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负

前半夜的梦竟然都记得,大概是因为后半夜都在焦虑。梦见我在异乡的一个镇上看一场演出,不知不觉看了通宵,竟然错过了回家的火车。

昨天下午跟领导谈话之后心情又变得难受起来。我想我是脆弱的,脆弱到听着Johnny Cash入眠,整个夜里都在担心失业。

我身上总能找到一种愤世嫉俗的影子。似乎对所有人都不在乎。只想按照自己的节奏安静farm,不打团战,也不gank,DOTA里这种人是最容易被队友喷的,道理都懂。

工作需要产出。我想像Ann一样,工作起来有那样的专注和不含糊,做自己的事情也做得漂亮。那是真正正确的节奏。昨天我在Google  Keep里记下了一些需要遵循的discipline,要遵循。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