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枯骨⑧

 “终于可以走了,千百年来的时间过得太寂寥了,走了也算解脱了,只是,浚尧,我还欠他一句对不住,你可愿替我说一句抱歉。”

  她走着,身子已变得半透明,她回身,神情就那么天真而释然,想到那个故事里让她流泪的魔君的时候,她才微微蹙起了她清秀的眉目。

  “对不住。我帮不了你。”

  我看着她,心中不知,却总有些相思应是可以救她的预感。这样的话,总是该她自己说。

  “也是……”

  昔泪浅浅苦笑,而后,身影碎在了封渊水中,而此时,我手中的枯骨泪,流光缓缓,不知是何意。

  昔泪走了,我依旧坐在三生石旁,三生石的感觉,给人是安心,却也有些凉。

  “娘亲!”

  我在三生石边竟是不觉睡着了,待到糯米团子似的小人儿扑到自己身上,哭得我的衣袖都湿了一大片,我这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睁开眼,看见的是怀中的归歌,还有双手叉腰的安陵玖。

  “相思,怎么了?”

  我揉揉眼睛,有些不明情况了。

  “我的阿雪姐姐,不阿雪姑奶奶,你睡了三天三夜了,三天前你说过要去接小歌儿的。昨日,他哭的不行,于归姑姑实在没办法,便将他交于我了。找了半天,原来你在这里睡觉。”

  此时相思近两千岁,归歌长得慢,于是,相思看起来,只如归歌的姐姐一般。相思眉角一挑,雪紫色的桃花纹流光一转。看起来,怕是归歌缠得紧了,相思有些恼了。

  “这三生石,实在太过玄妙,靠着便不觉睡着了。”

  我刚刚说罢,相思把归歌抱起来放在边上,轻轻安慰了一句,便伸手一把将我拉起来。

  “好了,还睡,每次你一睡就是多年,小歌儿总是担心你,你这个娘亲当的也真是……”

  相思嘟着嘴说,有些孩子气。

  “好了,娘亲不睡了,不睡了。歌儿乖,和相思姑姑再玩一会,娘亲就带你回家。”

  我抱了抱归歌,温柔的安慰着他,而后,把归歌的小手交到相思手里,又将那枯骨泪交于相思。

  “相思,这枯骨泪所系的魂魄还能救么?”

  我轻轻看向相思,她将那枯骨泪看了又看,手里的灵决变了又变,可是最后,她还是摇了摇头。

  “如果白族还在……只是这般,我倒是真真没什么办法。”

  相思浅浅地说,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相思,歌儿先拜托你照顾一会。”

  “阿雪你干嘛去呢?”

  “娘亲,你又不要歌儿了么?”

  “好了,好了,我只是去找一下鬼主。很快就回来。”我无奈的摆摆手,这相思和归歌见证一副德行。

  “好歌儿,娘亲马上回来。”

  摸摸归歌的小脸,又亲亲他,这下,归歌才安了心。

远远地看着相思和归歌晋江水畔嬉戏,归雪的心也是安宁的。她摸了摸怀中的几样东西,回想起这百年的经历,东西虽是不多,却着实等的有些久了,也不知鬼主有了那人的消息没有。

尔是山很高,是鬼界的政治中心,山巅之处,巍巍立着的便是鬼界的王殿。

此刻归雪便站在这尔是山的山顶,不过,鬼主并不在王殿里,而是在山上的一处高台。那里是整个鬼界最高的地方,从那里看去整个鬼界都在眼中,让人不由得心生几分恢宏之喟叹。

“鬼主,东西我已经带来了。”

归雪将几件东西都放在了亭子里的小桌上,安陵辰渊却不曾马上取过检视,只是微微撇了一眼,视线便又落到了远处。

“归雪,你来看,这里,你能看见什么?”

听闻安陵辰渊的话,归雪有些不解,但她却依旧照着安陵辰渊的话走到了亭子外,看向远处。

她看见了昆吾丘的轮廓,也看见了几座山,不过她看见的并没有安陵辰渊看见的多,因为在这昆吾丘有一层化不开的灵雾。

“看见了昆吾丘。”

“你再看看。”

归雪再看去的时候,竟是发现那灵雾流转,好似带着昆吾丘的风景都变换了起来,从平地出现了山谷,九渊,山谷之中又出现了一座座高山……

归雪有些不解地望向安陵辰渊,她不知道让她看这鬼界的变迁历史有何意义。

可是安陵辰渊却笑而不语,归雪只好再看去,这一次她却只看见了相思和归歌。

“看见了么?”

“我看见了。”

“你和他之间,终究是有着机缘的,只是,时机未到,你还需等候。”

真是故弄玄虚。

安陵玖收起了听尘镜,看着镜中往事,她不由得撇了撇嘴,自家父君这故弄玄虚的模样还真是让她看得不习惯。

“相思姐姐。”

“没大没小,是相思姑姑。”

听尘镜刚放下,安陵玖便被一个糯米团子抱住了双腿,那襦襦糯糥的声音,除了归歌,她还真想不起有谁了。只是,这小人儿总是改不过来这称呼,也着实让人有些烦恼。不过安陵玖虽是这般说着,却也还是温柔地将归歌抱进了怀里,而后她才看向对面站着的二人。

三生似乎不太习惯归歌这般活泼那俊朗的眉毛也微微邹了起来,倒是归雪,早就习惯这般,便笑盈盈地在安陵玖边上坐下。顺手便将归歌从安陵玖怀中捞了出来。

“师傅,阿雪,今儿个怎么有空来这听尘司了。”

“是小歌儿闹腾不休,要听你讲故事。再者,你还记得先前见过的那个千栩神君么?”

归雪说话间,安陵玖已经想起了那个紫发飘飘的神仙,那异样的情绪让她这个脸盲重度患者,竟也是记住了那一张脸。

“嗯。”

安陵玖点了点头,归雪和三生对视一眼,安陵玖在他们的脸上看见了了然的表情。

“你们就别卖关子了。”

“相思,你素来记人模样比旁人慢些,如今魂魄的残缺已经补上,可这毛病却还是落下了。你会那么快记得他,只能说明你们不是第一次见,也许这张脸是第一次碰见,这个人却不是的。”

安陵玖听地一愣一愣的,有些茫然地眨着那细细长长的眼睛看向三生。

三生取出一张图纸,安陵玖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她眼下的那个紫色图案,她不知道三生忽然提起这个做什么,不过三生的回答却叫她又是愣了一番。

那在泼墨山的往事竟然会在她的生命里留下如是痕迹。

  “狮虎,我可以下山么?”说话间,相思小狐狸屁颠屁颠地在三思手边蹭来蹭去,卖的是一个好萌。

  “不可以。”三思头也不抬,抽出了被小狐狸抱着的手。

  “狮虎,真的不可以么?”相思小狐狸把自己的小脸凑到了三思的面前,一双圆圆的眼睛盈满了水花。

  “不行。”可是三思依旧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卷,头也不抬,生生是无视了相思。

  “哼”在三思这里屡屡受挫,相思狠狠抹了一把眼泪,本要奔涌而下的泪水,在眼眶里打了个圈,又生生憋了回去。

  看这三思那般,相思撅了小尾巴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了。趴在窗前,相思心想,归雪又下山去了,师傅又怎么无聊,她的狐生怎生如此无聊。小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了数圈后,相思猛地一拍大腿,她要去找归雪!

  甫一站起来,相思心疼的低语:“诶哟,真不该下手那么重,疼死我了。”

  于是,趁着入夜。

  月黑风高夜,正是狐狸出走时。

  那夜,便见月上中天的时候,一只小狐狸身负一个小包裹,用一双小短腿,呼哧呼哧的跑出了泼墨山小筑的门,而后一溜烟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哈哈”

  相思小狐狸一出了小筑的禁制便化作稚嫩可爱的孩童状,只可惜,此时她叉腰仰天长笑的样子生生幻灭了她的天真可爱。

  “人间,相思我来了”

  笑罢,相思蹲在了地上,细细地嗅了嗅。没错,她就是在用最初的本能在寻找,那个去了人间的归雪。

  若要问她为什么不动用术法,只能说,她年少无知,三思说她天资聪颖便早日提升修为,生生是没有教她术法,纵使她会流云诀,能日行千里,可是她不会跟踪之法门,也是心碎了。

  于是,靠着这也不知靠不靠谱本能,她便那般出发了。

  第一站,山下凉茶铺。

  小相思俏生生地问:“大叔,有没有看见山上的归雪姑娘?”

  卖茶的大叔,摇摇头。

  她只好继续嗅。

  第二站,包子铺。

  她饿了,没有钱。

  于是她便眼巴巴地站在店家面前,一双小眼满是泪水,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店家欺负她了。

  于是,包子,有了,上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三生还没有自回忆中醒来,于是,我便这般一边煮着梦来,一边看着许久未见的三思师父,想来情这一字,真真是神奇,这么一个...
    狐则阅读 104评论 0 3
  • 走了几天了。 也不知是怎么了,相思总是在归雪前脚离开的时候到。 她心想一路怎这么出卖自己的萌相,不知到雪陵的...
    狐则阅读 208评论 2 4
  • 秋分,一个很有意思的节气,他平均的吧白天更黑夜分成两半! 姚老师干了坏事,把花苞摘了下来,发现里面全是虫子,随手一...
    应枘宇阅读 51评论 1 1
  • 黄治云:活跃在类风湿患者交流社群的牛人,江湖人称——湖南云哥。他先天性残疾,后不幸患风湿性疾病,在求医治疗过程中,...
    小韩不止聊健康阅读 256评论 0 0
  • 排序sorted(iterable, key=None, reverse=False)list之sort()方法k...
    梦归游子意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