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律详解之《忆王孙》

李重元《忆王孙》

1、忆王孙·春词

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这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首,在《钦定词谱》中,以这首词为正体(上文说过,记作秦观的作品)。

这首词浅显晓畅,之所以令人回味深远,是因为词中意象的选择和使用。词中意象并不出奇,都很寻常:芳草、王孙、柳、楼、杜宇、黄昏、雨、梨花、门,这些意象大多和春天、相思有关,可见这首词就是一首春思之词。

芳草与王孙是古诗词中的一对cp,出自淮南小山的《招隐士》 :“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这对cp在古诗词中几乎被用烂了,例如白居易的《草》: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杨柳是离别、相思常用的意象,”柳外楼高“加一个”空“字,是望不见之意,因此有”断魂“的结果。这里的”断魂“是整首词的诗眼。

柳杜宇即杜鹃鸟, 杜宇之哀鸣也有典故,相传商时蜀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后禅位臣子,退隐西山,死后化为杜鹃鸟,啼声凄切。此后常指悲哀的啼哭。

词中的虚词也起到衬托气氛的作用,如忆王孙的忆,表示相思;断魂、不忍闻表示悲伤。

结尾的黄昏、雨、梨花、门,组合出了一组令人感到孤独、悲伤、无奈的凄清意境。

2、忆王孙·夏词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沉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这一首相对温和得多,前面四句全是纯粹的写景, 使用的都是贴近夏季的意象。

第五句用一个”慵“字引出了人物。 ”慵拈“二字是全词之眼,与温庭筠《菩萨蛮》中的”懒起画蛾眉, 弄妆梳洗迟“异曲同工。

这种慵懒表达的也是孤寂的闺思之情,只是没有说破,意在言外。

3、忆王孙·秋词

飕飕风冷获花秋。明月斜侵独倚楼。十二珠帘不上钩。黯凝眸。一点渔灯古渡头。

风冷荻花,明月孤楼,珠帘不卷,玉人独立楼中,遥望远处的渡头。为什么要望渡头呢?仍旧是相思盼归之意。先秦有《鸟鹊歌》曰:帆帆独兮西往,孰知返兮何年。 南北朝庾信《望渭水》诗云:犹言吟溟浦,应有落帆归。

不言望归,只言”凝眸渡头“,正是诗人的语言。这一首的诗眼是”凝眸“。

4、忆王孙·冬词

彤云风扫雪初晴。天外孤鸿三两声。独拥寒衾不忍听。月笼明。窗外梅花瘦影横。

冬天来了,词中的意象也变成了彤云、风雪、孤鸿、寒衾、梅花.......

风雪之后终于盼来了信鸿,可惜不但没有音书,鸿雁也只是离群的孤单一只而已。主人公也同样孤单地”拥寒衾“,不忍听与春词的不忍闻同意,结尾处仍旧以景物收尾,只是明月、梅花、瘦影更加了一层孤寂落寞之感。


词律详解之《忆王孙》

[谱例]

凄凄芳草忆王孙,
中平中仄仄平平(七律一三不拘)

柳外楼高空断魂。
中仄平平中仄平(避孤平,三必平)

杜宇声声不忍闻。
中仄平平中仄平(避孤平,三必平)

欲黄昏,
仄平平,

雨打梨花深闭门。
中仄平平中仄平(避孤平,三必平)

——李重元《忆王孙》(单调小令,三十一字,五句五平韵)。

《忆王孙》又名《忆君王》、《独脚令》、《豆叶黄》、《画娥眉》、《阑干万里心》。

此调最大特色有二。
其一、通篇以四个七言句为主体忽然插入一个三字句,打破七言一统。
其二、后三个七言句为雷同格式重复三次,愈在增缠绵感。

(1)、常格平韵,且句句入韵属密韵格。以李重元《忆王孙》最为典型。其句式及用韵排序为。77737。通篇实以七言律句为主体,在四个七言句中插入一个三字句,一举打破了七言一统天下,词味顿现。由于这个三字句是此调中最具特色的关键句,故其平仄声确属一字不易,必须写成仄平平,无一例外,如谱例李重元词中“欲黄昏”。附例一马钰中“气神安”。附例四白朴词中“步闲庭”皆如此写法。

(2)、三字句“欲黄昏”与其余四个七言句的三字句尾。“忆王孙”“空断魂”“不忍闻”“深闭门。”后两字都是平声,给人一种反复缠绵感此调特殊韵味在于此。
通篇四个七言句皆律句,只有两种句型,其中第一句为中平中仄仄平平,平起平收式,属一三不论五必平。而第二三五句皆仄起平收式,为中仄平平中仄平。在律诗中属于要避孤平之特殊句型。其第一字不拘平仄,而第三字则需保持平声不变,词承诗律这些变格常规也体现于此调中。
四个七言句中,后三个连续皆为仄起平收式,是此调重要特征之一,这种状况在其他词调中较为罕见,同一句型,连续重复了三次。更给人一种委婉悱恻、藕断丝连之感,这是本词句式结构上最大特色。把握住这三句缠绵往复的感觉,才能得其要领,知其韵味之所在。这种特殊结构方式注意适于表达怀旧、念远、惜别、伤离等情绪。诸多名家所写《忆王孙》之词也多为抒发感伤情怀之作。

(3)、第三句为七言独句,是此调又一重要特色。他自成一句,恰恰处于全篇居中位置,有如金鸡独立。此调又称《独脚令》,盖源于此。
李重元词之所以写的好,就是深得此调节奏的韵味要领。第一句“萋萋芳草忆王孙”为叙事,突出一个“忆”字,以下第二345句“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是借景写情。我们只要反复咏读几遍,声韵上只重复、粘连感十分突出。李重元在选词用语上也充分发挥了这种格式的内涵魅力。
对其修饰方法稍加分析,便可发现。他每句的前四字皆描写景物如“柳外楼高”“杜宇声声”“雨打梨花”是三个景物,后三字借景生情如“空断魂”“不忍闻”“深闭门”说出三种心态。中间插入“欲黄昏”三字,点明了时间。和七言句的三字尾又契合起来,分外增强了缠绵感。


试作《忆王孙》四首

1、忆王孙·春词

一帘风絮黯销魂,燕子归时天欲昏。细雨空阶独倚门,忆王孙, 梦里阳关和泪闻。

⊙○⊙●●○△,◎●○○⊙●△。◎●○○◎●△, ●○△, ◎●○○⊙●△ 。

2、忆王孙·夏词

月移花影上琴床,一曲高山流水长。梦觉空帷风满塘,小檀香,玉枕纱橱夜半凉。

3、忆王孙·秋词

珠帘漫卷小银钩,落木千山独倚楼。 不忍风寒已近秋,懒凝眸,锦字回文吟白头。

4、忆王孙·冬词

暗香疏影小舟横,雪住风停万里晴。独上高楼雁一声,月空明,玉笛清悲愁不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