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荒唐,换我一场梦》

    他们结婚是没有婚礼的,除了一份结婚证外,就再无其它。所以,那时没有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现在她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可是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她却没有半点发言劝,也没人管她同不同意,她突然觉得她这一生挺荒诞可笑的。她还来不及多想一道冰冷的声音就把她拉回了现实。

  “温小姐,这份离婚协议书傅少已签字,现在你在这边签下字,你们就算解除夫妻关系了!”

  律师将离婚协议和钢笔递到她眼前。

  温婉姝接手,看着纸上苍劲有力的字迹,已能想象出他在签这份离婚协议书时有多决然。

  “我能见见他吗?”她声音颤抖的说道

  “等你签完字,他才会见你”

  温婉姝缓缓伸出右手接过钢笔,整个人都显得苍白无力,眼神也变得昏暗不明。

  “温小姐,签字吧,傳少还等着呢。”

  她咬了咬唇,执手的笔笔尖微颤,她用另一个手轻轻的抚摸了下肚子,难过的无法呼吸。

  律师看她迟迟不肯落笔明显的有些不耐烦了,讽刺味十足的说道“您还是乖乖的签吧,否则傅先生不会放过你的,到时会采取非常手段,这个婚还是得离,您何必呢!”

  她脑袋嗡的一声不停的盘旋着一句话,傅先生不会放过你的,这句话是压垮她脆弱心底最后一根稻草,她颤抖着在傳景逸的名字旁签下温婉姝。

律师上前一把抢过离婚协议书,得意的离开了。

  站在旁边的柳姨终于忍不住声音带着哭腔的说道:“太太,先生会后悔的!他一定会后悔的!”

  温婉姝无声落泪,不,这个男人从不做后悔的事。

  她嫁入傅家才一年,如今少夫人的名号很快要换成她的亲姐姐,温馨月,他始终爱着的人是她。

  而她只是温家的私生女,一时替代了温馨月的位置,现在还回去罢了。

  每天和她同住一屋檐下,他到底还是无法忍受。

  他的人生里,哪里会有后悔两字?

  与柳姨道了别后,温婉姝就一人提着沉重的拉杆箱下楼。

  楼下,停着辆黑色敞篷跑车。

  律师正将离婚协议交给驾驶座上的男人,他抽着烟没接手,只斜视扫了眼纸上的名字便挥手让律师撤走。

  温婉姝拖着拉杆箱的声音引起了他注意。

  “上车,我还有话同你交待。”  他凉薄的声音平静、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不了,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

  气氛无端透着种压抑,持续了三分钟的静默后,温婉姝见他不开口,提着拉杆箱转身离开。

  “等等。”

  傳景逸叫住她,幽黑的深眸变幻莫测,森冷的声音中含着不留余地的残酷,“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早点离开,以后不要再出现。”

  他的语气是一种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

  近乎从他说出口的那刹,她奔腾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知道自己很没出息,明明控制的挺好的,可是眼泪却很不争气。

  温婉姝庆幸自己背转着身,他看不见自己满脸的泪水。

  只五秒,留给自己平复的时间,这样能让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显得更高冷不屑!

  “我根本没打算要过你的孩子,孩子早打了!”

  她的声音果真不带半分哽咽,一气呵成。她要让他知道,他傳景逸能做到的绝情无义,她也可以!

  语毕,温婉姝挺直背脊,脚踩细高跟,手拉拉杆箱从他车门边上走过……

  高跟鞋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蹬蹬’的高贵声,就算离,她也要离得高贵!

  人生在世,能高贵一时,就绝不狼狈一秒!

  阳光刺眼,他竟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眷恋。

  很好!

  这个女人终于让她摆脱了。

  傳景逸猛吸一口烟,一脚踩下油门,跑车发出强劲的闷响声飞驰而过……

   

第2章华丽 回归

  丰城,依旧如当年离开时那般繁华如初。

  只是一切都物是人非。

  傍晚,温婉姝开着她那辆白色奥迪在马路上乱窜,今天她接儿子放学又迟到了!

  她真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又让她的宝贝小天天孤苦伶仃的等她了。

  每次来接儿子,几乎都是全校最晚一个,所以开着车远远就看到了站在校门口四处张望的小小身影。

  “妈咪!”

  车一停,眼尖的小天天一眼就认出了麻麻的车,迅速小跑。

  温婉姝下车,“宝贝对不起妈咪又来晚了。”

  “妈咪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

  温婉姝捧着小天天的脸很是辛酸,感谢上帝赐予她这么可爱的儿子,幸好……

  当年她没有一气之下将孩子拿掉。

  “天天妈妈。”班主任走近。

  班主任笑嘻嘻的点头表扬,“天天才来学校一周就可乖了,今天在Cao场上有个小班的小女孩抢他的皮球,还动手把他推在地上,他都不哭也不还手,还大方的把皮球让给小女孩呢!扰得小女孩自己都觉得羞羞脸!”

  “是嘛?”温婉姝摸了摸小天天的脑袋瓜表示赞同。

  但转而想到什么,紧张的检查起儿子的身子,“没摔着吧?”

  “啊呀没事的啦”小天天拉开温婉姝在他小身板上东摸西摸的两只手,豪气道:“一个区区软妹纸,能把我这个大老爷们怎么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