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康‘书’中的端午

明天就要过端午了,家家户户都要吃粽子,门上插上艾草,挂香包,可以起到驱虫辟邪的作用。当然最热闹的就属赛龙舟了,十几个人组一队,团结一心奋着一个目标前进,就连按上观看的群众都起劲呐喊助威,人人脸上都挂满了高兴而幸福的笑容。现在就随我一起走进书中,看一看书中的端午,是否和我们一样热闹呢?

在沈从文写的《边城》中,写到。

端午日,当地妇女、小孩子,莫不穿了新衣,额角上用雄黄蘸酒画了个王字。任何人家到了这天必可以吃鱼吃肉。大约上午11点钟左右,全茶峒人就吃了午饭。把饭吃过后,在城里住家的,莫不倒锁了门,全家出城到河边看划船。河街有熟人的,可到河街吊脚楼门口边看,不然就站在税关门口与各个码头上看。河中龙船以长潭某处作起点,税关前作终点,作比赛竞争。因为这一天军官、税官以及当地有身份的人,莫不在税关前看热闹。划船的事各人在数天以前就早有了准备,分组分帮,各自选出了若干身体结实、手脚伶俐的小伙子,在潭中练习进退。

在丰子恺《端阳忆旧》中写到。

我幼时,即四十余年前,我乡端午节过得很隆重:我的大姐一月前制“老虎头”,预备这一天给自家及亲戚家的儿童佩带。染坊店里的伙计祁官,端午的早晨忙于制造蒲剑:向野塘采许多蒲也来,选取最像宝剑的叶,加以剑柄,预备正午时和桃叶一并挂在每个人的床上。我的母亲呢,忙于“打蚊烟”和捉蜘蛛:向药店里买一大包苍术白芷来,放在火炉里,教它发出香气,拿到每间房屋里去熏。同时,买许多鸡蛋来,在每个的顶上敲一个小洞,放进一只蜘蛛去,用纸把洞封好,把蛋放在打蚊烟得火炉里煨。煨熟了,打开蛋来,取去蜘蛛的尸体,把蛋给孩子们吃。到了正午,又把一包雄黄放在一大碗绍兴酒里,调匀了,叫祁官拿到每间屋的角落里去,用口来喷。喷剩的浓雄黄,用指蘸了,在每一扇门上写王字;又用指捞一点来塞在每一个孩子肚脐眼里。据说是消毒药的储蓄;日后如有人被蜈蚣毒蛇等咬了,可向门上去捞取一点端午日午时所制的良药来,附上患处,即可消毒止痛云。

在书中可以看到他们当时的乐趣,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是进入书中,慢慢品读,就感觉自己就像融入到那个氛围里,高兴既幸福。

好了,在这里祝大家,明天好好放松一下,过一个快乐的端午节,端午节快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