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最后十天:唐山妇幼求医记

2017年的最后十天,我们是在医院度过的,这也是我在医院度过的时间最长。

第一天:2017年11月21日周四

上午,带孩子到妇幼检查,由于没有网上预约,告知没有号可以挂,只能排队等急诊,可是两个急诊房间,门外早已排起了长龙,问了问前面排队的,说已经排了半个多小时了,看病要排、检查完看结果还要排、拿药后告知如何使用还要排。

无奈,一个人排队等待,一个人到挂号处询问是否有退号的。还好,在挂号处“捡了”一个10点40的号。看看手机,10点了,想着只有40分钟,应该很快就过去了。

10点30的时候,问了问挂号的值班人员,说在我们前面还有七八个人,等着就行了。就这样,一直到11点20左右,终于可以见到大夫。

听诊,大夫说可能是肺炎,需要住院。媳妇儿想着孩子太小,能不能检查后吃药不住院,于是,大夫就开了检查,验血、X射线。

排队,询问,12点终于做完了全部检查,开车把他们母子送回家,简单吃了点饭,看看表,1点,由于2点才能拿到结果,于是我去了一趟办公室,把给客户代书的申请书发给他们。然后赶紧回医院取结果。

再预约,等候看结果,大夫说没有到肺上,但是还建议住院,而且只能住板凳,没有床位,加床也没有了。我说能不能开点药,大夫说吃药不会好必须输液,然后在病例本上记载家属不同意本院住院,要到社区输液,然后开了一个妇幼自己配置的口服液,就让回去了。

下午,我去了两家其他医院,询问是否可以给四个多月的孩子输液,均回复不行,无功而返。

于是,联系工人医院一位朋友,询问儿科住院情况,告知明天有人出院,但是今天上午就已经有人办好住院证在等着了,明天再看看情况吧。

第二天:2017年12月22日

凌晨2点,孩子有点发烧,于是,赶紧带孩子到工人,挂急诊,急诊大夫说,没有床位,没法看,去妇幼吧。好吧,妇幼就妇幼吧。

即便是凌晨,妇幼急诊仍旧是人头攒动。排队。

急诊排队

三点多些,终于见到了大夫,大夫说住院吧,好,住院。

办手续,交押金,住院处说,至少交4000,不能刷卡,不能微信和支付宝,只能现金。后来,经过说明,交了600押金,安排住院,一个小凳子,就在门口,已经忘记护士说我们是第几个板凳了,但是能住进去就不错了。

五点,护士开始抽血准备化验检材。

六点,护士告知,补交押金,还好,这个时候可以微信支付,补交1400。

然后,上午,开始输液,做雾化;下午还是输液,做雾化;晚上还是输液,每八个小时输一次液。作为一个外行,我真的不知道,除了输液,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一名正在准备输液的护士和她旁边的部分吊瓶

朋友说,可以小儿推拿,可是,医院里就有推拿没有效果到医院的,还有推拿后加重到医院的。

下午四点,护士告知,再补交2000押金。

我已经忘记是什么时间看到的大夫,只知道她们都很忙,不仅大夫,护士更忙,每一个护士每一刻都走在挂针、换液、拔针的路上。

第三天 2017年12月23日 周六

今天是周六,终于有了床位,病房应该是一个标准八人间的房间,但为了充分利用,也加了两张床,我们就是其中的一张床。

早上大夫查房,我问大夫,孩子到底是肺炎还是支气管炎,大夫做了解释,我没有听懂,大概是说,虽然X射线显示是支气管炎,但是这么小的孩子都叫肺炎。

直到我们出院,我才知道,其实名字是支气管肺炎,因为这个是出院证上显示的诊断结果。

隔壁病床换人了,一个小男孩出院,住进了一个小女孩,他们说在古冶已经输了三天液了,没有效果,只能到妇幼。

正对病床上的大姐说,他们18号就住院了,孩子还没有见好。

其实这一刻,每一个做父母的,都希望生病的是自己,而不是孩子!

第四天 2017年12月24日周日

早上大夫查房,说孩子喘气好了很多,不太喘了。顿时,长出一口气,祈祷过两天赶紧出院。

对于四个多月大的孩子来说,每天在接受输液、雾化之后,可能就是抱着玩一会,然后睡觉,大人的时间还比较多一点。

下午我回了一趟家,简单收拾,换了衣服,和老大简单说了几句,弟弟有病,妈妈在医院,等出院再陪你玩,然后就匆匆赶回医院。

这天,拗不过朋友的执着,他们到医院看望,说怎么这个条件,不能找人调调病房吗,我说这孩子人家看孩子小,给提前安排的,外面楼道里加床的还有来的比我们早的,天气原因,孩子生病的多,找谁都没有用。

第五天2017年12月25日周一

每天的治疗的方案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大夫说换个药,或者减点药,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的药品明细也能看出变化,但是作用自己问百度或搜狗。

今天是周一,早上接到客户电话,询问一个案子进展,问何时能够见面聊聊。

上午,顾问单位打电话,希望就某个案子出具律师函。

下午,某个案件法官打电话,通知案子调解,商定时间。

还好,团队的力量是强大的,谢谢在这个时候,你们的支持。

第六天 2017年12月26日周二

上午,另一家顾问单位打来电话,说一个合同需要审核,已经发邮箱,先出电子版意见,书面意见可以稍后再给。同样,仍旧是团队的力量,两位成员分别审核,汇总意见,发给客户。

这一天,孩子的大姨抽出一天时间到医院,媳妇儿才得以回家收拾一下。

对于太小的孩子来说,住院对他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但是大人却不一样。

今天大夫给换药了,说换的药更好。对面床也要求换药了,说是最好的药,免疫球蛋白。

大夫说,如果孩子还不见好转,也换免疫球蛋白。

第七天 2017年12月27日周三

早上六点,岳母打电话,说媳妇儿的二爷去世了,要赶回家。

于是,匆匆从医院赶回家,将母亲送到医院,由于母亲不认字,甚至自己的名字写出来都不认识,坐公交、打车更不会,再加上在外地,口音的问题,有些语言不通,只能把她送到医院,让她自己去,是找不到的。

送完母亲,赶紧再返回家,由于孩子不和奶奶玩,没办法,开车送岳母及孩子回老家。然后赶紧返回。

这一天,车限号,但是早都想不起来了。

这一天的时候,其实都有点坚持不住了,媳妇有点感冒,头疼、肉疼,吃了些感冒药,晚上睡觉发冷,是穿着羽绒服睡的。

第八天 2017年12月28日周四

这一天不是我的实际生日,只是法定的生日。

早上大夫查房时,问大人有点感冒,能不能推荐点药,大夫说,我是儿科大夫,不懂大人的。媳妇也不愿意去门诊挂号,于是我想工人医院医药商场好像有一种药,170左右,十片,很管事。于是问了工人医院一位大夫药的名字,买了回来。

中午,一个客户介绍的客户联系我,说一个案子要上诉,问团队能不能代理。告诉她我在医院,可以联系我们团队其他成员,或者先微信发材料,我们看完后给回复。

下午,在孩子睡觉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案子,询问了证据情况,和团队律师做了沟通,认为案子二审没有希望,回复了客户。

这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

第九天 2017年12月29日周五

我是多么想出院啊,但是大夫说不行,谁敢冒险?

这么多天,仍旧是输液,雾化,好在,输液的量和次数已经逐渐减少,而病房和楼道的人却没有减少的意思,急诊处仍旧是长长的队伍,候诊区仍旧是熙攘的人群,仍旧是忙碌的大夫和小跑中的护士,每天就这样重复,没有什么变化,变化的只有病号及家属。

下午某个案子调解,团队其他律师到庭,从三点到五点,由于双方差距较大,无功而终。

感谢法官的辛苦。

其实,法官和大夫都一样,只不过有些辛苦外人体会不到。一个法官说,我对得起判决的所有案件及当事人,一个大夫说,我对的起所有的患者;而他们同样都说,唯独对不起的是家人,特别是孩子。

第十天 2017年12月30日

放假了,大夫说,孩子恢复的挺好,如果明天还是这样,就可以出院。这一刻,心情豁然开朗,终于,要熬出头了!

中午出去打饭,看到一个带孩子看病的大姨,住楼道,我知道他们是在我们之前住院的,而且他们晚上回家,我还在他们的病床上住了一晚。大姨说,孩子前天出院,今天反复了,没有办法,只能再回来。

第十一天2017年12月31日周日

大夫说,可以回家了!

好,可以回家了,找大夫开药,买雾化器,办手续,输完最后的液。我们要出院回家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是个新妈妈,在孕38周6天的时候被迫剖腹产,生下一个男孩;当天孩子转院,坐月子头19天宝宝不在我身边,一个人在医...
    遛遛心情的溜妈阅读 151评论 4 3
  • 2015.09.07,感冒,嗓子不舒服; 2015.12.23,咳痰开始困难,影响呼吸; 2016.01.16,已...
    好好的__阅读 237评论 4 1
  • Darren_xu阅读 32评论 0 0
  • 打开电视,偶遇东方卫视的《妈妈咪呀》,一位满头白发,面容却一眼就能看出不是老人的女人正在戚戚然诉说,嘉宾凯丽已泣不...
    槑可儿阅读 194评论 2 2
  • 首先我们要给用户运营一个定义,先弄明白到底什么才是用户运营,否则连要做什么都不清楚,把工作做好真是无从谈起,用户运...
    运营不难阅读 808评论 3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