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好男人随身带着一把枪

字数 10794阅读 3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公鸡叫唤一阵,太阳红着脸在天上下着蛋。派出所长老马呵欠连连,他不喜欢文字材料,可没办法,当了派出所长你必需要看。日子扑上来就像一个强奸犯,管你喜欢不喜欢。每天24小时都不知怎么过的,但很快就能过完。后来他就开始连轴转,24小时过完就是25小时,这不,现在已是凌晨五点。

老马合上厚厚的卷宗,大嘴一咧,嘴里竟然有股强烈的气流,他惊愕地想,才是秋天,冷空气就南下了?他急忙捂住嘴,每个金牙可都是一笔财产。

他举着双手用懒腰舒展疲倦的身体,墙上却是投降的影子。他抓胡八狗时,胡八狗就是这付怪模样,胡八狗嘲弄地说,我投降,我投降。胡八狗趴在地上向他投降。

胡八狗终于被捉拿归案,全所上下都抹着脸上的汗,西胡说,可费了不少力气,就像把猪按上了按板。胡八狗说,你们那是逛街累的,费那力气,可不是来抓我的!

多年警察,老马看见一个个犯罪分子举手投降,可是他呢,也早就向生活举手投降了。他看着自己的影子,举起双手面向一堵墙。

去你娘的,生活,去你娘的,警察,去你娘的推理还有侦破,老马说。

一会功夫,他就躺在值班室的床上呼呼大睡,床边那盆万年青叶子垂着,好多天没人给它浇水了。

一觉睡醒,胡八狗忍受不了拘留室的寂静,四堵墙逼过来,身体里百分之七十的水分从胸部平原被逼向了长江中下游,他大叫,我要撒尿。警察西胡打开门,带着胡八狗去厕所。

三四天不洗漱,西胡脸上浓墨重彩的,走路迷迷糊糊。

上面早下了禁酒令,所长老马叮嘱他,不许喝酒。西胡就递过去那把明亮的锡酒壶,老马嫌脏,就推了一把,酒壶就是你的女人,我可不敢尝。西胡掏出手帕擦了擦,硬让老马尝。老马笑骂道,妈的,自己的女人不好好保护,送给别人硬上。他皱着眉头勉强尝了一下,却是水。可是大伙总能闻到浓浓的酒香。很久之后才知道壶中藏有机关,别人喝的是水,他喝的是酒。

胡八狗停下脚步竖起耳朵听了听,就从厕所的路上拐了个弯。西胡喝住他,你去哪里?胡八狗说,去厕所啊。

西胡说,那是值班室,这边才是厕所。

胡八狗说,那边苍蝇嗡嗡叫,肯定是厕所。

西胡听到值班室动静不小,就说,我们的所长呼噜得威武雄壮,一点都不像苍蝇叫。

胡八狗说,一听到苍蝇叫,我就回忆起了童年,小伙伴们比赛撒尿。我一泡尿能尿死苍蝇,你信吗?

西胡说,你奶奶个熊,你的小鸡又不会飞,你能尿到苍蝇?

胡八狗说,童子尿落到小虫子头上,它们飞也不能,叫也不能叫,有一次我撒得太远了,尿到了蜜蜂头上,小鸡鸡被蜇成了馒头,差点被饿狗叼跑了。

西胡哈哈大笑,怪不得你长得忸怩,原来是个太监,我要开开眼界,看看太监的熊样,走,我陪你去撒尿。

胡八狗说,比赛,撒尿,输了的出一桌酒钱,敢吗?

呼噜声停了,派出所长老马走出值班室,看见西胡一脸怒气用脚踹着大盖帽,边踹边骂,妈的,是帽子歪,怎么能怪我的头。

怎么回事,派出所长老马问道。

西胡说,报告所长,这个犯罪分子诬蔑警察,说我的帽子像个屎盆子。

胡八狗说,报告所长,西胡打赌输了一百块钱,就乱扣屎盆子,说我是犯罪分子。我犯了什么罪,我只不过在你们这住几天,他心中有气,就把帽子当成了足球。

老马喝道,又喝多酒了,捡起来。

西胡捡起帽子扣在头上,帽子沾着叶子就像长出了黄色绿色的帽檐。

西胡说,所长,我头上戴着堂堂正正的大盖帽,怎么会像个屎盆子?我不信他的鬼话,就去厕所撒泡尿照了一照。

胡八狗说,所长,他头歪,帽子怎么也戴不正啊。

西胡正了正警帽,这小子就是头驴,会转圈子骂人,既然当了警察,我就不怕被扣屎盆子。

胡八狗突然一个立正,把手向上一举,报告所长,我有个请求。

老马点了点头,说。胡八狗说,我想在值班室撒尿,这里厕所太脏,我的小鸡鸡不肯出水。

老马说,你还想骑在我的头上撒吧。

胡八狗问,你们派出所撒尿条件这么好?

西胡吐了几口酒气,化为了天上的云彩。他不耐烦地拉走胡八狗,一个犯罪分子撒泡尿还讲这么多条件。

那些天派出所愁云惨淡,老马犯愁,全所警察跟着一起犯愁,只有西胡在唱歌,愁啊愁,愁就白了头。

你要学学我们,不愁也得装装样子,一个警察捅了西胡一下。

西胡说,我不愁,能喝醉吗?

你是一高兴就喝醉了,你成心看马所的笑话。

我是一醉解千愁,西胡晃起了舞步。

老马说,把这个酒鬼送猪圈去,扒掉警服,露出奶头,所里准备过年杀的老母猪缺奶,别把小奶猪饿坏了。几个人架走了西胡。

上级下达上交八个罪犯的任务,全所民警奋战一百天只抓住七个。开会时,老马问道,上次是七个,这次怎么变成八个?

局长和蔼地说,八是吉利数字啊,你要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我们的事业才能发、发、发。这个老男人充满着火烧屁股一般的激情,他把手举向天空,神情像个孩子,宏亮的声音把警服鼓动得猎猎作响。

大伙眼边的黑圈上下汇合,把月亮熬成了圆圈,警察们就想团圆一下。西胡说,老婆闲置在家,要是给别人睡了,我他妈亏大了。他提了提裤子就往门外走,被老马厉声喝住,老马说,哪个敢睡你老婆,我提枪把他小鸡蹦飞天上去。

西胡一摔帽子,一失足报考了警校,老子图个啥?

老马说,不上警校,有工资拿?你个黑不溜秋种田的,能找到白葱一样的老婆?

西胡发情的岁月,姑娘们对未来充满幻想,好男人就像二郎神威风凛凛的从天而降,手里拿着枪,因此那年月的军人和警察格外吃香。

人们的眼睛一眨世界开始变化,顶天立地的男人被老婆概括为工资低窝囊废没出息,老婆还拿西胡和杀猪的李小四比。

当年李小四为了赢得美人欢心,验兵却被人顶替了,只得子承父业,干起了杀猪宰羊的营生。没想到时来运转,如今成了神气活现的养猪大户。

那年月李小四也曾叹气,除了汗水,他还能有什么补充?叹气的男人身体就空了一半,能补充进来的有权利有金钱有智慧有女人还有酒和肉。

西胡却开始喝酒。

西胡被扔进了猪圈里掏出酒壶喝了几口酒,看见了几头猪,他眼睛一亮。猪,这头猪,西胡念叨了几句,摇晃着走回会议室。

把李小四这头猪抓起来,怎么样?

警察们笑起来,李小四趴在你家窗口唱情歌,你怀恨在心,公报私仇啊。

中午时分,老马一班人来到养猪场。警车声音诱发了猪圈里的骚动,一只公猪奋力跨过几个栏杆,停稳身体后,立即骑上了一头母猪。个把月没过性生活的警察们羡慕的看着,他们抱怨着,他们说强奸也是一种力量,能让一头猪成为世界跨栏冠军。他们说警察熬成了太监,哪有心思破案?

听到动静,李小四走出来,擦了擦手开始递烟。西胡不理会李小四,掏出自己的烟。李小四的脸变成了圆形,这是一张被酒色财气越撑越大的脸,早已不是当初杀猪时的瘦弱模样。

老马接过李小四烟,点上猛吸几口,问道,你们养猪场的死猪是怎么处理的?

李小四朝地上吐口唾沫,用脚猛地一踩,连说几声晦气。他身边的工人插话道,三乡五里哪个不知道李小四养的猪个个生龙活虎,哪来的死猪?

西胡不想啰嗦,打开车门让李小四进去,说有件案子请协助一下。

李小四说,我很忙,有事情在这里说吧。

一个警察说,唱歌的时间总有吧。

李小四说,我早就不去唱歌了,就为这事开车逮我啊?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都不想再提,小玉本来是我的,可是当年这黑小子老穿警服在她家门前晃悠,就把她的心思晃悠散了。她羡慕地说,他们身上有力气,手里还有枪。

老马摇头晃脑表示赞同,他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是男人征服女人的战场,好男人都这样,硬起来全是一杆枪。

李小四不屑地盯着西胡说,她嫁给你,只是看中了你那身狗皮,我心里闷,唱几句歌发泄,也没什么大不了。

老马说,唱歌是个解闷的好方法,那次我们审不出结果,全所人员一齐对着犯罪分子唱歌,那小子就全招了。

到了派出所后,李小四才知道警察怀疑他是河东贩卖死猪案的主谋,他用暴发户的口气问道,死猪,一个养猪大户会在乎死猪那一点点利润?

问了半天李小四也不松口,他们只好放掉他。李小四倒开始不依不饶,西胡警告道,别发狠,说不定哪天你就撞在我的枪口。

李小四泄了气,他说我再狠也只是杀几头猪,你们警察可是杀人那。

晚上老马格外开恩,他让所有人都回家陪陪老婆,放松放松。

众人看着他,你呢?

他说,我一个人值班。

西胡说,一个人能做什么好事,肯定又在自慰。

西胡住在城市西郊,那里大部分是菜园子。每次西胡趴上了老婆的身体,王老头就开始浇菜种园。在女人身上耕作还能享受水流的声响,这让西胡十分欢喜。

后来听说,王老头的菜好卖,西红柿萝卜个头大味道鲜美还带着男女欢爱的淫荡,他就骂,这个老不正经的。

再次听到浇水的声音,西胡就很不自信,屁股凉飕飕的,似乎有个目光穿透了几层墙。西胡就扔掉窗户上的薄布,加厚了窗帘。

以前李小四借酒兴唱歌要做准备工作的,偷吃个罗卜小瓜什么的然后哗啦啦撒上一泡尿。

有次趴在在菜地里的王老头跳起来大骂李小四是个变态,李小四就骂王老头是个偷窥狂,嘴上比不出输赢,就用上了拳脚。

一帮孩子鼓掌叫好,有的支持李小四,有的支持老光棍王老头,两派互不服气也闹哄哄的打了起来。

接到报警,西胡不理。他说变态和偷窥狂打架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一名好警察应该积极引导坏人打坏人。李小四和王老头就合成一伙,状告西胡不作为。

为了提防偷窥的眼睛,挡住变态的歌声,西胡不得不又加厚了窗帘。

厚厚的窗帘挡住了一切,西胡却发现老婆表现得很不正常,以前西胡值班回家,女人总是迫不及待脱光衣服,钻进被窝等他。可现在懒洋洋的,西胡只得用力扒下她的裤子。

老婆说,什么叫正常,什么叫不正常,你就是个疑心病,疑心生暗鬼。话音未落,有个暗鬼过来了,摇摇晃晃过来,手提酒瓶。那个黑影站到不远处一棵树下,清清喉咙,开始唱歌。

夜半歌声扰得老婆很不耐烦,她一把将进进出出的西胡推到床下。

刚在柔软的肉体上尝到几分温柔,还没过瘾,小鸡鸡就垂头丧气收了工,西胡心中无名火腾地烧起来,摸过裤子,边穿边骂,李小四,我操你妈。

歌声越来越欢快,越来越响亮。

西胡推开厚厚的窗帘,李小四,你妈给操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还在唱?树下的影子说,你操李小四的妈,李小四他爹着急,管我屁事。你要是不喜欢听歌,我朗诵一首诗给你听。

西胡老婆穿好衣服,走到窗前,她认出来这是李小四的工人胡八狗。

西胡说,八狗兄弟,有空我请你到歌厅唱个够,今晚给个面子,不唱行吗?

胡八狗说,总经理说唱歌就是加夜班,三倍的工资,不唱,你给我加班费?

西胡说,这个杀猪的还真能折腾,老子奉陪到底,明天叫上三五个人去他家门口大合唱。

老婆说,人家早就发了大财,你别总是杀猪的叫来叫去。

西胡突然想起什么,他问胡八狗,去年你偷了一头牛吧?

胡八狗从流行歌曲唱到了民间小调,一付意犹未尽的样子,郎有情,妹有意,相亲相爱在一起。

西胡慢慢抽着烟,八狗,去年你偷了一头牛。

胡八狗说,那牛迷路了,跑到我家吃了几天饲料,失主千恩万谢领走了,还送了我两麻袋山芋。

西胡说,有人说你偷牛耕地,失主找上门你都不想还,又多耕了好几亩地。

八狗说,那些屁话你也信,有人说李小四偷了你媳妇,你找上了门,李小四又多干了几回,才让你领回家,你也信?

西胡媳妇跳过来,冲着窗外就骂,胡八狗,你乱嚼舌头根,不得好死。

西胡说,你在家等着,我明天去逮你,你偷了牛。

八狗说,逮我?我没偷牛。

西胡说,你等着,我明天去,偷牛是犯法的事。

胡八狗的酒劲直往头上冲,他急忙喊了几声立正稍息,给自己下了命令这才站稳身体。偷牛是犯法的事,他喃喃自语,,就伸手扶住身边的树,却是槐树,手指头被刺出了血,他吮了一下,腥而带些甜意。他骂了一句他妈的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警车呜呜乱叫,西胡带着几个警察进了村。胡八狗的家,李小四的养猪场,胡八狗的表弟、表姐、七姑、八大姨家,都没发现胡八狗的影子。

李小四站在边上看笑话,完不成任务扣资金,肉疼啊,不如给我喂猪,我发工资奖金,要多少给多少,逢年过节还发猪肉,吃得你们满嘴流油。

西胡悠悠地点上烟,吐了个烟圈,看着惊慌不安的猪群说道,养在猪圈的的猪,又能逃到哪里,还不是挨刀的命。

李小四说,人家可没犯罪。

西胡说,没犯罪跑什么?

李小四说,逮去打得皮开肉绽的,没罪也得认。

西胡说,别仗着有两臭钱就胡乱说话,刑讯逼供可是违法的,我们从来不打人不骂人,做好人好事都不留姓名。

李小四说,哥们,别老用仇恨的目光看我,我帮你出个主意,包你完成任务。

几个警察把头伸过来,忙问,胡总经理,有什么高招?

李小四说,你们那天亲眼看到这头公猪强奸了一头温柔善良美丽的小母猪,把它抓去,凑成八个,不就完成了任务。周围的人哄笑起来。

西胡一声令下,抓。几个警察冲了上去。公猪愤怒地反抗,把一个警察撞了个屁股朝天。李小四哈哈大笑,他说,妈的,竟然敢和警察作对,不想活了。

警察和猪开始了搏斗,众人就像看武打片一样十分过瘾,边笑边点评,那警察吓跑了,那警察被撞到了老二,回家肯定阳痿,争论归争论,最后一致同意把英勇奖发给那呲牙咧嘴的公猪。

李小四感觉玩够了,要给警察面子的,他叫着一个工人的名字,那人打了个响指,哟喝一声,公猪安静下来,不再动弹。公猪就像警察那样安静,弹了弹手指,抽了根烟。警察呢,就像公猪那样狂燥,在猪圈里蹦跳,围着母猪的屁股转。

出去抓人却抓回了一头猪,派出所长老马拍着桌子批评西胡。

西胡说,还不是为你老的身体着想,公猪蛋最壮阳,你身体好起来,我们全所才有希望。几个警察也道,李小四心甘情愿送的,他说警察办案辛苦,要为我们改善伙食,没人强迫他。

老马一肚火气涌到了嘴边,他说西胡就是个四不像,活得窝囊。抓不住罪犯的警察还像个警察吗,管不住老婆的男人还像个男人吗,最后说看不住酒杯的人连人都不像,几杯酒下肚变成了一只狗熊。

他用手拢了拢嘴巴,扯出来却是懒婆娘的裹脚,他的话越来越多,越拉越长,当他无法控制嘴巴的时候,这个平时滴酒不沾的人突然说,壶里还有酒吗,给我来一口。

西胡摔门而出,沿着大街漫无目的走,那个挤满小商小贩的凌乱的街区飘来阵阵狗肉香味。西胡的哈拉子流了出来,再也迈不开脚步,日子沉重而无奈,工作压力这么大,不喝两杯怎么行。

酒馆伙计高声叫道,新煮熟的狗肉,端出来给客人品尝那。

西胡撕了块狗肉放进嘴里。咬着牙只当是吃着老马的肉。吃块肉,喝一口酒,这黑脸老马的肉越嚼越香呢。

想那个黑脸所长太没意思,比一个人喝酒还没意思,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比工作还没意思。西胡的眼珠子四面乱转,有个独饮的人也正好看过来,肿泡眼,红鼻头,潮红的两腮,目光一交汇就知道是同道中人啊,西胡兴奋地坐过去握住他的双手,同志啊,同志!

酒杯清脆地碰响,二人一饮而尽。那人高举拳头,西胡把手一扬,迎上去,哥俩好啊。又划上了拳,一会儿两人都微带醉意。

争输赢比酒量,幸福生活无比美好,让人忘记了全世界的忧愁烦恼。

那人划拳输了又喝了一碗,眼皮一用力,竟然把身体挤进了桌底,迷糊中还没忘记补充一句,兄弟,歇一会再喝。

西胡把酒杯高举到额头,他说酒是粮食的精华,要慢慢地闻细细地品,同事说他是酒鬼,他很不服气。他说酒鬼只会暴殄天物,把酒菜拚命倒进黑乎乎的无底洞。只有酒仙才用眼睛看,还要用鼻子深深地闻,然后放进嘴里慢慢地品。

西胡喝得兴高采烈,听到桌子底下的声音,生意这么难做,你他妈的还欺负我,能有好果子吃?我就给了他一刀。

西胡闻着酒香问道,后来呢?

桌子底下的声音很高兴,那小子两腿一伸,就回了老家。

他老家在哪?

在西天!

后来呢?

警察真傻,还想抓我,我可是学校长跑运动员出身。

西胡说,你想跑去哪里?

桌底下的人说道,有酒就喝,我也不知道跑去哪里。

今天的花生米炒得真香,西胡越想越快乐,忍不住笑出了声,等待他的有鲜花有掌声还有老马的笑脸,虽然老马一笑,那张长长的驴脸可真寒碜人。

你说的是真的,别是酒鬼的乱言乱语,西胡就追问了一句。

如假包换,桌子底下的声音。

西胡拍桌大叫,服务员,上手铐。服务员一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板生气地说,顾客就是上帝,要什么我们都得满足,他要什么,快上。

广州警方来电:逃犯胡八狗在粤服法。

老马充分利用时机,他说,兄弟们平时太忙,这次统统去广州旅游。西胡捂着嘴笑,他说这队警察就像一火车煤炭黑乎乎开了出来。

接待的警察好奇地问,这是个重量级犯罪分子吧,这么多人押送。

老马讪讪地说,偷了几百头牛。

大城市的警察不太明白,偷牛有什么用,那么多牛,藏都不好藏,偷钱多好?

西胡看不起大城市的警察,他得意地回答,牛能有什么用,吹呗!

老马扯了一下他的衣角,生怕他酒后漏了嘴。

大伙逛过旅游景点又来到繁华闹市,西胡给老婆买了几身衣服又加了一条项链。

老马什么都没有买,他笑道,干警察的,一身黑皮就能穿个春夏秋冬。

西胡说,你光棍一条,来去都没牵挂,买东西也是累赘。

他们将购买的大包小包套在胡八狗的脖子上,打道回府。

回家路上,他们关心地问胡八狗,你小子长得这个熊样,没想到艳福不浅,抢劫也找了个美女下手,这都是祖宗缺德,祖坟不冒烟的人干的事情。

胡八狗说,先是你们说我偷牛,现在他们说我抢劫,我他妈冤枉死了。

那天胡八狗听说西胡要抓他,就骂了一句,妈的,你凭什么抓我,就趁着黑夜跑了。躺进了被窝却越想越害怕,人家有枪啊。半夜跳上了火车胡里胡涂来到广州,举目无亲,又累又饿,头晕眼花之际,有人递过来一个钱包,他眼前一亮,激动地连连说道,谢谢雷锋叔叔。话音未落,就被按倒在地揍了一顿,又送进了派出所。

广州的警察道,人证物证俱在,你哪里冤枉。

嗓子喊成了破锣他也就不喊冤枉了,他感觉派出所里面有吃有喝还有地方睡觉,比逛大街饿肚子强。

西胡笑起来,你免费旅游大广州,看过了花花世界,还有十几口人过来接你,一点都不冤枉。

胡八狗心有余悸,什么他妈的花花世界,就是张嘴吃人的大老虎,骨头吐都不吐。

西胡掰着指头算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他兴奋地大叫,我们超额完成任务啦。

一个警察说,走运时,喝醉酒也能捉住杀人犯,听说局里要给你申请二等功呢。

西胡说,放屁,那叫小酒馆智斗杀人犯,我老远就闻到了杀人的味道,这才屈尊钻进了小酒馆,我平时可都是在五星级饭店进出的,好不好。

老马拍拍西胡的肩膀,回家后刷牙洗脸睡大觉,好好休息,好消息等着我们呢。

这群黑皮警察对未来充满憧憬,却绕了一个弯溜回了快乐的童年,他们唱的是儿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胡八狗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做了个梦,逛了千山万水,最舒服的还是自家那张破床。

西胡老婆对二等功不屑一顾,她问折合多少奖金。西胡说,什么都拿钱来衡量啊。老婆说,你干了十几年警察还是原地踏步,连那个窝囊废老马都当了所长,杀猪的李小四都成了全市知名企业家,你还想用什么来衡量?

西胡听到李小四的名字就不高兴,兴味索然停止了在媳妇身上的动作,恨恨地说,再高级的西服和领带打扮出来还不是人模狗样,也遮不住猪骚味道。

老婆说,用的男人专用香水,哪来的猪骚味?

西胡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

老婆支吾道,他家猪肉比别人家好吃,大伙都说他家猪圈里烧着高香呢。

手机响了起来,什么,有潜伏任务?西胡嘴里就像被塞进一只苦瓜。

滚吧,滚吧,老婆不高兴地说,半夜三更的,估计就是招魂的电话。

犯罪分子朱大皮拎着自制的手枪躲进马陵山中,全局上下紧急动员,所有的警察迅速潜伏到了山下。

妈的,警察也是人啊。西胡说。

老马把他的头朝石头边上一按,今天晚上我们全是守山机器!

起初只是发生在老孟辖区内的小事情,所长老孟原是老马手下的教导员,糊里糊涂的,却被提拔到山区当了所长,他好大喜功,打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很少过问。

朱大皮隔三天五天就来询问情况,他十分恼火,站在派出所门口大喊,非要杀了人,你们才处理吗?

老孟不屑一顾,瞧你那小样,一阵风就能吹倒,还能杀人。

朱大皮身体瘦弱,却喜欢鼓捣枪械,“砰”的一声,多么有力量!他制造的土枪土炮,打鸟打野兔山猫狐狸,政府不让打了,他就帮小流氓制造长枪短枪,政府保护山猫却没有保护小流氓,小流氓有了枪就感觉自己很有力量。

朱大皮接过小流氓的钱总不忘记叮嘱一句,小祖宗,别把人打死了。没想到他自己却走了火。

他花了三天时间制出来的弹珠枪,抵到那人的脑门上。

打他的那个人高大魁梧,一跪下来就矮多了。他爹是个局长,那是棵大树,多年来他一直靠在下面乘凉,现在他忘记了这回事,跪在小小的朱大皮脚下叫爹。

没有枪你能叫我爹,我不是你爹,枪是你爹。朱大皮说。

软皮蛋的尿在裤档里流淌,那人还在叫,爹,你真忍心杀我。

朱大皮快乐地扣动扳机,他喜欢看一个人眨眼之间就变成了熊样。

老马和西胡潜伏在大石头后,西胡说,妈的老孟,欺软怕硬,尽做些惹纰漏的事。

老马说,三天了,他能不渴不饿,总要下山找东西吃。

夜深人静,眼皮打架的时候,隐约有个身影悄悄走了过来。老马拍醒了流哈拉子的西胡,二人紧张得脚心冒汗,“哗啦”一声,西胡脚下滚出几块石头。

是谁?黑影和西胡面对面时,西胡感觉到脑门上冷嗖嗖的枪,那一刻他充满了绝望。他知道是老马救了他,老马猛地撞歪了黑影,却被枪托打晕了过去。

西胡大叫老孟,四周却是无声无息。按照安排,老孟应该潜伏在他们不远处,方便互相接应。

当朱大皮换把枪口转向老马时,西胡竟然跳到朱大皮的头上尿了裤子,流经朱大皮的脸和嘴,流进了黑洞洞的枪口。

妈的,你们整天骑在老百姓头上撒尿。朱大皮大怒,扣动扳机。

枪响了,倒下去的却是朱大皮。

骑在老百姓头上撒的尿淋湿了朱大皮的火药,惊醒了的老马趁机也扣动了扳机。

西胡老马二人荣立一等功,受到上级首长的接见,表彰大会会场鲜花扑鼻,掌声经久不息。西胡老婆坐在台下传送的秋波和飞吻让西胡身上又痒又麻,他激动得四面敬礼,屁股翘得老高。

老孟脖子上也绕着一圈鲜花,头翘得老高,这让西胡很不高兴 。他在医院听说参加行动的所有人都有奖励,就跳下床骂道,狗娘养的怕死鬼,蹲在草丛里动也不动,我以为他又滚回娘肚子里了,我要向上级反映。却被老马按住了。老马说,你现在就是养病,哪里也不能去。

一个晴朗的日子,老马躺在值班室闭目养神,外面一片闹声,老马整整警服出去看到西胡跳着脚在骂。西胡说,说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福气呢,都长了翅膀飞了吗?这是老马住院时安慰西胡的话。

闻着刺鼻的酒味,老马问,你立功后说要做真正的英雄,再也不喝酒了吗?

西胡说,答应别人的话,就一定能做到吗?

老马说,这可是做人的基本素质。

西胡说,那你去蹦了李小四的小鸡鸡。

老马说,为什么要蹦李小四的小鸡?

西胡说,你说过哪个睡了我的老婆,你就蹦了他的小鸡鸡。

老马有些迟疑,他说,你老婆,李小四?

西胡说,事情闹到这地步,我也不怕丢人了,起初那婆娘盯着我头上的光环,吻我亲我,没几天就投入了李小四的怀抱,英雄有个吊用,有金钱面前,什么都化为乌有。

老马小心翼翼地问,你的小鸡鸡惊吓过度,还能用吗?

西胡低下头,不说话。

胡八狗被民警押去撒尿,看到西胡和老马吵架,他高兴得嘿嘿直乐。被抓之后,他能吃能喝,尿路屎路格外畅通,每天来来回回走在厕所的路上。

西胡一腔怒火就转到了他的头上,偷牛贼,天天拉屎撒尿,你还能做什么?

胡八狗说,那玩意除了撒尿,还能做爱。

什么人都讽刺我,我不是个爷们,不能撒尿不能做爱什么都不能,一无是处。他颓废抱住头蹲在地上。

这时候,厕所里传来了胡八狗响亮的撒尿声音,他尿完了,浑身轻松,即兴又唱了一首哥,钱那,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那天中午,老马巡查回来,下车的姿势十分威武,一手提枪,一手拎着一只死小鸡。

他告诉西胡,这是李小四家的小鸡。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我一枪就蹦了李小四家的小鸡,想从养猪专业户家找出一只小鸡来,可真的不容易。

西胡说,怪不得你小子能当所长而我不能,你就是一只老狐狸。

死小鸡成了胡八狗的晚饭,他边吃边说,香。

西胡要辞职下海,他把枪朝老马桌上一扔,老子不干了。他叔叔在珠海经营一家大公司,早就叫他过去帮助打理。

老马问西胡,你说好男人志在四方,到哪身上都带着枪。你说枪最有力量,你怎么舍得扔掉?

西胡说,最有力量的东西是钱,不是枪。我天天挎着枪,却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有个鸟用。

老马盯着桌上的枪看了半天,他说能干的警察都辞职了,我这个所长还当个球?

老马说,一个警察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又有什么能力去保护老百姓,我批准你的辞职请求。

西胡拉着老马来到酒店,起初老马死活不同意,西胡说当了多年兄弟,吵吵闹闹的,要走了才知道心里有份难舍难分的感情。

老马说,李小四一直告我呢,说警察打死李家的宠物小鸡,那可是他几万块从天竺国买来的,那是金鸡。

两杯酒下肚,老马有些醉意,浑身轻松,什么李小四,什么金鸡,都被他妈的一碗酒灌进了爪哇国。他突然理解这个叫西胡的男人的醉酒人生。

猛喝二碗酒,西胡发起狠来,等老子有了钱就天天换女人,给那个婆娘看,给李小四看。

老马说,你小鸡鸡管用吗?

西胡说,有了钱小鸡鸡也换个新的。

前不久所里查获一堆黄书黄片,老马叫西胡负责审查,他拍着西胡的肩膀,你的人生不需要女人了,你是最佳人选。西胡没理会他,他看得津津有味,指着《肉蒲团》兴奋地叫起来,换了鸡鸡的男人又是一个男人了,真他妈的神勇!

老马惊讶地看着西胡,妈的,有人竟然能把黄片看成励志片。我看着诸子百家长大,却最不喜欢做好人好事。

西胡辞职不久,老马也被责令停职检查。李小四的钱和告状信起了作用,他说老马打死他家的金鸡,还持枪乱转,直接威胁到人民群众的安全。

老马说,看到你家那只小鸡,我才临时改变主意,我答应西胡,谁睡了他老婆,我就用枪打碎他的鸡巴。

李小四脸上开始冒汗,他说天真热,都是自家兄弟,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都别放在心上。

老马收拾办公室,哼着小曲,准备交接的他十分轻松。自从马陵山击毙朱大皮之后,他的头常常犯晕。当医生的朋友安慰他,警察压力大,犯迷胡是个职业病,要想好得快,你最好选择退休。

老马打了退休报告,局长喜欢他这个得力干将,局长生气地说,精英全回家了,留给我的全是脓包饭桶,我这个局长还怎么当?你一没重伤二没犯错误,这个所长就得给我当下去。

新所长老孟笑容可掬紧紧握住老马的手,连连说道辛苦辛苦。老孟因为在朱大皮案中立功受奖,从马陵山区的小所调到了老马的大所。

老孟决定立即提审胡八狗。

胡八狗很高兴,他说换了警察,说不定我的冤案就能得到昭雪。

老孟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一个警察开门见山地问,请你谈谈犯罪经过吧。

我没犯罪,胡八狗说。

那你为什么逃跑?

我害怕。

你害怕,还敢抢劫?

我没抢劫,是他们送我的钱包。

你见过天上掉陷饼吗?

没有。

那牛会自动跑到你家,钱包会自动送你手上?

不会。

那就说明你犯了罪。

我没犯罪,他们缺少一个犯罪名额,就看中了我。

为什么看中了你。

因为我长得帅吧。

老孟不想听他胡扯,拍桌而起,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原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向人民低头认罪是你能选择的唯一道路。

我没罪,从小我就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决心做个好孩子。

老孟见问不出结果,就转移话题,他和颜悦色地问,今天过得好吗?

八狗哭丧着脸说,不好,菜里没有油水,也没有小鸡吃。

老孟哈哈大笑,你吃的可是李小四家的金鸡,那鸡金贵,值上万块,你待遇这么高,就招供了吧,也算帮我个忙,帮我下个金蛋。你招供,我好立功受奖。

胡八狗突然捂着肚子哎呀哎呀叫起来,中午的菜都馊了,你们这帮混蛋。

一个警察带他去了厕所,他放了个屁,脸红脖子粗为警察下起了金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小到大,一直很喜欢听周杰伦唱的歌,可是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并不能完全听明白歌词究竟是什么,今天我们就来研究一下周...
  • 我是周卫,在接下来的30天,我专注的主题是自我管理,30天结束我期望达到的效果是有效管理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提高学...
  • 把女人的内裤撕裂,男人的眼睛就会淌血。而朝阳占据每一条大街, 小孩子和妇女此时午饭后稍微歇歇。 黄昏是夏天飘落的雪...
  • 当远方漂泊的游子,归来故乡之时,总能一眼认出家乡,即便岁月沧桑,时光荏苒。 或许,这就是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
  • 文|蓝橙 1 这两年来和朋友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今天没空,要带孩子。” 自从生了娃,人生就不再是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