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愿意开的末班车(1)连载中……

  我三十出头,是一个公交车司机。

    在公司车队里,也是最年轻的司机。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年纪轻轻就开公交车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

    但我无所谓,我没偷没抢,自力更生,除了没女朋友,别的也不差啥。

    我每天早上五点准时从站里出车,到七点返回始发站,下午再来回跑一趟,四点半基本就下班了。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整天也自得其乐,日子美滋滋。

    老吴是我们队长,湖北人。

    平时车队里的大事小事都得先让他过一遍,有句话不是说“天上的九头鸟,地下的湖北佬。”

    他就是这种老奸巨猾,无利不起早的九头鸟。

    周日本是我轮休,正巧做了个美梦。

    梦里我居然跟范冰冰谈上了恋爱。

    吃了饭,看了电影,小手刚牵上,忽的听到整个世界都开始环绕起来最炫民族风。

    刚开始我还纳闷这没到广场舞时间怎么就起歌了?

    后来在冰冰迷茫的眼神中,我突然惊醒。

    我摸过来桌子上狂叫的手机,按了接听键,不耐烦的骂了句:

    “有病啊,这个时候打电话。”

    电话那头一愣,缓缓传来老吴讨厌的湖北腔。

    “小李啊,我是吴大哥,你在家呢撒,别睡了,赶紧来公司,开个紧急会。”

    虽然极不情愿,还是轻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公司有事就算是放假时间也得到场,这是制度。

    简单的洗漱后,早餐也没顾上吃就匆忙赶了去,老吴办公室此时已经被同事站满了。

    我勉强挤进了屋,老吴见我来了,冲我点了个头,说道:

    “行,人齐了,说个事,市里上周下了个通知,要从咱这到造纸厂加一班车,今天咱们商量一下,把这趟车司机定了。”

    “啥?造纸厂?那地儿荒的人影儿都没几个,往那通车给谁坐?”

    老吴话音刚落,人堆里就有师傅叽歪起来。

    老吴听后眉头一皱说道:

    “你别管有没有人儿,市里让加班次,你不服你找市领导班子去,你叽歪个啥?”

    众人见老吴火了,没人再敢接茬,老吴看了看,又继续说:

    “这班车一天就跑一个来回就下班,接这活的司机一个月加500块钱补助。”

    这话一撂,人堆又热闹起来了。

    “一天跑一趟,还比别人多加500,那我干啊!”

    “我也干啊!”

    见众人起哄,老吴斜眼看了看,笑笑说道:

    “你看可不是么,我老吴有好事能不想着给你们争取么?你寻思你们一天天吴大哥吴大哥的,能让你们白叫么?”

    这话说完,有几个爱拍马屁的就开始带头鼓掌了。

    哗啦啦的掌声响起来,老吴笑的更灿烂了。

    斜着眼睛又到处看了看,我总觉得老吴这眼神有问题,果不其然,老吴接着说道:

    “这活儿跟这钱我都说了,就是这个样,啊,是好事,但是有一点小瑕疵,啊,这是个夜班。”

    “啥子呦,夜班?俺说咋就跑一趟,还加钱,夜班车去造纸厂那地儿干啥子呦?去拉鬼撒?”

    “对啊,我可听说唐洼子村那边可不干净,经常闹鬼!”

    “瞧你们说的,鬼在哪呢,挺大个人儿还怕黑啊,那边不是有个村子么,有人向市里面反应,好多村民白天进城卖菜,晚上就回不去了,为了方便那边儿的村民,市里就批了这么一趟车。”

    “啥子呦,那帮村民在夜市卖菜都到晚上十来点钟,那这班车几点发?”

    老吴抿了抿嘴,笑呵呵的说:“晚上十一点发!”

    造纸厂在郊区很偏的地方,十一点从我们这总站发车,就算夜里不堵车,也得一个小时能到。

    也就是说,从造纸厂往回走的时候,就已经半夜十二点了。

    考虑到这,我就打消了开这趟车的念头,倚在门框边,打了个哈欠。

    见大家没人应承,老吴尴尬的咳嗽一声,说:

    “哎呦,你们是干司机的,还挑路挑点的?”

    老李听不下去了。

    “老吴啊,不是俺们不开这车,这家里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你说夜班回来都两三点了,小孩子都睡觉了,打扰小孩考学不是?”

    “对,俺家也有小孩,初三了,中考!”

    “俺家也有小孩,高三了,高考!”

    “俺家小孩大三了,大考!”

    …………………………

    为了不开这班夜车,这些人的孩子无论平时多大,这会都即将要考试了。

    我正在心里暗骂这些人没品的时候,老吴好像从人群中瞄到了我,意味深长的笑笑说:

    “小李啊,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你还是单身狗吧,没小孩 吧,啊?”

    一屋子老司机“唰”的同时看了过来,我一时语塞,还没等我说话,一个手掌拍在我肩膀上。

    “小李,你这年纪轻轻的,正是拼命赚钱的时候啊,好好干!”

    我刚要说话,又一个手掌拍我肩膀上。

    “小李,夜班人少车不堵,不累,而且晚上坐车的小姑娘也多,好好把握!”

    还没等我开口拒绝,这些个家伙,就像是内定了我一样,赶紧笑嘻嘻的破门而出了。

    人瞬间走光,屋子里只剩下我和老吴。

    老吴脸上的皱纹堆在了一起,像一颗干巴巴的大白菜,皮笑肉不笑的对我说:

    “小李,事都到这个份上了,你也别拒绝了,这样,我给你申请多加200,那就是比别人多挣700!”

    我听了觉得挺可笑的,刚要甩他一句脏话,老吴又抢先一步拽起我的手,把一把车钥匙放在我手心,说:

    “你的白班不用管了,我安排,以后开那辆西北角停着的2386,有事跟我说,你吴大哥看好你撒!”

    我又要说话,老吴摆了摆手,撒腿就往门外走。

    半个身子探出了门外的时候,又回头冲我说道:

    “哎呀,小李,上周的通知,你吴大哥昨晚刚想起来,有点急,所以,你今晚就得出车啊,十一点整发车,别忘了啊!“

    我这从一开始到任命结束,还一句话没说,就稀里糊涂的被换了班。

    看着手里的车钥匙,哭笑不得,不过想想也算了。

    多挣700,这回每个月能抽个好烟了。

    在食堂吃晚饭时候,老唐端着餐盘凑到了我身边,神秘兮兮的小声对我说:

    “兄弟,咋地,我听说老吴让你跑造纸厂的晚班?”

    我往嘴里递了口白米饭,点了点头。

    “哎呀我去,兄弟,你傻呀,造纸厂那条路是随便跑的么?”

    我听老唐这话里有话,转头看向他认真的脸,

    “咋的唐哥,不就是夜班么,没事,我这阳气盛还是童子身,我怕毛啊”

    老唐一听扭了扭头,一脸无奈的接着说:

    “你来咱公司年头少,有些个事你不知道,你以为那群老头真是怕黑怕下班吵了孩子才不接你这造纸厂的班啊?”

    我一听,有点不对劲了,放下筷子问道:

    “咋的唐哥,那还有别的事?”

    老唐苦笑一声,低声说道:“造纸厂这条线,十年前就有了,后来开这趟线的晚班司机拉着一车人冲水库里去了,你说怪不怪?”

    我释然的笑了笑,说

    “唐哥咱这做司机行业的,出个危险事故也算正常吧,有啥怪的。”

    “不怪?”老唐急了,放下手里的筷子,把头走到我耳边小声的说:

    “后来第二任,第三任司机也都拉着一车人冲水库里了,半年时间,三个司机,拉着三车的人,全没了!”

    我脸上原本的笑容一瞬间就僵了,问老唐说:

    “这么大事,我咋从来没听说过呢?”

    老唐抬头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边才接着说道:

    “这么大事你能听说就怪了,市里出面做的赔偿,早就把消息封锁了。这不,咱新换了个市长么,可能是个不信邪的主,才又把这趟线的晚班车开了。”

    我听了老唐的话,顿时来了一肚子闷气。

    这事老吴肯定是知道的,他把这差事强塞给我,这他妈是坑我啊。

    老唐看出我面色难看,拍了拍我说:

    “兄弟,咱哥们关系好,我才跟你讲这么个事,也许还真就是个路况不好的意外啥的,既然接了,你就多长个心眼儿!”

    我点了点头,从兜里掏了一盒新买的芙蓉王递给老唐。

    “唐哥,谢谢你,我来这公司一年了,也就交下你一个朋友。”

    老唐把手一推,忧心忡忡的说:

    “兄弟你见外了,反正有事你记得找找,老哥能帮的一定帮你!”

    我最后还是把烟塞给了老唐,现在这个社会,不要求别的,肯跟你讲实话就算不错的朋友了。

    吃过了晚饭,我怒气冲冲的去找老吴算账,可他却一直不在。

    揪着心在宿舍待了到了十点半,纠结了好一阵,最后还是上了13路车2386的驾驶座。

    握着熟悉的方向盘,手心却一直冒汗。

    我咬咬牙,心想,啥玩意咱也不怕,老子还是童子身呢。

    想罢,启动了车子,在经过门卫室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往里瞥了一眼。

    这一眼可把我吓一跳。

    门卫室的老大爷正站在窗边,眼睛瞪起老大,一脸惊恐的望着我!!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