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不想失去音信的人啊

我并不想说近来运势差到没谁,但事实确实如此。比如:买不到喜欢的衣服、短信发错、下午码下的字忘了保存,现在要重新来一遍。然而,和我相识的人是知道的,我的记忆最长不会超过7秒。让我试着回忆一部分吧,可能这样会让我记忆变长一点,保不住下一次还会忘记保存。

除了等你,我好想像回忆不起什么往事,轻描淡写就可以一笔带过的青春,有遗憾但又都没能错过,看到薛要开世界巡演的消息,我还是那么感动,下一秒就会热泪盈眶,想要略过这些日子,一觉醒来就到他演唱会的那天,或者你回来的时候。

——记于2016.12.13

世界明明很大。可是,世界也明明很小。

而我,是一个一袋尖角脆和一袋卫龙就能满足的姑娘。

世界很大,大到我们分明离得这么近却没能见上一面;世界很小,小到你刚刚认识的朋友恰好是你好朋友的朋友,或者恰巧是你的高中或初中或小学校友。

关于熬鸡汤这件事,我一直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不奇怪,我总是能安慰的了所有人。我常常觉得我应该去学个心理学啥的,或者以后去当个心理咨询师也不错,听的懂故事,熬的了鸡汤。

我是一个懒惰的人,没课的时候大概一天只下两次床。我有一个偏见,是不是所有缺乏安全感的人都会特别的嗜睡。以至于我现在的拖延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候我也会被鸡汤,比如:

M告诉我说:“有些事很难理解,但要接受。”

嗯。

我也会努力着去做这样一件事,就是适应和接受这个世界的不真诚。

因为,我可是一个一袋尖角脆和一袋卫龙就能满足的姑娘。

关于熬鸡汤,我最佩服的当然是父亲大人。不对,喝了酒的父亲大人。平常,他会是一个特别理性的父亲。但骨子里应该还是像如喝了酒一样感情丰富吧,毕竟我是一个这么感性的女儿。

爸爸说:“你妈妈是个很好的女人,她很辛苦,也付出很多。多和你妈妈说会话,她很挂牵你。”

爸爸说:“你姥姥马上就要生日了,你不在家我代表你给你姥姥敬杯酒,天下所有的父母都不容易。”

爸爸说:“你卡号再发我一下,明天给你打钱。”

鬼知道爸爸是个多懂得感恩的人,因为时常不在家有些事需要别人去做,他每回家一次都是要喝很多酒,请朋友们吃饭,来表达谢意,大概只能靠多喝点酒来表达这份感情。

爸爸和我一样,只谈感情。

爸爸说:“也许我做的还不够好。但还是要坚持初心,懂得感恩。”

爸爸说:“生活嘛,就是不要去嫉妒别人,也不要想着让别人羡慕,平平淡淡挺好的。”

我承认此时此刻我在码这篇文的时候有被自己感动到,也是,只有喝我爸熬的鸡汤我才会不由自主的流泪,但又要假装很开心的样子,这大概就是我们之间的爱,都想让彼此觉得我们都过得很好。

可是,我这么一个适合口头文艺的姑娘竟说不出来:爸,你已经做的足够好,我都以你为榜样呢。一直爱你,不要为我担心。不要问我熟没熟悉上海的路,你们来我就不会把你们弄丢。

好了,煽情就此告一段落吧,这份鸡汤很浓,只有喝的人懂。

接下来讲讲偏见二。

也许大概或许是这样的。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都会像我一样心情飘忽不定。有时开心的像个孩子,有时就这样静静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但是觉得莫名喜欢这种感觉。

最近和某na闲扯,这个谈着恋爱的小姑娘啊,没想到竟会是这么适合做一个乖巧的女朋友。

认识四年多了,我第一次觉得她过的是自己想要的样子,没错,她真的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姑娘。

真好。永远幸福,永远被保护。

世界很小,而你们久别重逢的样子,真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