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外卖了,你确定小哥送的是外卖,不是……

文.墨生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室外如同下火,室内更像蒸笼,没有什么紧急事情,对于一个宅女来说,躲在家里最美不过了。

谁知接到老师通知,要卖一套卷子,去晚了就买不到了,孩子在外地,骑上电车直奔几个书店,还是没买到那套卷子。

新华书店开着冷气,随处可见或坐地板或坐小凳或高居沙发的读者。

平时很喜欢逛书店,看看新书,买上喜欢的甜品,书香果美,安静舒适的坐上一下午。

可昨晚书店的确更像游乐场,放暑假的小孩子们叽叽咋咋跑来跳去,难得一刻安宁。原本想看看张爱玲翻译吴语的《海上花列传》。

说起《海上花》其实手中有一本原作者韩邦庆的吴版,可那香软的苏州方言实在读起来费尽心力,便一心想寻张爱玲版的。找了许久不见踪迹,只好随便看了几页闲书。

谁知回家的途中,仿若经历了一次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被吓到了。

书店到家四个路口,等了三个红灯。

第一个红灯,一个某团外卖小哥,骑着一亮大摩托蹭的来到身边,亮黄色的外卖盒子被固定在车尾,小哥穿着同色的马甲,二十多岁,摩托刚停下,便开始看手里的手机。身上的热气和亮黄色外衣使小哥看上去帅气充满活力。

绿灯亮了,想小哥就会放下手里了吧。不知小哥一直低头看着手机,一手握着摩托车把。嗡……呜……的一声便第一个离开等车区驶进暮色中,身后留下一股清烟。

此刻虽不是车流高峰期,路上也是好多来往车辆。小哥你这是送的什么外卖啊,时间要紧,可安全更要紧,瞬间为他出了一额头的汗。

某团的小哥一转弯,不见了影子,我却忍不住为他担心,心余悸着,似速度与激情开始上演了。

无独有偶,到了下一个路口。又有一个送外卖的小哥,在身边低头看手机,再次打量着这个小哥,比上个瘦弱些,外卖盒子变成了深灰色,小哥也穿着同色外套,正准备看身上的字体时,小哥已经摩托声声,跟着绿灯起步嗖的开走了。

这回的小哥一直直行,可是由于天色渐暗,还是看不清他公司名字。手机却一直被他拿着,头一会儿低下一会儿抬起,闪亮的屏幕像黑暗中的萤火虫,不仅为他又捏着一把汗。

第三个路口,又被一个骑电动三轮的大叔惊到了,他也边开三轮边低头看手机,虽然速度不如小哥,却低着头时而抬起看路。

数据显示:开车看手机是普通交通事故的23倍;开车打电话是不打电话事故率的2.8倍;手机是让人年轻人患上眼嫉的第一诱因。

新闻:桂林大巴司机开车看手机造成重大车祸;吉林司机开车造成死亡车祸;女孩骑电车看手机撞上路灯;男孩看手里落到湖里溺水死亡……这一连串的世故,让每个人唏嘘不已。

手机杀手正像一个披着隐身衣的大内高手,无时无刻的跟在大家身边。不知何时高手就会出手——要了他觊觎已久某人的性命。

想那两个送外卖的小哥,也就二十几岁,青春年少,骑车送外卖可以,万不要边骑车边看手机啊!

每个孩子的长大都不易,珍惜生命,安全第一。

回家的路上一直想。那天在办公室和同事商量,以后中午天热要个外卖,中午就不回家休息在办公室了。

可看到外卖小哥的那一刻,心里猛然有了一个想法,不叫外卖了,天再热也不叫。

谁知道外卖小哥一路送的是什么?

若手机不离手,眼睛不离手机,能保证小哥你一路送的是外卖,不是命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主保佑!


不要打赏,小女子不缺钱,缺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