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的姐妹儿

“薇薇快来。”

晨晨喊一声,一笑两个眼睛眯得像月牙一样,薇薇这只小跟屁虫,会立即给出回应,颠颠儿的跑过去。

她两个凑到一起后,头挨着头,我们要是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不能更近一点,只能假装自己的两只耳朵,像精灵一样,长一点,再长一点,直直的竖起来,看能否收集一点他们声音的讯息。

晨晨半长又细又软的头发,被她妈妈五花大绑,手脚翻飞了一般,用了十几根皮筋,直将那滑溜溜,长长短短的细发,碎发,收拾得妥妥贴贴,不允许任何一根毛发旁逸斜出,一个圆滚滚的脑袋瓜,好比自主权完全拥有的自留地,被分成六个小块,顶上扎成的两个小辫翻出花样,顺留下来,和底下的两小块地汇成一股,再用皮筋,扎韭菜一样,隔一寸用一根皮筋圈住,五颜六色的,直将那两根小辫缠得直挺挺的横着,与肩平行,直指远方。

即使是这样,她额头上仍有一圈,短短的,扎不住,风一吹便在额前摇曳生姿,没有风时,倒是隐隐的,像一层柔软的门帘。

她七岁,正处于换牙阶段,一笑,便露出两个门洞,孩子的笑容是最具感染力的,我时常叹道造物主的神奇,大多数孩子的神态举止,都是神似父母,某一个阶段觉得像爸爸或是像妈妈,可是过两年似乎又不像,只是神态偶尔惊人的相似。

然尔晨晨不是,大约决定她容貌的基因在作选择时,认为溶合妈妈的秀美与爸爸面貌特征过于艰巨了点,于是果断的,一不做二不休,一人一半,鼻子以上像她爸爸,鼻了以下像她妈妈,复制粘贴,简单爽快,不仅是神似,更是形似。

薇薇两三岁的时候,思维语言和肢体语言渐渐丰富起来,她可以理解姐姐们游戏的规则并作出回应,姐姐们很愿意带着她到处玩耍,她也娇滴滴的享爱着姐姐们的呵护。

五六岁时,晨晨得知班上的同学,大多数都有弟弟妹妹,强烈要求她妈妈生二胎未果时,薇薇便恰如其分的补了这个缺。

去年外出旅游时,她们俩形影不离,渴了有晨晨姐姐帮她拧开水,饿了有晨晨姐姐帮她撕零食,困了往姐姐腿上一趟,还要轻轻的拍着,睡一觉醒了接着拍,行一路睡一路。

晨晨有了自主游戏规则的意识后,不愿再听候雯雯姐姐的派遣,于是薇薇成了墙头草,一会儿是雯雯姐姐的小跟班,一会儿又成了晨晨姐姐的跟屁虫,她时常望着我,在内心为难中决择。

雯雯姐姐毕竟长大了,学业繁重,她俩个明目张胆,旁若无人的搞起了小团体,有时候九十点到家,她还要跟我商量,去晨晨姐姐家玩十分钟,近乎讨好的伸个小指头,信誓旦旦的重复,就十分钟。

有时候一起玩了一整天了,到晚上,俩个早有预谋商量了的,一唱一合。

不是说了我乖乖吃饭就玩一整天嘛。

现在一整天还没过完。

晨晨附合,对啊,大人说话要算数。

她俩紧盯着我,只要我稍一松口,两个小家伙牵着手,像兔子一样,一阵风就欢呼着旋走了,生怕我反悔。

以至于后来,但凡我们母女发生矛盾,她把胳膊一抱,屁股转向我,嘴巴一撅。

我要搬到小晨家去,我喜欢晨晨姐姐。

前不久去冰雪世界玩,有一个项目是冰雪滑道,两个滑道平行,中间是冰做的栏杆。

我猜想,她们准备往下滑时,薇薇一定是,皱着眉头,无限娇弱的说,晨晨姐姐,我害怕。

小晨则保护欲爆满,不要紧,姐姐一会儿牵着你一起滑。

于是,等我看到她俩个的时候,她们手牵着手,薇薇胳膊短,小晨的胳膊不得不越过栏杆伸过来,露出的半截胳膊在冰块上滑过,小晨此时呲牙咧齿,却仍然不松手。

我赶紧喊她松手。

幸好冰栏杆棱角早已磨圆滑,是有弧度的,胳膊只是有些微红。

我揉着她的胳膊问她,疼不疼。

她说一点也不疼,然后羞涩的对我一笑。

小晨对薇薇这样贴心,薇薇也时刻惦记着姐姐,有一次住酒店,薇薇一定要把酒店的两双一次性拖鞋带回去,她说我要送给晨晨姐姐一双,因为她很喜欢这个。

小晨看到拖鞋时,果然一脸的欢喜,她两个穿着大大的拖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着她们,你会发现,其实快乐很简单,而我们,都过于复杂化了。

过了段时间,小晨也回赠了一双拖鞋给薇薇,薇薇拿回去后,整整齐齐的摆放好。

吃到好吃的糖,拿一次性杯子装起来,用纸巾和胶带封装好,要带去给晨晨。

晨晨,是一个可以剥虾脚两个小时,实至名归的吃货,她坐在一堆虾脚面前,用牙咬开脚,然后拿筷子尖捅出肉,用手小心的抽出来,沾了醋喂给薇薇吃。

作为一个亲娘都懒得剥的我来说,只好生出一丝惭愧来。

两个人也有闹矛盾的时候,撅着嘴,互不理睬,但是,你若是仔细一点,会发现,其实眼角都有戏,时不时瞟对方一眼,若是有一人嘴角翘起,便不计前嫌,拥抱着欢天喜地玩耍去了。

小孩子们之间的矛盾,化解开来真是温馨又美好。

以前,也好想有一个姐姐,在我懵懂无知时,在我失落脆弱时,在我迷茫徘徊时,能带给我希望和力量,让我少走些弯路,这实在是有些利己主义。

但是现实却是,我是一个有着亲妹子的姐姐,我曾用言语威胁比我高大的妹妹,能屈服在我的拳头底下,结果我的正儿八经,反而被父母取笑了。

后来,我果真有了这样的姐姐,所以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薇薇则更甚。

她一开始时,是喊晨晨姐姐,后来是小晨儿,伙计,然后是我的姐妹儿。

天天看着这两个小家伙的日常,我简直要被暖化了。

前些时火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抛开后面违背原剧的狗血剧情,罗子君与唐晶的深厚友情,实在令人备感温暖与羡慕。

也许,人生来便是孤独的。

所以才要不停的找一个伴。

不止是身体的伴还有灵魂的伴。

而优质的友情,则是人生路上莫大的福祉。

当她们历经岁月,褪去稚嫩后,在世俗的泥沼中可以并肩前行,可以从容成熟。

当生命里的景色越来越辽阔,她们不需要多感性的言语,只是彼此相望一眼,便知道了。

嘿,姐妹儿,有你真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