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老师带班 | 首次发现男生偷偷抽烟

康老师带班 | 首次发现男生偷偷抽烟

学生举报首现抽烟

“老师,有人吸烟了!”
午饭后,男生X到办公室偷偷告诉我。
“谁?什么时候?”我问。
“佳。昨天中午,吃过饭,他在卫生间吸烟,还让烁吸了一口。”
“昨天?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有些不解。
学生偷偷吸烟,如果不当场抓个现形,恐怕是不会承认的。
“昨天告诉你,怕他们怀疑是我告的状。现在班里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们就不会怀疑到是我了。”
X还是蛮有想法的。
对于班级管理,通常情况我不会主动找学生的问题,这不是我想用“鸵鸟政策”,而是我总想用更积极阳光的心态看待学生。即使偶尔发现一些不如心意的小错误,我只是私下点明一下,基本不大肆批评。因为,我想在学生心中保有一份温和的班级氛围,担心在公布、批评错误学生的同时,反而起了反作用,造成“维特效应”,学生反倒去模仿。
对于学生的举报行为,我也是有保留地调查和支持。
我不想在班级里“安插”一些小“暗探”,总是靠盯着别人的问题,去揭发别人的错误,在班级、在班主任面前刷存在感,换取老师的“喜欢”。
但,既然学生举报了错误,我得调查处理,以正班风。

一一询问,外围求证

“烁,告诉我,昨天中午,吃过饭,你在卫生间,都干了什么?”
我平静地对烁说。表情严肃,语气强硬。
“我……没干啥呀!”烁一惯地现出毫不在乎的神情。
“没啥?再想想——我不会平白无故地问这些。老师,就看你的态度了。”我目光紧盯着烁的脸,仍旧表情严肃,语气强硬。
“我……吸烟了。”烁终于在我的威压下,承认了自己的问题。“是佳的烟,吸的不只我自己,还有博。”
哦,还有意外收获!
“好,你等着,我去把博也叫过来。”
我把博叫来,一问,仍旧是先不承认,一再威压就低头了。
轮到坤。
他可是一个调皮的孩子。
“坤,你还记得昨天中午在卫生间干了什么吗?”我平静地问。
“昨天的事,不记得了。”
我看他不承认,就学着他的样子说:“你还记得这个动作吗?”
说着,我深吸一口气,用力向他吹去。
学生反映,他吸过烟后,到教室还向同学吹气,想试探一下别人能不能闻出烟味儿。
坤现无辜的表情:“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我又学了一遍。
旁边的博和烁低着头笑着。
“老师,我吸烟了。”坤终于招了。
好了,三个从犯都招了,带烟的佳就好处理了。
“来,你们三个,把事情的经过一一写下来,谁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越详细越好,不准隐瞒,不准交流,看谁最诚实!”我每人发一张纸,让他们到教室的办公桌前,分开头去写。
从三人写来的材料看,他们都提到是佳带了两支烟和打火机到学校。
从外围取证,也是为了让主谋认错。
冷静处理,聚集主谋
佳也一脸无辜在站在办公室。
其他三人都走了。
我把三人的材料,在佳面前晃了晃:“别人都承认了,老师看你的态度了。”
“啥承认了?我啥也不干呀?”佳果然是个难缠的主儿。
我告诉自己,对待这样顽劣的学生,越冷静沉稳,越有威慑力。
“再想想!”说着,我右手伸了两根手指,放在嘴边,表演吸烟的动作。
佳极不自在地扭着头,眨着眼,停了好一会儿,说:“你说吸烟呀。是我,都是我干的。就带了两根。”
看来他没并把事情看得很严重。
“来,写一个材料,把经过写一下,越详细越好。”我递给他纸和笔。
不一会儿,他交了过来。
我一看,上面只写了一个写:我,就没有内容。
对于有心机的学生,还得使用心理战呀。

耐心突破心理防线

“不用急,慢慢想,写得详细点。”
我把纸还给佳
“我去教室看看同学们午休,你自己写好,就放到我办公桌上,可以回教室。”
我留下佳一个人在办公室写材料。
等我回来,材料放在了办公桌上,上面只有一句话:我没必要藏了,吸烟了。
我有些生气,这明显是有抵触不想承认。
我把佳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有别人的证言、证词,你该有错也逃不掉。老师,就看你的态度了。
“你不必写事件经过了,我已经清楚了。你就写一下,这一学期,你几次违反错误后,老师是怎么处理的,怎么对你好的。”我换了个思路,想让佳明白老师的苦心。
终于在我严厉的目光下,佳又趴到桌上开始写了。

非常处理,不急不火

四个人又聚到一起,四张材料放在一起,事情梳理清楚了:
佳周二返校时,从家里带来两根香烟和打火机。午饭后,到卫生间,自己点着吸,又让烁、博、坤三人试吸,三人各吸了一两口,坤还到教室让别人闻自己的嘴,进而让别的学生发现了。
“好,你们现在都说了实话,我不想批评你们,你们也知道吸烟是违纪校纪的。我只想看看你们家长的看法。”
说着,我把他们写得材料发分别拍了下来,通过微信私聊发给了他们的家长。
“老师,别发家长群里呀!”佳说。
“放心,私发过去了。”
我只是想通过这一方式,让家长参与孩子的教育中。
目前多少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就以为教育孩子是老师的事,不再过问。
这造成了多少学生放松自己的纪律要求,毕竟老师的教育训诫手段过于简陋,家长的教育方式过于粗暴,双方得沟通链接。

被动联系,家校沟通

果然,到下午放学,佳的家长就打来电话,询问情况。
我把情况大致说了,家长说自己不吸烟的,一定是孩子个人的行为。还承诺回家好好教育一下孩子。
对于这样的孩子我很欣慰。
博的妈妈也微信留言,让好好管管孩子。承认自己家开饭店太忙了。
好在家长重视孩子在校的表现,老师的情况反映得到了他们的反馈。

不管不问,限时回电

还有烁、坤的家长到周五学生要离校了,还没有回复。
等学校都排队离校了,我把四个留了下来,给他们布置一个任务:回到家后,让家长给老师回个电话,截止到晚上九点前。
四个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佳和博的妈妈又打来电话,询问情况,交流的同时,我告诉他们一定要教育孩子遵守纪律,不能因为工作忙,忽视了孩子的教育,孩子正值青春期,一旦疏于管理,就可能放任自流,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讲解危害,预防“破窗”

到周日晚八点,烁和坤的家长都没有回电话。
我只好拨通了他们的电话。
我的语气有些生硬:“烁妈妈,微信里的留言没看到吗?我只说两个现象,佳的家长因为这事,打过两回电话,咱们到现在还没有回电话,不知道是孩子没说,还是你忘了。……”
家长一连道歉,说是自己忘了。
我告诉她们:孩子的错误只有0到无数,一定要在第一次犯错给予关注的态度,让孩子知道家长与老师是一致的,是为帮助他成长的共同体。
“如果第一次小的错误不及时处理,孩子会以为无所谓,小时偷针,大时偷金。虽然这次孩子吸烟的事,不至于这么严重,但大家如果不重视,不表明态度,孩子也会不乎,我担心孩子以后会犯更大的错误。”
“是是是,我一定好好说说孩子。”
家长在我的再三强调危害下,认同了我的教育观点。
我没有说这是一种“破窗效应”,我只是提醒他们要防微杜渐,不要因为小事放纵,让孩子犯了大错。
现在不学会拒绝一口烟的诱惑,以后可能不会拒绝金钱、利益的诱惑!


教育无小事,小事要狠抓。
首次学生吸烟事件处理,告一段落,整个过程,我没有声嘶力竭地批评,只有冷静地询问和告诫。
我想,教育只要是为了学生的成长,牢记教育的初心,不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就没必要耳提面命,咄咄逼人,平静处理或许更能深入人心,受到触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