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啊长安

长安钟楼


赤脚踩在长安的雪地里

每一步

都是真实的自己


十小时的舟车劳顿

眼神中还带着点扑朔迷离

走出了火车站

迎面即是一面穿越千年城墙

古朴的解放门三字伫立于城门之上

我瞬间感受到一股古城气派

意会到了曾繁华至极的长安城

在给我这个来自现代的乡里人

传达丝丝远古的蔑视

在镇压着我这个心高气傲的现代人

也想着抵抗一番 

可终究是抵不住这厚重历史的镇压

我诚服了

以近似一种朝贡的姿态

缓缓穿过城门,走向城内

或许这就是西安火车站建立于此的用意

以古城墙显示历史的庄严

告诉每一个来者

这里是厚重的长安城

你将来到的是一座十四朝古都


从南方楚地辗转来到北方西安

想尝试的不仅仅是气候的转变

更有饮食的差异

作为一个常常自诩爱面食的南方人

第一次真正的站在了北方的土壤上

在胃觉的驱使下

我的西安首站定在闻名网上网下的回民街

去过许多地方的名号火热的小吃街

没有哪一次不是失望而归

而此次也未能落得个例外

所尝到的面食味道

与我所期待的又是相差甚远

但幸好我也还明白

这并不意味着面食味道不好

只是我还未遇见真正的北方面食

此后四天

我特意流连于多处不见经名的小街

如愿满足了我这个爱面之人的所有期待

臊子面、驴蹄子面、凉皮、泡馍…

一一尝尽可不美哉

大呼过瘾之时

也打自内心的不由感慨道

所有地道的食物

都植根在城市真实平常的土壤之中

就在这大街小巷的某一处

等着远来的客人登门

也许卖面的门店看起来

丝毫不起眼,但若你走近

感受到了面店老板对待客人的热情

面品师傅制面时对待食物的那股认真劲

而不是慵懒的揉面擀面

你就可以安心坐下

等一碗美味正宗的北方面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回民街上

那一群年轻的制面师傅

站都好似站不稳

精气神已在九霄之外

擀上一碗面为的只是做出来还像一碗面

与食客兜里的那一些钱

再也没有更多的东西了


晨钟暮鼓

钟楼与鼓楼合称钟鼓楼

以作报时之用

有二十四面大鼓矗立鼓楼两侧

恰好印刻二十四节气于鼓面上

是时节与习俗的相互印证

白天的钟鼓楼欣赏的是

城墙与塔楼的结合之美

晚间的钟鼓楼观赏的是

灯光与塔楼融合之后

散发着的历史的光辉


骊山脚下有那么一座宫殿

称作华清宫

太多的地方之所以闻名于世

不仅仅是因为本身的或独特或华丽

更是因为与他有关的那些风流人物

如今的华清宫也还留下几处浴池旧容

与三眼已然流淌数千年的温泉

和当年玄宗贵妃的绝恋

七月七日长生殿

当我们不去论真假时

不怀疑年迈帝王与年轻美人之间

是否存在真挚爱情时

这场跨越年龄地位的爱情故事

竟如此的凄美浪漫

但又会引起多少人艳羡呢


尘世间的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总会有极少数的人梦想去打破他

他鸟瞰历史长河

自认生前功过三皇五帝

死后又岂能弱了阵仗

如若得到

就再也难以放手

固执的去追求长生

不是徐福辜负了你

而是上天不允许

任你生前有千军万马

还是死后有千军万马

弹指两千年

你仍成一捧没有灵魂

只剩故事的黄土

众人在等一种科技

以一种你绝对不情愿的方式

将你请出陵墓

那时你可不能怨你的雄兵猛将

没有保你千秋万代


复制的物件是没有灵魂的

只能凭借故事的渲染

搭配相似的楼台亭阁

拙劣的再现大唐园林的风采

边游览观赏这现代仿古园林

边想象千年前唐代盛世

是怎样一片场景

若问我这新大唐芙蓉园满意否

我会说晚八点的激光水幕秀还不错

对于所有没有根基

完全仿古做旧的建筑或景点

真的无法打起十足的精神

去,只是想借此凭吊倒塌在历史中的原建筑

和曾经来过于此的历史风流人物


千年时光错乱

故事在不停的被改写

城墙上刻着无数人的名字

有曾经和很久之前的曾经

有未来和很久以后的未来

我看到了满城的飘雪

和前几世所见何其相似

我慢慢穿过城门远去

留一个背影给长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