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未能成行的五月星空与温泉之旅

五月不知道是不是更适合听五月天乐队的歌,倒是把他们的《突然好想你》学会了,曲调都能拉得出来,只是揉弦还是不会,每次试着揉弦,总是把整个琴都摇动了,以至于琴音会飘忽一些,不那么悦耳。虽然拉得不好,但满足感还是有的,乐曲有时也会把内心的情感也鼓噪了起来,所以也总是拉着曲子哼着歌,自己把自己就感动了。估计宋冬野也是唱着董小姐,自己也就躁了起来,在留不住董小姐之后,便沾染了毒品,以至于好好的歌曲也有了被玷污了的感觉。

大概五月的背后隐藏着一个躁动的季节,好像过去的这个时候也总是在做别人看来比较文青的事情。记得前些年的这个时候,还在拉萨街头的小餐馆里夸赞着山东小老板的实惠经营,一盘小小的番茄炒蛋,竟是给我放了好多好多的蛋,我不得不贪便宜的又多点了一份,以至于吃到后来,只能松了紧绷的皮带,才能不浪费美味的食物。这一转眼,四年就过去了,食欲更好了,肚子更大了,体重也蹭蹭蹭的往上跳了一级,不知道是心宽体胖,还是体胖心宽,现在的心境倒是较四年前要平静了许多。每天早晨喝着公司楼下咖啡店的热巧克力,虽然舌头与肚子都品味了甜蜜的圆满,但还是会时不时的怀念一下酥油茶的味道,怀念那咸咸的油油的,两块五一杯就能果腹的奶香浓茶。合计着,若是哪天思念的紧了,就去削一大块黄油,然后搁热牛奶里化开了喝,想必也和酥油茶有着相似的味道。

而刚刚过去的五月,有幸去墨尔本出差,在陌生的床上睁大了眼睛睡不着,把枕头别过来又扭过去,身子也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姿势,觉得坐也不舒服,躺也不舒服,总之是睡得不安稳。倒是久居墨村的老同学请我出去海吃了一顿,能在陌生的城市下班之后还有人能陪着说说话,甚好。出差的周末,也顺道去维省国家美术馆,去梵高的画展打了一下卡,也算是给这无聊的旅程增添多了一点点文艺的意思。十五分钟排队买票,三十分钟排队入场,进去逛了十几分钟就出来了,感觉好不值,看来我离高雅的艺术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明明就只是在小学美术课本上看到过梵高的三幅画,星空、割耳自画像和向日葵,想来看看这几幅画作来缅忆一下童年,只是这三幅画作都没来。世界上的画家那么多,从古至今遗留下的画作那么多,但用诡异扭曲线条绘作而成的星空,却是只有一幅,也只有这一幅,会让我觉得梵高不同于其他的画家。其实挺期待原作的,毕竟在网络和书本上的照片倒是有不少,不过少了实物才有器性。

从维省国家美术馆出来到flinders大道的那一段路,每几十米就会看到一个个打扮风趣的音乐艺人,各种吹拉弹唱与放音乐CD的,短短数百米的路程,倒是有了挺不一样的视听体验。相比在悉尼,每经过几个路口就有一个跪在地上掏钱的流浪汉,墨尔本的文化氛围却是完胜悉尼了。至于天气么,我就不去吐槽从五月份就要开始随机穿秋裤脱秋裤穿秋裤脱秋裤的墨尔本了,在此心疼墨村人民一秒钟,在布村偷笑的小伙伴们,也请不要忘记了每年一次的洪水,与鲨鱼在后院游弋的恐惧。

在墨尔本街头闲逛的时候,突然间便有了个想法,合计着要不要在回悉尼后也背着琴出去,找个路口摆摊卖艺。只是想想便算了,手艺太浅且脸皮子太薄,还是在家默默的拉给自己听就好了。算算开始练琴也有一年时间了,其实坚持下来也没那么困难,虽然还是拉的不怎么像样,但也能勉强拉出几十首歌曲了。身边懂音乐的朋友有次问我,小提琴是古典乐器,应该来演奏古典音乐,为什么我老在学一些儿歌和流行音乐。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自己喜欢,或许是这些乐曲比较简单,又或是潜意识里想着有了孩子以后,能拉点简单的曲子给孩子唱歌的时候伴奏吧。不过,能够自己给自己找点兴趣爱好还是挺好的,要不然每天下班后的空闲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打发才好了。想想从2014年在杭州街头入手的第一款六孔釉色陶笛,到瑶瑶从国内带来的十二孔古熏陶笛,再到现在的小提琴,我觉得我终于可以摘下乐器黑洞这顶帽子了,不敢说能去表演,但陪娃娃们玩的儿歌储备应该是准备够了。

刚刚开始学小提琴的时候,倒是有遭受到不少评价。像是,你学它了干啥,你这么大年纪了又比不过那些从小就开始学的孩子们,你又不年轻了学起来也慢,如此之类的。只是,很多时候做这些事情也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而已,哪怕是一小会儿,如果取悦自己被当作没有意义的话,这样的人生是何其的悲哀。生而为人,应当懂得享受生活,不用为了和别人比拼而活。处处存着比较的心思,被输赢和成就束缚,压力大不说,也会觉得人间处处都是战场。尤其是存了这样的观念的人,必定把这一观念带入爱情,那他的情场也终会变成一片修罗地狱。不过客观的说,年纪真的会是学琴的一个制约因素,我那个吃面条会把自己的头发一起吃进嘴里的小提琴老师之前就一直说,你得把你的左手扭过来,然后试过几次之后她就放弃了,她承认了我的左手手腕僵化了的这个事实。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其实自己能在一点点的进步中体会到愉悦,能体会到每学会一首新曲子之后的欣喜,能有这些片刻的惬意就好,用不着追寻那么多的成就与意义。所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大概也是如此了。

关于成就与意义,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几周前在读书会里听到的故事,一个农村妇女,穷其一生精力要建起村里最高的小洋房。哪怕是建了个危楼起来,哪怕是今天才建好,明天就要拆掉,她也义无反顾地要坚持自己的选择,只是不知道当她看到小洋房被拆的时候,心中是不是圆满了,毕竟她家也曾盖起了全村最高的小洋房,有三层楼呢。这本书叫做《皮囊》,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去看看,比起这样不理性的选择,在周末书会的讨论里,讨论的重点更多的偏向了这位妇女对建房这件事情的执着。对一样事物或感情抱有深深的执着,便是执念。记得以前也有人给我提过执念这个词,那时听起来像是贬义词,可能现在看来也是。因为在我等外人看来,这妇人坚持建小楼的执念太重,以至于她不能放下也不能解脱。但如果评价的人不是在故事外看故事的我们,而是亲身经历故事的妇人,感受或许便会不同了。一个人忠于自己内心深处的感觉与渴望,不放弃也不气馁,为了这一份感觉坚持与奋斗,而且愿意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承受世人所指,若不是这一份执念,她又怎能对抗和忍受世间众多苦难。虽说在这个政治正确的世界里,结果看起来不是好的,但于她自己,或许也是圆满了。所以你今天坚守的成就与意义是你自己心底的追求,还是别人的评判,不得不说,活在别人的世界里的人,执念还真是一剂良药,不过你得了执念,也就不会在乎别人的歧视眼光与闲言碎语了。

我也有执念,我不愿因家庭与年龄的关系而对结婚妥协,最不想的就是为了逃避父母的唠叨而随便娶了一个女生。最近老是有女性朋友与长辈说要给我介绍女孩子,然后在谈起女生的条件时,总是赞叹不绝的说女生是怎么怎么的优秀。其实,招人喜欢的不是优秀,而是善良。优秀招来的多是赞赏与钦慕,善良才能让人情定半生归属。朋友们总问我有什么要求,我没有要求,然后他们便唏嘘不已,说没有要求便是最大的要求。其实很多人在独身一人的时候都会对未来的伴侣带有一丝丝的幻想。或许是最近看了《巨婴国》,倒是希望未来的妻子不要一门心思的把精力放在孩子和老公身上,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能坚持自己的爱好,也知道如何去选择与坚持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当然这些都只是泛泛而谈,其实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人,是没有要求的,要求都是给那些不喜欢的人。如果有一个女生,能让你见识了她的过去,她的现在,她的好与她的坏,知道了这些所有,你还是愿意为她驻足停留,那估计是找对人了,如果你们爱上的不是真实的彼此,不是彼此的灵魂,终有一日,你会不会觉得,和你生活的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PS:

第一次听钢琴演奏,在会场的间隙用文字打卡一下,记录当下心绪。

有意思的体验,明明是靠耳朵和心来感受的音乐,偏偏就只能魔怔了似的望着舞台,望着聚光灯下的钢琴和演奏者,连眼睛也忘记了眨。然后渐渐觉得舞台的周围开始变暗,直到眼前的一方画面变成了静止。琴声也慢慢的勾起人内心的情感,听着听着脑海里就开始神游天外了,好像美妙的音乐,在此时都变成了背景音。不禁得想起了电影《爱乐之城》里最后的片段,男主在钢琴声里跨越了时空,回到了过去,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也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只是曲终之时,还得回到现实,无奈的与挚爱相视一笑,也算是别过过往的人生了。不过,神游的感觉好奇妙,好像心脏被一只大手捏住了,憋屈得不得了,然后脑海里却如同挤进了幻境一般,闪现着曾经做过的选择与许多未曾实现的小小期待,神游的画面飞舞纷扬,直到有了小提琴的协奏,才渐渐回过神来专注的倾听音乐。

李闰珉是一个幽默的乐师,他说他自己每次表演时候弹的曲子都有一点不一样,不喜欢看乐谱,还戏言的称道:“反正都是我的曲子,我爱怎么弹就怎么弹。”听到这里的时候,不由得哈哈的笑出声来,倒是喜欢这一份潇洒自如的意气与任性的小态度。所以他弹奏的曲子和我在qq音乐里听的稍有差别,也说得通了。

挺好的,又多了一项未曾经历过的体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