情感,例如爸爸热爱自由,而在这个年龄阶段之后儿童就能够理解他人的抽象情感。还如,儿童首先学会理解他人的动作,然后学会理解他人的言语,最后学会理解他人的情绪。

其次,镜像神经元成熟的个体差异性较大,因此儿童理解他人的能力也具有个体差异大的特点。

比如,有的儿童在4岁时已经去自我中心化,可以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而有的儿童直到6岁还没有完全去自我中心化,还不能够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

以上特点决定了家长和教师必须根据儿童的自身发展速度,采用符合镜像神经元成熟规律的方法去培养儿童理解他人的能力。

家长和教师要避免采用超越发展阶段的揠苗助长式的方法。比如,我们在前文提到过,镜像神经元帮助儿童理解他人的动作、言语和情绪,而理解他人的能力遵循从动作到言语再到情绪的发展规律。我们知道,不存在空洞的、不需要动作和言语表达的情绪,因此,当采用强化、惩罚等方法时,如果儿童处于不理解他人情绪的年龄阶段,那么即使这些儿童看似被教会了理解他人的情绪,其实他们只是观察、模仿、了解了他人表达这种情绪的动作或言语,他们并没有真正学会理解他人的情绪。并不是强化、惩罚的方法不好,而是使用这些方法的时间阶段不合适。不合时宜的教育不仅不能使儿童理解他人的能力得到超越生物基础的发展,而且会产生两种严重的危害。

一是导致儿童形成双面人格。比如,有些父母会使用强化或惩罚的方法教四五岁的孩子孔融让梨,然而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并不理解别人也会像他一样在饥饿时有饮食的需要。因此,一方面他做着他自己并不理解的让梨的动作并收获着他自己同样不理解的父母和他人的表扬和笑脸,另一方面他怀揣着他自己十分理解的自己的吃梨愿望。

二是会埋下矛盾的祸根。还看上面的例子,当有人真的接受了这个孩子让的梨时,这个孩子由于本能并不想让梨,因此他会反悔或者哭闹,这种矛盾会严重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

家长和教师也要防止在某一发展阶段内错失促进儿童发展的机会。比如,当某个儿童已经经历了去自我中心化阶段,如果他还不能够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不能够理解他人的动作、言语和某些具体的情绪,这就说明有可能存在其他社会性因素阻碍其获得理解他人的能力,比如家长的娇惯、同伴的不良影响等等。这时,适度采用强化、惩罚等行为干预方法就可以收获良好的效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