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线上的友情

上个月和一位认识了十多年的朋友掰了。

这位朋友十八岁中专院校一毕业就到我任职的单位上班,她被分配在职工工会办公室。她当时是整幢办公楼年纪最小的员工。她是哈尔滨人,说话爽快得体,做事麻利,深得领导和同事的喜爱。我也不例外。

当年我还没有结婚,下班及周末时间常约她一起去唱K,一起逛街买衣服,一起去看电影,一起打球,形影不离。

工作两年以后,她小姨嫌体制内的工资太低,动用社会关系把她安排到一家制药厂,制药厂下班时间早,她就利用业余的时间做各种兼职,做过保险电话销售,还教过小朋友轮滑,挣的钱拿去读夜校,文凭从中专变成大专,又从大专变成本科,她坚持了六年。

她离开体制没多久,我和认识不到半年的先生结婚了。伴娘的人选自然是她,她接到我要结婚的电话的时候好惊讶:“姐,你就结婚啦?!你和姐夫认识没多久啊!你也玩闪婚!哈哈,祝姐幸福!好羡慕你啊!”

婚礼那天来的人多,礼节自然少不了,从婚礼开始到婚礼结束我已经是晕头转向了,她从头到尾跟着我没有丝毫的忙乱,我公公婆婆对她的印象极好,婚礼结束一周我公公婆婆特地让我请她到家里吃饭,感谢她在我婚礼那天给我贴心的照顾。

我结婚以后,她经常到我家蹭饭,她一来我家里看到我公公婆婆在厨房忙,她立马挽起袖子走进厨房帮忙和我公公婆婆聊天,吃完饭又和我一起收拾碗筷,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

之后她又换了工作,收入一份比一份高,事情也越来越多,她越来越忙了。我怀孕生宝宝我们联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打她电话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出差要么就是在应酬。看来体面的薪水背后有许多辛苦和无耐。

再见面时,当年青涩的小姑娘蜕变成了干练无比的职场精英,举手投足带着成功人士的优越感,一阵陌生感从心里涌出来。我想以后多联系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吧,但事与愿违。

今年二月份我公司组织员工学习传统文化,公司欢迎员工自带家属和朋友前往学习。因为课程内容很精彩我约了她,她也答应了。可到了课都结束了却还没见到她人影,到第二天也没见到她解释没来的原因。心里对她的做法有点失望,来与不来只要一个电话或一条信息就能解决的,用不着一声不吭地爽约,说NO没那么难。

有一次弟媳工作的电器商城搞闭馆销售活动,我帮弟媳把活动信息发到了朋友圈,她看到了向  我要了活动入场券,我和她约时间在哪见面,她回复自己来我家取。眼看活动日期就要到了,我电话催她来取券,她嘴里回答:“好的好的,明天就来拿”可等到第二天中午还是没接到她来我家的电话。

下午  我接到爸爸从老家打来的电话,让我回去参加堂叔的葬礼,这消息来的太突然,我立刻向公司请了假,收拾东西赶回老家,在上车之前发信息告诉她我把券放在楼下的便利店,让她抓紧时间过去取,以免错过活动时间。

我回来的时候便  利店的老板娘告诉我券没有人来领。我打电话问她,她居然说找不到我说的便利店,我也是无语了,那家店开在我家楼下十几年了,嘴巴开口问一问,就立马知道  在哪了,可见她只是应付我,这又何必呢,累人又累己。

在电话里头她突然告诉我她要结婚了,谈恋爱谈累了,找个也正好想结婚的人把婚结了,她告诉我她把我和我先生的婚姻当作榜样,闪婚也能幸福。我希望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幸福而不是假装幸福。

她说她的婚礼日期确定下来会给我送喜帖,我左等右等没等到她的喜帖,只见到她在朋友圈发的婚礼现场,现场里我见到了以前考上公务员的同事,顿时心里五味杂陈,我点赞祝贺已经没有意义了。

她多年的友情在她眼里不过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可谁愿意成为别人眼里的鸡肋呢?

柠檬7712-文章健身房-潇湘溪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