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入司十年
部门名字十易
似乎不变的只有我
早晚随着车水马龙
爬过城市的脊梁
高楼顶上绿色的圆盘
疑似月亮

回首十年
最悲呛不过苏先生:“十年生死两茫茫”,“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最深情不过少年长庚:恨不得“往回踏过十年,抚平小顾昀的孤苦无依”,恨不得“往前踏过十年,与青年将军比肩”

普通人一枚
没有那样的悲呛
也没有那样的深情
一路奔忙
似乎情感都变得麻木
却也开始明白
什么叫撕心裂肺
来入梦的总是别离

俗人一个
偶尔也会怒火中烧
看到一些美丽的女子
逐渐有一张狰狞的脸
生活不易
却也美好
有不平静
那都是小石子调皮
打起的一点水花

往前
仍是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