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首歌把我爸唱哭了

以前都是在KTV和朋友瞎唱,但是这次我想在家里面认认真真的唱上一首。只想唱给你听,把跑调的声音唱成仅仅只有你认为好听的歌。

有些人就像大树一样静默的站在我们身后,遮风挡雨。你不经意的坐在树枝上唱首歌,就会看到树枝颤动,所有的树叶将你簇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年三十是妈妈的生日,一个最容易被忽略的日子,全家人都在为明天的正式过年做最后的准备,没有人会为这天多花心思,就连自己也是。

只记得有一年,和弟弟说好要给妈妈一个小惊喜,准备好了一叠折纸,教给弟弟怎样折心。在变得灰白的墙上描了一个大心,把折纸一个一个的用胶带粘上去,左右不对称的心形别别扭扭的待在墙上,记得妈妈看到后眼神的停滞,红了的眼眶。

我和弟弟两个人呆呆的站在旁边,一句生日快乐也没有说出来。

这是唯一一次为妈妈的生日做点事情的记忆,今年和往常一样,记得妈妈生日却什么也没有准备。

给很多人过了很多个生日,对很多的人说过生日快乐,可是当大年三十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却理所应当的当做最忙碌的一天来过,给妈妈过生日的念头一闪而过。

“要不然给妈妈在附近订一个蛋糕。”

“算了吧,买了她肯定也嫌多此一举,反正她也不喜欢吃奶油。”

脑子里面的对话把过生日的念头丢的远远的,渐渐替代的是不给妈妈过生日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

当爸爸提着一个大蛋糕回来的时候,自己羞的脸红红的。妈妈正在煮着刚刚包好的饺子,锅里面水开着,饺子下锅翻了一个滚,大勺子绕着锅边转了一圈,饺子肚朝上涨的圆圆的。

“哇塞,爸爸买了一个大蛋糕回来。”弟弟说了一声。

妈妈扭过头来看,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手中工作仍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咱们等会先吃蛋糕,再吃饺子吧,要给妈妈过生日呀!”弟弟开心的说着。

爸爸打开了一瓶红酒,暗红的颜色在蜡烛的光晕中更显出一种别样的色彩。

“你妈的生日总是被忽略,从来都没有给她过过,今年咱们给她过一次吧。”爸爸认真的说着。

我关灭炉火,解下妈妈的围裙,把她拉到桌子旁边,给她戴上生日蛋糕中附带的纸质寿星帽。

“你许个心愿,然后吹灭这些蜡烛,妈妈生日快乐,这一年辛苦啦。”我对妈妈说着,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看到妈妈的眼角有一丝光亮闪过,随即被闭上的眼睛遮挡住。静静地为妈妈唱了一首生日快乐歌,祝她生日快乐,一句我爱你还是没有说出口。

在家人面前总是有很多的理所当然,把家人不在乎、不在意当做自己什么也不做的借口,可是家人终究也是需要关心的,他们才是最需要爱的那个人,我们却往往忽略了给他们最简单的感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家里人的生日都很集中,过年期间包揽了三个人的生日。爸妈好像有特别的缘分,爸爸生日在妈妈之后的一天。和朋友喝完酒的爸爸躺在屋里的床上,客厅里面电视连着话筒,几根线错综复杂的在地上缠绕。

“你俩给你爸唱首歌白”,妈妈提议着说。

弟弟拿起电视遥控搜了一首《父亲》,然后跑到爸爸睡觉的屋里面告诉爸爸要听一下我俩为他唱的歌。

我和弟弟拿起话筒,在调不在调的唱着,“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高潮唱的格外大声。

妈妈悄悄走进爸爸的房间,出来后告诉我们,爸爸在偷偷的抹眼泪。原来一首歌就可以把爸爸感动的落泪。

我们总是把家人对自己的爱当做理所应当,却从来没有想过为他们做些什么,总是把他们不需要、不在乎放在嘴边,而从来不曾发现原来自己微不足道的一个举动都可以把他们感动的热泪盈眶。

明年过年我要给妈妈买一个大蛋糕,插满蜡烛,看着她把全部蜡烛吹灭,然后说上一声:妈妈,生日快乐。要把爸爸叫到旁边,对着他唱完整首《父亲》说一声:老爸,你辛苦了。

只想每个人都记得,给身边的家人最平凡的感动。不需要多轰轰烈烈,即使再微不足道,在他们心里都会被无限放大。

大树撑久了也需要你为他们掸掸身上的灰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