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与华书房#华杉注四书《论语》【375】

世上无一物无礼乐,治国靠礼乐,企业管理靠礼乐,家庭和睦靠礼乐,犯罪团伙,也靠礼乐。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玉帛,化干戈为玉帛的玉帛,玉,是玉器,帛,是白色的丝巾,古代诸侯会盟,相互赠送的礼器。今天藏族、蒙古族迎接客人,献上一条哈达,就是当年的帛,这是一种礼仪,表示尊敬。礼失求诸野,历史学家可以考证一下,献哈达,恐怕不是“少数民族风俗”,就是从中原传过去的,一直保留下来。

孔子说,礼呀!礼呀!难道就是玉帛这些礼器吗?乐啊!乐啊!难道就是钟鼓这些乐器吗?

张居正说,礼,无论是用于祭祀神明,还是上下交往,心里都先得有个恭敬,然后才有那礼仪。如果心中没有敬,都是虚礼,有什么意义?乐,是用于修养品德,和谐社会,心里显得有个心平气和,欣喜欢爱,如果心里没有那感情,没有那心情,叮叮咚咚钟鼓敲一通,不过是虚有其器而已。所以先王以礼乐教天下,是本于和谐敬爱的实德,仪文节奏,都是发自内心。如果心里没有,只是虚文,就没有意义了。

朱熹说:“敬而将之以玉帛,则为礼;和而发之以钟鼓,则为乐。遗其本而专事其末,则岂礼乐之谓哉?”

程颐说:“礼只是一个序,乐只是一个和。只此两字,含蓄多少意义理!天下无一物无礼乐。且如置此两椅,一不正,便是无序。无序便乖,乖便不和。又如盗贼至为不道,然亦有礼乐。盖必有总属,必相听顺,乃能为盗。不然,则叛乱无统,不能一日相聚为盗也。礼乐无处无之,学者需要识得。”

程颐的讲解,比朱熹、张居正更深了一层,礼仪的本质是尊敬,尊敬的本质是次序,就像摆两把椅子,一把没摆正,就是不正,就是无序,无序便是乖张,乖张便是不和。强盗是最坏的,但是犯罪团伙也有礼乐。因为总得有个头目,下级要服从上级,才能组织起来去打家劫舍,否则,一天也干不了。所以你如果你放荡不羁,不愿意遵守社会秩序,不愿意守规矩,要上山加入山大王的团伙,你会发现那山寨的规矩,比村里大多了。

世上无一物无礼乐,治国靠礼乐,企业管理靠礼乐,家庭和睦靠礼乐,犯罪团伙,也靠礼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论语学习参考书: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中华书局出版

《张居正讲解论语》,张居正注,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

《论语新解》,钱穆著,三联书店出版

《论语正义》,刘宝楠著,中华书局出版

《论语译注》,杨伯峻著,中华书局出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