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烧掉了自己的诗

一个杀手等不及夜黑风高的晚上

收拾行李和一把镰刀

整理自己的头发 穿上了一双深色的鞋子

他的爱人或许不是爱人

也不是一个陌生人被一个地主夺走了

地主给了她一块糖果并说

我家里有棵会长糖果的小树和

一头能挤出糖果来的母牛

杀手迫不及待地奔走

无法等到今天伴随繁星出门的月亮


他烧掉了自己的诗

他也等不及夜黑风高的晚上

没有穿鞋子 没有整理头发

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只带了遮挡身体的衣物和一个闲置的打火机

他突然明白 打火机不仅可以点燃香烟

还可以烧掉自己的灵魂

香烟和诗歌一样有害健康

毒害着那些不修边幅 衣衫褴褛的艺术家


他烧掉了自己的诗

没有爱人 诗歌什么也不是

没有香烟 男人什么也不是

他的爱人和有糖果的地主走了

所以他已经不需要穿上鞋子和整理头发

路上的行人为了金钱匆匆忙忙

街上的楼房在寸土寸金的黄土上高高耸立

有夫人的先生们和没夫人的先生们竟然

不得不站在同一个铁轨上

路边的一只狗和两只猫都会觉得这是悲哀的


他烧掉了自己的诗

但他不会烧掉自己可以买三明治的金钱

为了艺术 先生们可以献身

为了生活 先生们也可以脱下裤子

吃三明治的先生们和吃骨头的牲畜们

躺在铁轨上都奔向了那团黄色的水

无论天空是穿了什么颜色的连衣裙

他想死在另一条铁轨上

他要去条不是黄色的河流

和其他吃骨头的牲畜们


他烧掉了自己的诗

并说了句有气无力的再见

他卖掉了自己所有的书

书和诗上面都还有他的口水

和牲畜们的粪便

他的屋子堕落已经堕落得没有一点文化的影子

有的只是半夜挣扎的两只眼睛

和若无其事呼气吸气的鼻子

他最终杀死了自己的爱人或许不是爱人

爱人或许不是爱人也最终杀死了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