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书 056

最近过得好吗?

还好。

至少没有再哭过了。

听以前的同学说,他们单位有一个心内科的老师,来省级医院的精神卫生科进修1年后,打电话给他们医院的院长,说什么也不呆了,为什么?因为他抑郁了,现在还吃的舍曲林。

我觉得很庆幸,本来来精神科就是为了疗愈自己。正常人在精神科会焦虑抑郁,而我,在变正常。我跟上级说过,活我好好干,但不用指望我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因为我能活下去就不错了,我来这儿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活下去的可能。

自从上次被病人为难大哭一顿后,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情再让自己崩溃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惊,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放弃自己,满脑子都是自己拿着刀在手腕上反复割的画面,控制不住的想,以前写遗书,自残会顾及爸妈,有放不下的东西,而那个时候没有,整个脑子都是拿刀在割自己,想怎么样才能在别人发现之前流更多的血,救不回来的那种,会想在被窝里割腕会不会好一些,这样不会太吓人,也好收拾,方式想好了,然后刀呢?好像没有刀啊,然后就睡着了,因为哭累了。好像魔怔了一样,还好当时自己身边没有刀,不然自己都预料不到自己的选择。

其实另一个角度想想,我该感谢这个病人,他提高了我的承受能力,至少一些小的挫折不至于我再作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但我同样感到悲哀,这家人明显病的不是孩子,而是一对父母,但因为他们是关系户,根本不可能跟他们说实话,可能会引发纠纷,而这纠纷不是我一己之力能解决的,我很担心这孩子的预后。

另外,我为什么没有被科里的病人影响到,我感觉可能是因为他们都没有我重,所以我对他们超级有信心,并用这种积极力量来感染他们,从我自己的成长中汲取各式营养来努力滋养他们,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这么信任我的原因。精神科的共情虽说是一种能力,对我来说,尤其是对抑郁病人,我这种能力似乎是与生俱来,我很清楚他们的感受,他们说一分,我便能感受到十分,但这种能力是救人一千,自损八百,因为你不仅要走进他们的世界,更是要站在他们的位置上与他们感同身受,这就意味着他们受过的伤,你要挨个受一遍。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你还得寻找夙因,因为你得分析,到底是怎样的认知模式导致病人这样的现状,或者说生病,然后再制定可能的解决方案,然后教会病人。

如果遇到比我重的病人,完了,我不仅救不了她,她还会把我拖进深渊。在我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或者说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出现某些征兆了,开始不想说话,不想上班,觉得累,每天情绪都很差。于是我果断做了决定,跟上级说我搞不定,让上级搞。然后我要做的,就是不论任何时候,跟这个病人保持距离。为什么?因为就我的段位,已经干预不了她的任何认知,我俩在一起,只会发生共振,下一步,便是毁灭。

上级曾跟我隐晦说过,不论何时都要和病人保持距离,就连师妹也说过,师姐你太耐心了,不觉得付出太多了吗?

我现在晓得他们的意思了。一个正常人都要同病人保持距离,还怕被卷入,而我还傻哈哈往里跳。

史老师说,你尽心是不是为了某种成就感?

我说:或许吧。

后来我才想清楚,我不是要成就感。我是怕辜负,辜负病人的希冀。

一个正常人无法理解抑郁症病人的无望感是什么感觉,那是一个令人窒息的黑屋子,闭上眼看不见自己,睁开眼看不见未来的绝望,那种煎熬不如死了痛快。

今天查房路上我还在想,我究竟为什么会学医?

是因为我害死了姥爷所以想弥补吗?

可现在的我这样算什么?

这是姥爷想要的结果?还是我的初衷?

这命债除了压垮我,也没能让我真的成为一个健康的能济世救人的大夫。

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现在医疗环境太过恶劣,我才会开始逃避,因为不得不做的违心,所以抑郁吗?那如果医患关系没有这么恶劣,我是不是便干得没有这么违心,便不会生病。

一个病人质疑所有的入院化验和检查,觉得自己像流水线上的商品,和别人没有什么分别。

我连个眼角都不想给她,病人呈爆炸式增加,医生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谁他妈有时间给你个体化服务啊,就这都已经忙的每天吃不上饭了,你还想怎样?!真当我们大夫是圣人吗?呼吸点空气连觉都不用睡就能活下去的那种?你是人,医生就不是人了是不是?

平常心,平常心。

有的时候真想给自己在深山里辟一块园子出来,不理这些鸟事。真说不定,我真的想这样避世。

说我消极吗?

吃你家米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