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满湘江(九)

"有些感觉曾经不经意地就出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比如正在担心风筝下落,突然就来了阵刚好的和煦春风。比如刚好在担心阴霾闭日,突然就看见阳光普照……比如我在害怕的时候,而你刚好从我身边经过。"维可儿正在寝室里朗读《1995-2005夏至未至》里的句子。

大概是因为郭敬明和她的四二五先生一样也叫小四,自许挺有品味欧美范儿的维可儿这些天一直窝在寝室里,课余饭后饶有兴致的看这本青春爱情小说《夏至未至》。

“比如我在害怕的时候,而你刚好从我身边经过!”维可儿又低语沉吟了一遍。

“天哪,这句好棒!”可儿在寝室激动地喊出声来。

林慕凌也觉得这句太正中下怀了,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就爱去湘江边,坐在树下看着迷蒙的江面,等天色渐渐暗下去,江对面的河东商业区亮起星星点点的光。

C城虽然也是省城,但属二点五线城市,江边远不似上海黄浦江、香港维多利亚港那么热闹,等黑夜降临,湘水边的游人寥寥无几。“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在孤单害怕的时候,哪怕路过一个陌生人,也会因世俗人烟的热闹而觉得温暖吧。

要夏至来临之前读完这本《夏至未至》,林慕凌心想,于是跑去学校外面小巷里的盗版书店买这本书。回来的路上正巧迎面遇上方思意寝室的锦严,林慕凌还在犹豫要不要和她打招呼,锦严已经麻溜的走远了。

锦严妹子也很瘦,上半身瘦削的像未发育好的少女。

本来慕凌挺想亲近她的,可是,在开学没多久的时候,第二次班级会议投票选班委,锦严妹子毛遂自荐用高投票数替代了辅导员任命给慕凌的临时宣传委员的头衔。以林慕凌的心性,其实她也不大在意班干部的职位,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取而代之,还是有点没面子。所以至今和锦严接触甚浅。

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林慕凌还是因为一手让辅导员惊叹的好字被选为第一批入党积极分子。周末和团支书方思意、学习委员丹丹、宣传委员锦严一起去Z大基础教育学院上党课。中文系1班第一批入党积极分子全是女生,连班长都落选了。对此班长一直颇有怨言,无奈的叹气说:“咱班就是阴盛阳衰阿……”

那个时候,林慕凌和方思意还没有一起吃过必胜客;锦严因为自己抢了林慕凌的宣委职位,觉得有点尴尬,所以也从未和慕凌主动搭过话;而家境贫寒复杂的丹丹好像一直对慕凌不太友好。她们仨班委每次都坐一起,这让林慕凌的党课上的异常孤独。慕凌一个烦闷清高,索性坐到了数学院入党积极分子的阵营里。

可巧的是,中文系1班入党积极分子所处的党小组长正是数学院的学生。第一节课,党小组长居然迟到了,他高高的个儿,提着个篮球,带着阵风儿冲进了教室,坐在了林慕凌的前面。

多年以后林慕凌回想起来还记得那个魔法时刻的下午——迷迷糊糊的女生,无聊的党课教室,像风一样的少年,刚运动完的微微汗味——林慕凌忽然觉得心里轻轻地震动了一下,就像一枚胡桃被一下子敲开了外壳,坚果的那种微凉清涩的淡淡香味立刻就弥满了整个内心那种感觉。

课间休息的时候,他转过身,看了眼林慕凌的党课作业本上写着的名字,慢悠悠的说:“林慕凌,哦~~~"

林慕凌还没来得及吱声,他已不由分说转过身去了。下党课的时候,党小组长走上讲台说:“第四党小组的同学们,咱们的课后作业请大家利用周末时间完成,数学院的直接交给我,中文系的几位同学都交给……”他环视了一下教室冲林慕凌微微一笑继续说,“交给林慕凌。”

话音刚落,方思意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就散了;丹丹表情疑惑;锦严略歪着头,不动声色,她似乎在自己的世界里。

随后他走到慕凌的座位前说:“我叫谭中伟,中文系的党课作业就麻烦你收一下了,下周一上午,第二节课下,第二教学楼后门见吧~”

“谭~中~伟……数学院……难道他就是维可儿的四二五先生!?”林慕凌大吃一惊,在心里惊叫了一声。看着他的背影,林慕凌的眼前浮现的竟是维可儿的面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