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胡咏梅,死了

最近大火的一部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很少追剧的我居然断断续续追剧至今。

今晚,剧中那个坏女人,那个叫胡咏梅的女人,在一生中最爱的那个男人的坟前,自尽了。

那个坏了全剧大半段时间的女人,那个毒杀了很多人心目中最好男人代表吴聘的女人,终于死了。

同很多人一样,我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她让人恨得牙根痒痒,不管是她前期凄苦的样子,还是狠毒的模样,抑或愚蠢的愤懑,这个人设就是很难讨喜。

她的死罪有应得,但平静下来梳理她一生纠结于爱,也不禁令人唏嘘。

爱而不得,几多无奈

胡咏梅,一个商家的小姐,她家与吴聘家为世交,她倾心于吴聘,倘若没有意外,吴聘就是她一生的良人。但是,意外出现了。

吴聘受伤昏迷,她心急如焚;即便大婚冲喜,她依然勇往直前,对婚礼充满期待。此生成为吴聘之妻是终生最大的愿望,至于吴聘能不能醒来,她不在乎。

也是个有情义的妹子,灾难面前,她选择坚守爱人,不逃避。但她的父亲不是这么想的,无情地阻止她的出嫁。她坚定地以死明志,那一瞬间,这种为爱赴死的行为令人感动吧。

其实,并没有。

她不知道,其实在周莹出现的时候,她的意外就出现了。吴聘的心早已转向了周莹,昏迷不过是给了男女主在一起的机会罢了。她的行为也很难感动看客。

她不知道,所谓替婚,即使出于大义,也不否认其中的情意成分。

赴死未成,当她醒来的时候,不仅自己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而且吴聘被冲喜时候,竟奇迹般地醒了,最重要的是,新娘换人了,她也要被动接受自己爱的男人娶了别人的事实。

爱而不能嫁,她有多无奈

天地变换,她的世界坍塌了,那一出出现实于她而言,都太讽刺了。

自己爱的男人,转瞬间娶了别人。她以为这是个误会,并且积极为之努力争取,她以为只要自己够努力,误会总会解开的。

她以为可以拨乱反正,一个小丫头,一个富家少爷,她才是女主。

当吴聘拒绝她的爱,那一刻,怕是撞死时脑袋上的痛都比不上心痛吧。

再看着那个完全不同于自己个性的女人,一个各方面条件都比自己差很多的女人,却享受着自己爱的男人的万千宠爱,那种心痛的感觉,你能感同身受么?

为爱而迷失的她,却看不清吴聘早已变心,她的爱不过是执念罢了。

家破人亡,路在何方

军需案爆发,父亲下落不明,孤身一人前后周旋,为保父亲周全。受尽冷眼、奚落与欺骗,天地之大,路在哪里。

一个叫杜明礼的男人出现了,仿佛带着光环,一切悬而未解的难题,都迎刃而解了。

父亲回来了,亲人即使千错万错,他是她的父亲,她的天。

胡咏梅抱着这个信念,也想着和父亲奔赴远方,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周莹出现之后,父亲难以抵挡心中的愧疚,自尽了。

她的天再一次塌了。

虽然父亲留下遗言,可我说,在胡咏梅的故事里,她的队友,自己的父亲就是个坑货。胡咏梅的悲剧,他要承担一部分责任的。

格局太小,你说你不让你闺女嫁,你倒是提前说啊。冲喜这个事儿,你不是闺女上轿前知道吧,临上轿前反悔,您老这做的也实在是不大地道,虽然情理上可以理解,道义上依然说不过去;你说你愧疚,心中有恨吧,和自己的亲闺女,能否说得痛快点。好吧,你倒是不好意思说,吊房梁上一死了之了,留下一未嫁姑娘,你是否为她的未来考虑过。

有这么个不靠谱的爹,也的确很可悲。

当然,这个爹没了,家破人亡的,她也没了依靠,她没周莹那个能耐,或许恨也是支持她活下去的动力吧。

空付爱意,难以回归

曾经,她也是那般明媚,是别人的爱而不得

胡咏梅对杜明利而言,是最初的半个馒头的恩情,又何尝不是杜明礼遥不可及的梦呢。

杜明礼几重阴谋、手段多样、翻云覆雨,可她是他心中最初的纯净,也是曾经想要努力真心守护的人。

虽然在剧中,俩人的结合算得上狼狈为奸,但在血雨腥风中,曾经彼此也是有真情的。只是,这真情太短暂。

一切的情意在真相面前都太过苍白。

胡咏梅也曾想过与杜明礼长相厮守,倘若顺利,大概她可以放下那些过去、那些纠结,从此相依相扶,如此这般也是一生。

但是,杜明礼是个公公,连最基本的人道都不可以。面对爱的女人,那个高贵如天上星星的女人,他如何张得了口?

更何况,盘踞在两人之间的还有他的命都掌握在权势手中,自由都是奢侈的。

就算是利用与被利用,曾经也是付出真情,只是不过几个瞬间,事实、执念、仇恨,最终让两人分道扬镳。

即使遥望,也难以相守

当争斗落败,家产败光,回到最初,她还是难舍心中的爱。

跑到吴聘的坟上哭诉,那是她心中最初的温暖,是被杜明礼狠心拒绝后,更加依恋那个最爱男人的温暖。

真相被揭穿,原来自己才是杀死吴聘的真凶。最怕的事情,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被验证了,就算不承认也无法改变事实。

不过想着杀死周莹,各归各位,却最终错杀心爱人。

她的痛不亚于周莹。

和吴聘相守,是她一生最美的梦

初始,胡咏梅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可当她动了杀心之后,为了爱所有的理由都不值得原谅。

经济学上,有个词叫做沉没成本。爱里也一样。

爱的人变心了,付出的爱损失了,的确令人遗憾,但把自己放在过去走不出来,不停地为损失的、逝去的投入更多的精力与不甘,更加愚蠢。

温润如玉的吴聘对周莹百般宠爱,对她却不过是曾经的婚约,正如吴聘所言,倘若没有意外,此生与胡咏梅也就那样了。

尽管如此,你设想一下,如果他们真的结婚了,周莹又没走,吴聘少爷真能克己复礼,守住自己的心,与她坚守一辈子吗?我想结论未知。

胡咏梅不明白,吴聘已经变心了抑或是吴聘从来也没爱上她,即使没了周莹,她也不会成为吴聘的唯一;倘若她是吴聘的真爱,又怎会有周莹?只是,陷入爱的女人,被执念蒙住了双眼,难以自拔。

倘若她收起心伤,继续做她的大家闺秀,也未必没有美好的归宿;倘若就此收手,在父亲死后,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至少家业不散,生命犹存。

一生凄苦不过是败在了对爱的执念上,也是悲催。

曾经,她也纯净如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