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做梦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早上的闹钟响了一声,迷迷糊糊中连忙按掉,继续睡。因为我在做梦,美梦,想接下去。

你还别不信,我真有这样的本事,只要不是彻底清醒,梦还能继续。

“今天早上的梦太荒唐,有人向我求婚,我都来不及通知家人,晚上就要办婚宴了……”这是我在办公室里跟同事们聊我的梦。

“怎么这么有趣,你是不是思春了?”娇娇笑我。

“不是思春,要思也是思秋好不好!”我回她一句,“可惜太迟了,有一种意识在让我醒来,不然我还真想看看后面是怎样的。”

“真羡慕你们会做梦的。”今年新转入的新同事芬说,“我从来没有体验过做梦!”

“啊?”对于一天要做七八十来个梦的我,太不可思议了,“不会做梦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芬说:“我睡下后,醒来就是早上了,有没有做梦不知道,但是我就是不记得任何事情。”

“呀,那不正是我曾经特别想要的吗?”我也是特别好奇,居然真有不会做梦的人。

从小到大,我就没有停止过做梦。小时候喜欢做梦,五花八门的梦,有些还成了作文素材,成了和小伙伴们在一起聊天的话题。

长大后情窦初开时真的做过思春的梦,只是梦里的男主永远看不清长啥样,唯一一次看清楚了的,长得还是跟隔壁班的班花一个样。那时的梦很值得回味,总想留在梦里不走了,只可惜这更是梦。

再后来,从书中看到做梦的人其实是睡眠质量不好,我就特别讨厌做梦,不希望做梦。但越是这样想梦反而越多,第二天醒来也感觉很疲惫。

不想做梦的执念让我失眠过好长一段日子,也一度让我想买安眠药体会一下睡着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的感觉。但最终还是没有,因为胆小,听不得“副作用”、“药物依赖”这样的词。

不排斥做梦,是刚从去年开始的。因为在梦里见到了几次美好。忽然想明白了,或许,会做梦是老天对我的补偿。生活中有很多的无奈,很多的欲而不得,至少还有梦。虽然有大半的梦比较荒诞,但是总也能做几个特别甜蜜的,这其实挺幸福的。

芬说她从来就没有做过梦的印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忽然想到了十年前的胆囊手术。推进手术室跟医生在说话的人,醒来就已经在病房了,说是手术已经结束了。莫非,她就是那样?

得不到的总是好的!没有过的体验总是特别吸引人。不会做梦有遗憾,天天被梦纠缠觉得疲惫。

“要是能匀一下就好了!”我和芬共同的感慨。

“做梦!”旁观者娇娇美女两个字无情把我们拉回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