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流萤

    绕湖一圈,八月的桂花香,丝丝缕缕,沾衣入怀。

    环湖的路,上上下下,一整圈,keep记录,刚好21.3公里。最近有些上瘾,常常在这条路上转悠,在顺风逆风的时候,看偌大的大水车处的回廊,看陌生的男子在对着镜头在茶花前做出春风杨柳妩媚的模样,看细长的皮划艇游鱼上赛手异常灵活扭动的腰肢;自然,少不了花样年华在柔软的风中展开双臂做飞翔的模样。最奇妙的是,每次,都有不一样的花,在旖旎湖边随意恣意开放。如雪的海棠,浅紫的木槿,热烈纤弱的虞美人;高枝上比云霞还柔软的合欢花,从春初开到夏末;夏季水莲花温婉若水,冬日里红梅花可做发簪花迷人。有次,被树荫下的纤小洁白的栀子花迷惑,忍不住摘了一朵,手刚离开枝头,黝黑的看花人就从林子里窜出来,伸手要五十大洋。得亏有同行的晶,否则怎么可能全身而退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来不晓得,居然会在有一天,迷上骑自行车;更无从知晓,奇异的窗口就是这样,被南湖的风一丝一丝地带过来的。

      此刻不惑,大约只是因为不再为未知忧惧。如同骑车上坡,相比身单体弱,长坡就是一次无可比拟的挑战,未靠近已经先怯弱了;索性只看眼皮底下的一尺,貌似只有三五的斜度,慢慢悠悠的,居然一次又一次地翻过了山坡。

        或许是在厦门不会骑车,坏了那天的出行,今年正月才鼓起莫大的勇气开始。第一次环湖,迷路,走到了大路上,咬着牙怎么过来的,不记得了,只记得下坡不带刹车飞鸟般的感觉。原来,腋下生风是比痛饮还要快意的人生。

      摔跤是在得意之后,长长的下坡,不知怎么的,车龙头就猛烈晃起来,接下来听到的就是左脸和地面碰撞的啪的声音,看到两个星期后还是狰狞的熊猫眼。其实,摔了,摔厉害了,是一件解脱的事:身子疼了,心里突然就释怀了。

    只是想来有些后怕,再偏一点,就摔倒路边 的池塘里。塘底,新铺的嶙峋的大石头。想来佛陀也觉得,摔在那里,还是过于惨烈了吧。

      常常在恍惚里觉得,真的会骑车了吧?前四十年都不敢的事,居然真的做了?所以,午夜梦回,也常常差诧异,年少在北戴河泪水滂沱哭着不敢回来的自己,怎么敢凭着飞猪的便利,西北川西的乱窜。这个年岁的自己,推杯换盏间,胆大和倔强到让自己目瞪口呆。

    人生之所以奇妙,是因为未来有太多的不可预知的。将来会偶然在哪里邂逅谁,一见如故或者倾心,然后平白多了这许多的牵肠挂肚?

    谁知道呢?谁知道呢!

    所以忍不住好奇,将来的自己,又会因为什么在世间安然呢?看过极致的风景后,眼神还怎好清亮如初。

      小子护着夜行,在寂静少人的地方,突然见到一只萤火虫,绿色的灯笼从略带秋色的草丛悠悠升起。还是腐草化成的萤虫吧?

    心怦然,如初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