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时代,习惯为别人的英雄主义喝彩,为精致的利己主义盘算

-01-


前不久,泰国青莱有一个少年足球队共13人失踪。10天后,举全国之力以及海外专家的帮助,终于在一个洞穴里找到了他们。

虽然被困在暗无天日的洞穴十天,没有食物没有补给,但他们依然活着,宛如奇迹。

在这个本来应该顺利救援结尾的时候,令人绝望的事发生了。因为连日大雨,他们为了躲避大雨和积水,只能一步步往洞穴深处避退。

所在位置离洞口有4km, 一路艰险积水浑浊。在试图进入的过程中有就一位警察不幸遇难,没有救援人员可以到达他们所在的位置,更别说把虚弱的孩子们救出来了。

救援工作一度陷入困境,希望一点点消散,所有人都无能为力。

最后,力挽狂澜的是一支从澳洲日夜兼程飞往泰国的19人救人团队。

他们因为擅长洞穴潜水,主动放下工作志愿飞往泰国接人,不顾生命危险。

他们一来,就承担起最危险的任务,和所有人的希望。

先是一位57岁的资深洞穴潜水专家成功到达被困处,再到几个人合作在洞穴中开拓出一条生命通道,最后成功救出不会潜水的孩子们,13人全部脱险。


-02-

事情过后,大家都在感叹,这支19人的救援团队,他们都不是专业的人员。他们中有医生,有政府公务员,有平时不靠谱的小年轻。

如果说冰岛人是下班后踢踢球,顺便参加个是世界杯。那这支救援队的澳洲人就是下班后潜潜水顺便当个英雄。

最令人钦佩的是两点:1,他们能再自己的业余时间全身心投入到一项爱好中,保持锻炼,磨炼技能;2,当世界另一个角落有人需要他们时,他们能放下一切,背上自己的设备就去救人。

他们日常就爱冒险,这场生死一线间的救援,就是一场为了救人而进行的独特冒险。胆魄和决心早就准备好了,并没有那么多杂念。

这是这些澳洲人格外可爱和难得的地方,他们不去衡量自身的利益和救援,他们可以自费也要去泰国救人,他们深知自己有顶级的洞穴潜水技能,就应该当仁不让去救人。

救助生命的事,谁都想做谁都愿意。可但凡危机到自己的生命或利益,就会有很多人退缩了。

太多的善意和帮助,都是在衡量过得失后做出一点自我牺牲,在可承受范围内的那种。跟这救援里的以命相搏比起来,显得太过渺小。



-03-

这让我想起来之前看到的另一件事。是一位母亲的自述,事情的开头是她的儿子已经被一所常青藤名校有条件录取,当他完成他的志愿者工作之时,就是他正式被学校录取之时。

之时这份志愿者工作,却不同寻常。那是真正的战区,有真真切切的战争发生,以及各种传染病的威胁。整个志愿者活动持续三个月,与外界基本没有正常通讯,一旦接到消息,很有可能就是不好的消息,可能受伤可能生病。

这位母亲很担心,问儿子可不可以不去。她的儿子反问她:妈妈,如果我不去,那么谁家的孩子应该去呢。

儿子的话让这位母亲很是惭愧,突然觉得跟自己勇敢的孩子比起来,自己显得太过自私狭隘了。

所谓志愿者,就是因为有不公,有黑暗,有危险,有需要被拯救被改写的现状,所以需要志愿者。

这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担当,这种忧天下,忧万民的大格局这是对全球顶级高校都想要的人才。

也是全球顶级公司想要的,曾经听一位猎头的朋友聊起怎样才能进顶级咨询公司或者投行。如果你说你有过一年的索马里战区维和经历,保证立马能从一堆名校毕业高学历的白富美高富帅中脱颖而出。

反观国内现在各种机构,把一段作秀般志愿者经历当成商品贩卖的行为,真的令人汗颜。

那么吝啬付出自己的时间,不愿意承担哪怕一点的风险,又何以要惺惺作态去演无私奉献。舒适的空调房和24小时可叫的外卖才是适合你的。


-04-

我研究消费者心理,21世纪由于环境污染极端天气等各种原因,人们的环境意识开始增强,这样体现在消费者对重污染企业的零容忍态度中。

同时,很多全球调研公司比如麦肯锡罗兰贝格都曾发出报告,称大部分消费者对绿色商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超过百分之80的人会选择更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

是事实证明,大多数时候 people don't walk what they talk(说一套做一套)。这个在现象在学术上被称为 attention- behavior gap,即意愿-行为偏差。

人们表示愿意买绿色产品,但是常常因为价格更高放弃了;人们表示愿意为了减排多乘坐公共交通,但因为不那么舒适放弃了;人们表示愿意选择试用新能源,但因为办理手续更繁复一些放弃了。

消费者要求公司要有绿色产品,大力支持绿色食品,新能源汽车,有机种植棉花制作的衣服,但仅仅是口头的支持,并不用钱包和行为支持。

原因很简单,这么做会损坏掉他们的一些利益,或许是钱,或许是时间,有时仅仅是不想改变一个自己的老习惯。

拯救地球的事,还是让别人来吧。一定会有人傻钱多的富豪去买新能源车的,一定会有极端的环保主义者去推动环保事业的,不缺我这一份。

-05-

北大退休中文教授钱理群教授在他撰写的《大学里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指出:

“在中国的大学里,包括最好的北大、清华,都正在培养一群20几岁就已经’老奸巨猾’的学生,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所有人群中,本应该最热血最无所顾忌的那群年轻人,如今都功利世俗畏手畏脚,更何况其他的人群呢?

在这个时代,太多人不谈血性,不谈国家与民族,大概从幼儿园就泯灭了改变世界的梦想。“活在当下”,“享乐主义”这些消极避世的观点备受推崇。

马斯克把火箭送上月球我们为他的梦想成真喝彩,一群澳洲人挺身而出成功救人我们喝彩,甚至法国时隔20年重新捧得大力神杯我们都喝彩,却不曾想过,自己成为那个获得别人喝彩的人。

躲避掉对生而为人的意义的探索,只烦恼怎么成为网红,怎么买名牌开大G。

一句“人间不值得”,藏下了所有的懦弱,胆怯,懒散,患得患失和狡黠。甘愿别别扭扭做一个舞台下的观众

可是,说“人间不值得”的李诞,铤而走险去各种疯狂吐槽明星,幕后再道歉。红了以后马不停蹄出书,上综艺,开公司。他这么拼,你却掉在“人间不值得”的陷阱里出不来了。

有一句话叫:没有充分活过的人,最怕死。因为没有切身去试过,那深不见底的海水,没有护栏的高空,慢慢无际的沙漠,未知结果的等待,所以我们才这么胆怯,处处设限。

与其一无所成混沌一生,为什么不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

人间值得,只要你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