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不故(二)

如果按照马斯洛需求理论来划分,初中的我们瞬间升级到自我实现层面的需求。

大街小巷的网吧、PS游戏厅,如雨后春笋、似朝阳产业,争前恐后的招揽生意,他们的客户画像就是我们。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弃武从文,转攻游戏市场。为了能痛快玩上一场,我们放弃了早餐、晚自习前的加餐、买书钱、泡妞钱等,攒够后到游戏厅疯狂一把,颇有赌徒心理。

初中开始,学校离家有了一段距离。家人会给我们配上专属自行车。偶尔我们会利用上晚自习前的那段时间,骑着自行车跑到PS游戏厅玩上一个小时,再快马加鞭骑回去。那时候偷自行车猖獗,下雨天小偷甚至连锁都懒得别,俩人利用雨衣直接罩起来,后面的人抬着后轮,就推走了。所以玩游戏的时候,总有一丝慌乱,怕家人突然找到,怕出去后自行车不见了。所幸三年时间,没有丢过自行车。阿飞就不是,他是两年十一个月零三周没丢过一辆车,他一周时间丢了三辆车。车型也从赛车换成了他妈的凤凰又换成了他爸的二八大杠,依然挡不住偷车贼对他独有的喜好。

在丢了两辆车时,我们加强了防范,老板也特意照顾到我们这个群体,在我们一字排开停好车,锁上两把锁后,他从屋子里拿来一条大锁链,把我们几辆车锁在一起,拍着胸脯说:“开玩笑!这贼要不拿个大钳子,根本别想弄开这条链子!孩儿们!放心玩,我带你们去暗屋,家人保准找不到你们。”等我们爽完出来后,看着外面剪开的链子无力的耷拉在地上,每个人迅速用眼神搜索坐骑,随即松口气。唯独阿飞,张开嘴巴后就没再合起来过。

小冯玩游戏的时候爱喝水,喝滚烫的开水。玩拳皇97,他会让老板倒上一杯水,每次不厌其烦的对老板强调:“开水!滚烫的开水!”想象下,四十度的大热天,我们待在比室外温度还要高几度的屋子里,眼睛放光,拿着手柄不停的左右搓动,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小冯竟然还一口一口的喝着开水。老板看不过去,不时的提醒他:烫!烫!现在想起来,依然控制不住自己脸部肌肉抽动。后来发现,此人非常人所能揣测。若干年后,他参加学校校招,本来已经淘汰,他要走的时候,面试官无意中问他:“你有什么特长吗?”他停下来高歌一曲,于是淘汰了一个已经通过的人,被成功录取。他默默无闻了四年,毕业前夕,全校皆知:咱们学校有个人,因为唱歌好,被录取了。据说还掀起了学校一波“读书无用论,唯有娱乐高”的改革热潮。

这一年,我的家乡迎来了变革。电视、街道、邻居,不时的听到什么要做旅游城市的闲聊,大街上也开始出现一些横幅:争做旅游城市。最大的变化是在半山腰盖起了一座影视城。城之大,把小时候玩耍的寺庙和那口井都囊括进去了。盖好后,圈起了大门,开始收起了门票。才知道,所谓旅游城市,还是圈地收钱,本质没变化。

这种变化对我们家没太大影响。姥姥因为有皈依证,每次去影视城转悠,就掏出皈依证,美名其妙到山上朝拜。而我们这些人,去的第一天就已经发现了一条密道,轻松通到城里去。暑假的每天早上,我们几个小伙伴跑步到影视城,通过密道,来到城内,爬上城墙,一直爬到最高的那口鼎上。炎炎的夏日,在那口鼎的周围,却刮着一阵一阵凛冽的凉风,为那年的夏天填上了一丝清爽的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