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的修补(短篇)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老张决定养条狗来当他的孩子。

因为他的一对儿女让他伤透了心。


2.

老张是名职专的退休教师,在三尺讲台上默默奉献了大半生时光。虽说不是大学教授,但是在这所职专院校里可谓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把平生所知的技艺倾囊教授给他的每一届学生,至今为止,仍不时有已经毕业的学生回校来探望他。每当此时,老张都会沏一壶好茶,跟学生畅谈学业和未来,这样的时光,也是老张最满足的时候。

老张虽不是桃李满天下,可也算功成名就,对得起自己教师这个光荣的职业。可唯独让老张感到挫败和郁结的,竟然是自己的孩子。

老张的大女儿如今已嫁人两年有余,小儿子现在也即将毕业,面临着步入社会的转折点。

老张的爱人在儿子上初中的时候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不管是因为忘不了结发妻子还是为了孩子,老张至今未续弦,一心扑在了工作和孩子身上,生活倒也过得忙碌且满足。

只是,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本应是很热闹的家,却时时让老张感觉空荡荡的。女儿已经半年多没回来了,儿子即使回家也是一头扎进自己的屋子,连吃饭都是端进屋里吃,除了上厕所几乎不出屋。

倔强的老张咂一口普洱,恨恨的咕哝一句:“没一个孝顺的,养孩子有什么用!”


3.

最初的矛盾是和大女儿开始的。

女儿是直到决定结婚,才领着准女婿第一次来到他的面前,告知或者说是直接通知他,他们要结婚了。

老张错愕的同时,有一股无名火总想发泄。可是未过门的女婿一表人才,在一家非常知名的国际连锁超市任大区销售总经理,工作稳定且收入不菲,在和老张聊天的时候虽然有些紧张,可是能看出是个踏实真诚的小伙儿。老张挑不出这个准女婿的任何毛病,可老张心里仍然像吃了口馒头找不着水喝一样噎得难受。

女儿只有在扭头和准女婿说话时才会露出轻松的温柔的笑容,面对老张时会紧张和陌生。

老张等女儿送走准女婿之后,对着刚进屋还没落座的女儿说:“我不同意。”

女儿还沉浸在和恋人的甜蜜中,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什么不同意?”

“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不不不,是不同意你们谈恋爱,你们什么时候谈上的我都不知道……”

“爸,我不想惹您生气,可您也别越活越小孩了,我现在早已过了适婚年龄了,现在又不是旧社会,结婚还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不同意也改变不了事实。”女儿生硬的打断了父亲的唠叨,认真的说道。

“事实?什么事实?你跟他怎么了?好歹我们书香门第,闺女你可别做有失传统的事……”老张有些着急,脸都有些憋红了。

“爸,您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我说的是我跟他结婚的事实。再说了,我都28了,搁街上都算老姑娘了,就算有什么也很正常了,亏您你还饱读诗书,人民教师呢,还封建顽固思想啊。”

老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是被女儿烦躁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跟您也说不清楚,我累了,我回屋睡觉了。”说完,老张的女儿就转身回屋了,只留下“砰”的一声关门声。

老张走到女儿屋的门前,眉头紧皱着站了一会,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到了客厅。


4.

婚礼如期举行了,规模不大,可是该来的亲戚朋友都来了。喧闹的婚礼现场,老张陪着笑,礼貌地和来的每个人握手寒暄,每个人都来恭喜他:“老张你可真有福气啊,你看你这女婿,成熟稳重,谈吐不凡,最重要是看你闺女手上那个大钻戒,还是粉钻,少说也得好几万吧。”老张脸上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稍纵即逝。立即客气地回应着:“哪里哪里。”

搀着女儿走向新郎的时候,老张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腿抖了一路,把女儿的手放在新郎手里时,老张又结巴了,本来在家里练好的台词,竟然说的断断续续,老张甚至听到舞台底下有人笑出了声。

老张撇着嘴尴尬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台上一对新人“我的眼里只有你”的幸福画面,竟然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婚礼还没结束,老张已默默的穿过人群走出了酒店。

自打婚礼结束到现在已经两年了,除了春节女儿女婿回来过,平时几乎没再见过面。而倔强的老张,每每拿起电话,又气鼓鼓的放下,终究是没打出去。


5.

客厅里的老张胡乱的换着电视节目,不时看看小儿子毫无动静的屋门。

突然,门开了。老张的儿子走了出来。

“爸,给我点钱。”老张的儿子身高1米8,已足足超过老张一头高了。

“要钱干啥!”儿子自从他姐姐结婚搬出去后很少主动和他说话,这大晚上的主动开口竟然就是要钱,让老张瞬间眉头又皱了起来。

“你别管了,反正,我会还你的。”儿子瘦的看着有些弱不禁风,他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但是声音里也是和老张一样的倔强。

“你不说原因我是不会给你钱的。还有啊,你这马上就要毕业了,别人早在大三就出去找实习单位了,你这天天窝家里算怎么回事。我跟你说啊,就以前我教的学生里,你别看是大专生,可也有特别用心学习的……”

“不借算了。”

老张话还没说完,儿子已经转身又回屋了。

老张这叫一个郁闷,一肚子牢骚无处发泄,逮着遥控器瞎按了一阵,关了电视,回屋了。


6.

躺在床上的老张翻来覆去睡不着,他打开台灯,拿起床边的相框。照片里还是十几年前拍的全家福,妻子温柔的笑着,老张一脸严肃,女儿那时才上高中可个头已和她妈妈一样高,儿子笑的一脸灿烂,调皮中透着机灵。

“老伴,要是你在多好,你走这么多年咋就连梦里也不来见见我呢……”

第二天醒来,老张发现竟然拿着相片睡了一夜,老张把相框赶紧放回床头柜。一把年纪了,咋开始煽情了,老张自嘲地笑了笑。

做好了早饭喊儿子,没人应,到他屋里一看,发现早已人去屋空。

“这孩子,又跑哪了。”老张嘀咕了一声,倒也没再多想,到门口拿了今天的报纸,又回客厅泡了一壶茶,开始了规律又百无聊赖的一天。


7.

三个月了,老张的儿子除了打通过几个电话,竟然三个月都没回家,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老张终于坐不住了,给女儿拨通了电话。

从来不低头的父亲主动打来电话,可见老爷子确实着急了。

女儿一边安抚父亲,一边想着怎么告诉父亲弟弟去哪了。

当然,她是知道弟弟去哪了的。

这个家里,也许只有父亲是经常会最后一个知道事情的。

而这一切,又是从何时开始的呢?是母亲在世时,还是母亲离开之后?

女儿已想不起,只记得当时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父亲,在突然失去了爱人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萎靡不振,以前很少喝醉的父亲在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会喝的酩酊大醉才回家倒头便睡。本来就不善言辞的父亲,在母亲去世后话更少了。而那段时间,上高中的她已经住校了,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回到家看到阴郁的父亲,心痛又无奈,毕竟当年的她也才18岁,连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只不过紧张的高考和住校生活冲淡了很多正面的矛盾,让她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去面对家庭的突变带来的痛苦时,就已经迎来了大学生活。

这期间,也许受影响最深的是弟弟了吧。正值青春期,而且,母亲对弟弟曾经更用心。突然的离去,让本来外向活泼的弟弟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尤其是之后不久被老师告发逃课去网吧,被父亲狠揍了一顿后,更是像是掉进了沉默的时空。虽然后来,在父亲的严厉监管下,考上了一所二本,但父亲时常挂嘴边的“你看你姐,全国前三的高等学府,你再看看你,你那个学校毕业就是失业。”这类话想必也一次次像针一样扎着弟弟的心吧。

父亲忘了,母亲的突然离去,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悲伤,她和弟弟和他一样,也曾悲伤的夜夜无法入眠。


8.

三个月前,弟弟打来电话,说要借钱。而她知道,弟弟遗传了父亲的骄傲和倔强,若不是确实有需要,他绝不会和她开口。她什么也没问,就借给了他。

就在前几天,弟弟又打来了电话,透过手机都能感受到弟弟快乐的心情:“姐,我跟你说,我得了第一名,不是第二不是第三,是第一啊。虽然现在还只是本市第一,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将来一定会得全国第一,全亚洲第一的,我会让老爸对我刮目相看的!”

弟弟语无伦次地说着,她知道弟弟这几年还在偷偷地打游戏,不过弟弟也曾郑重地告诉过她,他不是在玩,而是真的喜欢并准备在这个领域立足。如果猜的没错,他应该是报了CUWL,中国高校魔兽联赛。

“太好了!我真心为你高兴,但是你先给爸去个电话吧,他很担心你。”


9.

在家里等了一天一夜的老张,心里不痛快极了,退休后的他也鲜少和其他人有来往,两个孩子又都长期不在家,寂寞让老人更容易胡思乱想。

想到这些年一边养育孩子,一边挣钱养家,单位家里两头跑的辛苦付出,再想到这些年几次把好心介绍对象的人打发走,为了孩子孤独的守着,老张一面红了眼眶,一面气鼓鼓地做了决定:谁也不指望了,养条狗当儿子,狗多忠诚啊,永远回到家都在家门口迎接你,你再对它发脾气它也不会离开你。

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

老张开门,惊讶地半张着嘴,女儿和儿子一起回来了。

这不年不节的,不应该啊。老张心里犯着嘀咕。

儿子手里拿着一个奖杯,奖杯上的英文字老张看不懂,但是上面赫然写着“一等奖”,应该是好事吧。

“爸,对不起,我不该不跟你说一声就消失这么长时间。这是我参加全国高校电子竞技比赛的结果。”儿子依然清瘦,可是却多了几分自信。

“电子竞技?游戏?你是说你这几个月去打游戏了?”老张刚想发火,被女儿拦了下来。

“爸,你别这么OUT了,现在电子竞技发展前途很好,你看现在的手游有多火就知道了,况且弟弟参加的是正规的职业竞技比赛,光初赛都能刷下好多人呢,弟弟现在得这个第一名很不容易,可见他是真的喜欢这个。”

老张一下火了:“你别跟我拽英语,你个中国人说话带句英文干什么,还有你”他扭脸指向儿子:“你几个月不见不是去找工作,也不是准备考研,而且去打游戏!什么一等奖,你当小时候玩小霸王唬我玩呢!打游戏有前途,那大家都别读书了,别学习了!”老张在家里憋了好久的怨气,借着这股劲一股脑都发泄了出来。

本来以为父亲会高兴,至少不再生他的气,没想到却换来老张批头一顿数落。许是结果太出乎意料之外了,儿子好一会也没反应过来,只看见老张在张牙舞爪地边比划边说着,却已听不见老张说话的内容,儿子张了张嘴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房间里好像处于真空的状态一样,让儿子一度以为这不是真实的。


10.

呯……

儿子的奖杯掉落到了地上,“一等奖”的奖字摔坏了一个角,“奖”字底下的“大”滚落到墙角。

屋里顿时安静下来。

老张和女儿都愣住了,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儿子转身跑了出去。

女儿蹲下身来捡奖杯,却被老张呵斥:“还捡什么奖杯,赶快去看看你弟弟去哪了!”

女儿木然的点点头,立刻追了出去。

老张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头上不知何时已出了细细的一层汗。他就那么在沙发上坐了不知多长时间,待冷静下来,才发觉天色已黑。老张站起来,看到地上碎了一个角的奖杯,蹒跚着蹲了下来,把奖杯和碎的那个角捡了起来,又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遗漏的碎片,这才拿着奖杯和碎片进了卧室。


11.

暮色已深,昏黄的台灯下,一位年近花甲的老人带着一副老花镜,手里拿着一座奖杯和一角碎片,在小心翼翼用胶水修补。


12.

第二天是周末,老张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之后,到菜市场买了条新鲜的鲈鱼,又买了些脐橙,拎着一大兜的东西,来到了一栋高档小区的门口。

女儿结婚时,老张来过一次,老张感叹看来自己还不算老,记性还行。

把东西先放地上,伸手按门铃。

女儿开门之后,一阵惊讶。毕竟结婚两年来,除了新婚时父亲带亲戚来过她这那一次,这是父亲第一次单独登门到访。

倔脾气的老头儿一边往屋里挪,一边指挥:“快叫女婿来拿东西啊,一大小伙子在家总不能累我这老头子吧。”

女儿一边应声一边喊丈夫,丈夫也赶紧从屋里出来,慌忙的打了招呼就忙活着把老张买的水果提进屋里。

女婿简单的招呼之后,便识趣的以出去买菜为由就出门下楼了,留下父女俩在家里单独聊天。


13.

女儿刚要开口说话,被老张拦了下来。

“闺女,你先别说话,先听我说。我昨天用你们给我买的电脑上网查了查,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CUWL,确实是正规的比赛。看来是我误会你弟弟了。可能我老了,总觉得工作应该是为社会和他人有贡献的才是有价值的,我没想到打游戏也可以打出国门,为国争光。我想了很多,也许并不是你们让我失望,恰恰相反,我是怕我的年老和退化让你们失望,更怕没有把你们培养成自力更生又有道德感的人而让你们妈妈失望。”

说到这,老张突然哽咽,他脑海里浮现了妻子温柔包容的笑脸,近的似乎触手可及。

自从母亲离开后,十几年了,这是第一次听父亲再次提起母亲,而且是以如此动容的形式,女儿不由地也湿了眼眶。

她往父亲跟前靠了靠,拉住了父亲的手,一双已出现多处老年斑的手,可是却依然温暖厚实,像小时候每一次被父亲牵起手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那么安心,那么踏实。

“爸,谢谢你今天来找我,更谢谢你跟我说这些话。我知道您想念妈妈,可我和弟弟也想,每天都想。可是,我想,妈妈那么善良,她现在一定在天堂保佑着我们,而且妈妈一定最希望看到的是我们三个人相亲相爱、相依相伴,这比什么成就都重要。两年前,我知道是我不好,没有及时告诉您我恋爱了,那天婚礼结束后,我和丈夫找了您好久,也是丈夫告诉我,您在婚礼上不高兴不是生谁的气,只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一个不在了,一个也在离您越来越远,您只是太孤独了。结婚后好几次想去找您,可每次看到您冷冰冰的面孔不免又打了退堂鼓,但是从今以后,爸,我不会再让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了,我和丈夫只要周末休息就回去陪您啊。”

老张听着女儿说的话,竟不自觉老泪纵横,他慌忙用手背赶紧擦了擦眼泪。

“闺女,有你这句话就行了,你们工作忙,不用真的时时来陪我这个老头子,只要有空给我来个电话就行。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你弟弟找回来。”

女儿笑了起来,只见弟弟从里面的卧室走了出来。刚才父亲和姐姐的对话,弟弟在屋里都听到了。

弟弟出来走到老张面前,叫了声爸,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站在那挠头。老张从他带的一个无纺布袋子里轻轻的拿出那个奖杯递给了儿子。奖杯已被老张修补的几乎看不出裂痕。儿子拿着奖杯,咬着下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

然后,他伸开双手抱住了老张。


14.

女婿买完菜回来后,一家四口人坐在一起吃起了团圆饭,老张高兴的还少喝了几杯酒,虽然十几年前因为酗酒打了儿子之后,他再也没喝过酒,所以才总是喝茶,但是,老张也想通了,酒可以喝,只不过要适量,小酌怡情,大饮伤身,做人也是,坚守原则是好,但是也要学会变通。吃饭的中间,女儿女婿突然神秘的说道:“爸,弟弟,我们俩也有个好消息想宣布。”说完,女儿脸有些微红。原来女儿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女婿激动地宣布了这个喜讯。

老张听到这个消息乐的合不拢嘴,跟女婿碰了酒杯,开怀畅饮起来,还不忘时不时扭头叮嘱女儿多吃点,说现在是两个人吃饭了,一定要多吃。


15.

儿子后来又参加了全国电子竞赛,最终以全国第三名的成绩被国内排名第一的游戏公司当场挖走,做了核心技术部门的游戏开发工程师,这也正好和他大学的专业相符,实习期过后很快儿子就对工作得心应手了。所谓干一行爱一行,热爱真的能激发一个人无限的潜力。


16.

一年后,老张抱着刚过百天的外孙女在女儿楼下的小花园里溜达,一路走一路不时低头逗逗孩子,路过的一群老太太都啧啧感叹:“你看人家姥爷带孩子带的比咱们这奶奶和姥姥带的都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