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乌桕树

小时候并不知道,乌桕树其实就是乌桕树。因它生得高大,春天也会长出毛毛虫似的花穗,总是柏树杨树地胡乱称呼。它实在常见,横穿过村子的盘山公路旁,都是这种行道树,绵延不绝。

后来中学学了何其芳的诗,他说乌桕叶像青鳊鱼的影子,联想到这种树的叶子两头细中间圆,一端比另一端更加尖些,可不就像是青鳊鱼么?由此知道了,原来它是乌桕树。

在不知道它有如此诗意的名字之前,我也是极喜爱它的。春夏之际,它的叶子是黄绿的,到了秋天就慢慢转为深红。一树金黄殷红的树叶在阳光照射下极为好看,放学路上总要蹲在路旁,细心挑拣几片最好看的红叶,拿回家夹在书里。

到了冬天,常有干枯的树枝,也随叶子一同落下,可知木叶萧萧,并非虚言。这时有路过的人,便捡拾去了,当作柴火。此外,地上还会铺满许多乌桕籽。听老人说,从前极为穷困的时候,都是用它来榨油点灯的。我不甚明白,只知在地上跳来跳去,把一颗颗乌桕籽踩碎,听它碎的声音,觉得极为欢喜。

乌桕籽的生命力是顽强的。这一点可以在初春的时候得到验证,到了春天,大树底下总能看见几棵小小的树苗。没有施肥,没有浇灌,甚至没有泥土覆盖,但仍茁壮地长大了。乌桕的树苗很有意思,即使它只得一指高,却也长得像模像样,叶片大大的,丝毫不小器,和老树如出一辙。

但树的生长也是缓慢的,也许要再过几十年,这棵小树才能和它的母亲并排立在一起。

想起来,我已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乌桕树了。

在长沙,行道树大都是香樟树,终年碧绿,鲜少落叶。夏天的雨后,满城的香樟会蒸腾出一阵奇异的清香,人行走在路上,有种昏昏然的感觉,恍惚身在梦中。

在异乡的夜里,想起有人说,世间所有的路都是回家的路。我想,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意义铺路,那么路的尽头,可能就是每一个人的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深秋的乌桕树,网络上写它的抒情类文章很多,我从众多的文章中读出了乌桕不光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更是一道风景,一缕相思...
    桐州一皓阅读 2,120评论 25 42
  • 风吹乌桕 乌桕在江湖。 它在偏远江湖,独对秋风,用霜色渲染繁华。 在童年,在静寂荒远的乡下,我见过几棵孤独的乌桕。...
    曼陀罗1213阅读 155评论 0 1
  • 美丽的隆德城之—— 春压枝头绿含羞 桃苞带红戏雪球
    老巷子的雨阅读 62评论 2 5
  • 今天上午正在上班时,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给我介绍了一个阿联酋的项目。想让我接手这个项目,让我报一下价格。我问他...
    午夜雷鸣阅读 98评论 0 0
  • 作者:奇迹四连金金 四连点评组的群里异常的安静,“今天是最后一次推优了,大家抓紧啊。”小七大大的催促在点评组里一响...
    Emily金金阅读 3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