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容小院飘香,千里来赋深情——木香

      后院的木香已有七八年了,因为我一直念叨着想要,妈妈托人找来的花苗。起初只是瘦瘦小小一棵,而今早已枝繁叶茂翻过院墙去了!

      从前我并不知道它真名叫“木香”,我们方言里唤作“木蔷”,稀里糊涂叫了十多年,但心里总希望有人告诉我它本来的名字,好像只有这样,我才算真正认识。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终于在长大后读《人间草木》时与它相遇了。“木香”二字映入眼眸时,我顿住,在口中来来回回念了好几遍,“木香、木香、木——香——”这感觉太熟悉了,总觉得认识它,几番搜索记忆,恍然大悟,难道它就是“木蔷”?虽还未查证,可就是那么确信,一定不会错的。那时的兴奋不可言喻,就像辗转多年,终于找到了失散很久很久的朋友。赶忙查阅资料,果不其然,正是它!可算找到了!木香属于蔷薇科,方言里叫她“木蔷”也是不错的。

      四月,木香花开,周围会变得热闹而有香气。早晨,有奶奶挎着竹编的小篮子,里头装满新鲜的木香花,沿街叫卖。都是刚从枝头摘下的花,花瓣层叠洁白,叶子小巧碧绿,一小把一小把地用细绳扎着,整齐地放好,篮子上半蒙着块布,遮阳,时不时洒些水,保鲜。掀开来时,香气直扑脑门儿,却又不腻人,清甜清甜的,沁人心脾,叫人想贴上去闻个够。她们慢慢踱着,碰到逛街的小姑娘或主妇们,总会笑问:“买木蔷花吗?”卖得便宜,5毛钱一把。姑娘们哪个不爱花呢?大都要停下来挑个一把两把,闹笑着别在发辫里香一路,或者带回去插在瓶子里香一屋。小时候,得了几枝木香,我妈便不给我扎发饰,而把木香扎在马尾上,去了学校,惹得女同学们好一阵羡慕,争着要,争着闻,别提多风光了。

        自打家里栽了木香,我可就成了“富豪”了,哪儿还用得着上街买,藤上开得满满当当,要多少有多少!还没进院子就闻见香味了,看似柔柔弱弱的枝子却缘墙而上,往外伸出好几米,直可以搭到邻居家的墙上去。它张牙舞爪地占了好大一块地方,我却只想宠着它。开花时,小小的花儿一簇一簇地聚在枝头,或三枝一群,或五枝一伙儿,好不热闹,远远看去,倒像是春天里的一团雪。每当这个时节,妈妈总要剪下好些花来分给邻居们,让大家都欢喜欢喜。我也会剪一些放在房间里闻香,这花可真是不挑剔,随便什么都能做它的花器,哪怕是塑料瓶,哪怕是吃饭的碗,盛点水,把它放进去,那就是一方优美景致。

      后来去其他城市工作了,四月的时候,看见街上有卖玉兰花的,很优雅的一种花,可是越看越惆怅,也不知道院子里的木香开了没。

      下班回到住处,妈妈从老家来了,还说给我带了惊喜,我去厨房掀开篮子上的布一看——呀!一篮子的木香呐!我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地跳起来。“知道你喜欢,就给你带点来,快找瓶子插起来。”她笑着催促我。妈妈早上九点半就到了我这儿,而坐车需要两个多小时,木香又有刺,采起来其实不方便,更何况这么一篮子,她得几点就起来准备呢?我一边插花一边想着。

      那一篮子木香被我分了好几拨,卧室、客厅、厨房,甚至卫生间都被我放置了,一朵都没舍得送人。妈妈回去后都快两个星期了,花儿都蔫了,我还是没扔。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湾潺潺的流水沸腾似翡翠 如此安详,恬静。 看看琼浆里自己的倒影 在时间的漩涡里竟杳无音讯 我多么想赞颂你,天空的...
    李亚琦Sherlock阅读 84评论 8 3
  • 话说七仙女临走时,在擦得锃亮锃亮的饭桌上留下了一封信,压在了不大不小的一壶陈年老酒底下,桌上还有一锅热气腾腾的老土...
    书云公子阅读 75评论 0 1
  • 结论是人类很难被客观的真相改变既有的看法,视而不见正是人的本性。证实性偏误(confirmation bias)就...
    762420323753阅读 16评论 0 0
  • “缀姑娘,请驻步。”翩跹的当儿,筵箫自然注意到了不远的紫缀。今早才听城主提及,筵箫却明显地感觉到了那是装作出的不经...
    勒勒几阅读 55评论 0 0
  • 前两天新闻中看到,一位在企业做财务工作的中年妇女因为接了骗子的电话,误以为是自己领导打来的。结果白白给骗子转账汇款...
    李剑1008阅读 797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