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香肉丝   以及和鱼香肉丝没有太大关系的故事

美女你要点什么?

呃,鱼香肉丝吧。

菜单上那么多家常名菜,如果没有炖得烂烂入味的红烧肉,我就会点鱼香肉丝。这么俗气,一点也衬不上我酷酷的冷艳。好的,要打要骂尽管来吧。冷艳奉陪。

这道菜是2000年我才认识,在外院的食堂。南方孩子就知道吃米线,孤陋寡闻了。

下饭实惠一级棒。五元的鱼香肉丝,六元的鱼香鸡丝。一月至多吃两次。偶尔独吞,或者和牛牛、辉辉共享。那得再加一道水煮肉片。水煮肉片十元。水煮牛肉十二。

有次崔晶请客,想拜托我帮她处理外贸小店的毛衣库存。我欣然同意。到了学校附近的小饭馆,她把过塑后仍然架不住起皮油腻的菜单递过来:点吧!想吃什么尽管点。一幅气吞山河豪迈状。

我也分不清是不好意思点太贵的,还是就想开个玩笑,或者真心的就想吃这个,嬉皮笑脸道:那就鱼香肉丝吧!

崔晶忽然被点燃。

你怎么和我老舅家的孩子一样?在哪儿都得吃鱼香肉丝?!

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大写的愤怒铺了她满脸。

我也是被鄙视得莫名其妙。如风的少年,哪受得了这般冤枉。无端端地被贴了标签,这顿饭还要不要愉快地吃下去啊。

后来多亏牛牛发挥团总支的特长打了圆场。吆喝着来来来我们点些别的菜,呀,这个不错,那个来一份行不?所谓三人行,必有我牛焉。

吃完了,事办了,和崔晶的友谊恢复了没有我也记不清了。

只是毕业后也渐渐断了联系。

********************************************

崔晶的毛衣外贸店,命名Your Shop,位于河北路和马场道交界口。

问她为啥叫“Your Shop” 而不是“My Shop”。话说她的创意比“是你的益达”要早了十年。对,就是想让客人进来,体验到宾至如归的感受,觉得这是你的店,你们的店,而不是本店主大大一个人的店。

不知道别的客人是否感受到了。于我而言,似乎预言成真了。

从第一次迈进店门她就喜欢上我,说像极了杉菜,尤其是扎上麻花辫时候,硬是叫我模拟了无数次“花泽类走进西点铺,杉菜鞠躬说欢迎光临”的场景。演完了就得意地咯咯笑,差点冲过来给我一个狂热粉丝法式吻。

她给我超优惠的会员价,半卖半送的给我推荐好看的衣服。国庆后难得和男友约会,排队买到了小宝栗子,我也记得给她送去一袋。小店二楼有家homemade烧饼,咸的甜的一应俱全。她常给我准备着热乎乎的牛肉烧饼和限量版甜香的麻酱烧饼,不用我排队。

崔晶的老公是个典型天津汉子。

挺帅的男人,壮壮的,头发不浓密。他会耐心的撑开熨衣板,偶尔叼只烟,一边唱和着崔晶的碎碎念,一边玩世不恭却手法细致的熨平衣服。这店就是他给崔晶开的,说她一直就想开个店,那就如了她愿吧。

他给崔晶进了双CAT的大黄鞋。酷毙了呗反正。崔晶比我脚大,这鞋至少39码,她都穿不上。我看了,感觉哇靠好生猛啊好喜欢。可我36富余37不足的脚,试穿上跟划船一样。但是这么酷,太拉风了。本人就是这么炫酷的追风少年啊。她大概也觉得既然我喜欢,自己也穿着不合适,便宜让给我了。可能也没那么便宜,只是就这鞋本身的做工质地,凭着我穷困潦倒小杉菜的嗅觉,隐约觉得好像也是值了。

不管怎么说,这双鞋到现在都还在我家柜子里放着。我妈给我擦干净了收藏着的。每年冬天回家,都问,你那双船鞋,今年穿不穿?

********************************************

02年夏天,有了部红色的阿尔卡特,直板机,不翻盖,很漂亮。那时候都时兴用诺基亚、摩托罗拉。你看个性少年就是与众不同啊。身边的同学朋友们,崔晶最先开始用手机。她的第一部翻盖摩托罗拉,放在柜台上,进仓库给试衣服的客人找货的时候,一出来,不翼而飞。后来她又买了一个,还是一模一样的。没办法,我就喜欢这款,她说。

于是整个暑假,我手机里就只有一来一往和崔晶的短信。

都是些吃饱了撑着的喂你干嘛呢?今儿可热了,我要早点关店去滨江道逛街。哦是吗,我妈中午做了凉粉,好好吃啊!等等不痛不痒打发时间的闲聊。

高科技产品嘛。我也想让妈妈感受到便捷的现代工具,其实也就是一种隐形的炫耀。大方授权给她看。

还记得某个午后,我妈午睡前一条条的看。

午睡之后还给我,才发现,我亲娘看一条删一条,看一条删一条。看完了短信,就毫无保留地变成空白收件箱了。

原来是手机的外置home键坏的事儿。就这么一个小方块儿操纵杆,确认也是它,上下左右也是它。娘亲没有在意这些细节,稍不留神就错把删除确认和浏览下一条当成一回事了,还抱怨说怎么总要按好几下才看得到后面的内容。

还好不是珍贵的和男朋友的聊天记录!

不然一定断绝母女关系了。

崔晶的小店开了两年,我把整个宿舍的江苏软妹天津大妞们都培养成了特立独行爱穿毛衣的漂亮姑娘。大三寒假前,崔晶想要转行,托我给把衣服处理了。

几大麻袋外贸货,我和牛用自行车一路驮回来。挂满宿舍,制作了海报,挨家挨户去推销。清仓大甩卖了哎,不买也看看哎,外贸毛衣,时尚又便宜!同学你看我穿的这款,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问崔晶,那得收多少钱一件儿啊?她说,你看着办。

啥叫我看着办?我瞬间觉得外贸水很深。原来当初你给我的VIP中P的会员价,也还是挣了我不少,是不是?

当然这都是后话,其实谁在意这个。她说让我看着办,原则是能卖多少是多少,反正卖出一件也比存着放仓库处理了的好。

于是过了几周,姐妹们给力,卖了小两千,我自己当然也私吞了几件中意的。权当是佣金了。有些个实在卖不动的衣服裤子,也一并退给了崔晶。这一次的合作,她表示很满意。

********************************************

那接下来到底要转做什么呢?有一阵子她动了去澳大利亚的念头。

托人找了位某高校的教授,能帮忙给安排一下。条件是什么呢?教授家有个儿子,年方二十好几。据说就在睦南道上的烟草局上班,个儿高,人俊,家庭环境嘛自然是好的。教授家的夫人正给自己儿子张罗找对象的事,这么好的青年,亲妈都是怎么看怎么爱,怎么疼怎么夸,瞧了好多对象,就是没几个能过准婆婆法眼的。

崔晶问我能不能帮她个忙。

——啥忙?好。

——你能不能去假装相亲一下,我把你介绍给教授的儿子。

——哈?可我有男朋友呀。

——我知道,所以你就假装去相亲。完了你再说不喜欢人家,就行了。也显得我出了力,教授那边好交代。

——咦……这也行啊……

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少年郎,想了想。反正所谓的男友也不在身边,四年就在一块儿相处过不超过两周时间,简直是柏拉图界最佳代言的我,只是为好朋友帮个不伤大雅的忙,也不是做不到的嘛。既不会掉块肉,也没什么损失,还能见识一下世面。

于是,受崔晶之托,我踏上了人生第一次相亲。

她都安排好了。

告诉我去西康路上哪家店,几点见面。对方穿什么衣服,我得怎么打扮,聊哪些个话题。特别强调,一定要点果蔬汁。就是那种西红柿胡萝卜西瓜等等结合的产物。这样显得健康活力有品味。

最后一项交代显得尤为关键。聊了一小时左右,她会给我电话,谎报军情,宿舍走水,于是乎我就可以撤了。核心是,坚决不要给对方有可持续发展的信号。

嗯。我郑重的点头。

按约定见了面。我松了口气。见之前也不是不忐忑的,有那么一丝丝担忧自己晚节不保,万一真是教授夫人口中的优秀美男可怎么办?

好在我想多了。

就也还不错吧,如果真有人想知道的话。但是很显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剧情可以开展得很顺畅。点了果蔬汁,那个时代的果蔬汁,不太好喝。喝了一杯,还被续杯。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直到男生问我要联系方式。

——把你手机号码给我呗。

——我……这手机是我借的。今天学生会有活动,一会儿联系我。

——那你们宿舍电话是多少?

——我们宿舍电话坏了。

——那我怎么找你?

——啊?那……你找崔晶吧。(这个猪头怎么还不给我来电话呀,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扯下去了。)

对方也是无语了。

后来这场气氛诡异的相亲终于在如约而至的电话中,结束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据说男生是问起过我的事情,但是都被崔晶给打回去了。而她的留洋之旅,好像也并没有特别如意,天道酬勤,大概是力道还不够吧。

********************************************

最后一次见她,是毕业实习前的冬天。

已经许久没有联系。她忽然说起,想要在八里台附近开酒吧。又想请我在学校做些推广,贴些小广告。

当时校内也管得挺严,社会上广告不容易进校。但是这对我来说又有什么难,她是崔晶啊。

再见到她,她不是一个人来。身边一位陌生男人。穿得很沉稳,说话也很沉稳,衬得人更精练。她说是她朋友,挺帮她忙的。酒吧的股份基本也是这朋友给出。

看得出来,感情不错,有嘘寒问暖。在她谈起未来的展望时,不时给几句意见,大多数时候,也投以关切的眼神。

后来想想,她很久没有提到她老公了,我也很久没有见到过,那位偶尔帮她熨衣服的男人。记得有一年到她毛衣店里,我还看过他俩的结婚照。

一向时尚的崔晶,烫卷的短发披上白纱。影楼的浓妆意外的适合她。她的鼻梁很挺拔,鼻翼中间有一快微微突出的峰骨,显得十分英气。明眸善睐,厚嘴唇,是位现代派的漂亮姑娘。身边的男人宠溺的望着她。那双强壮的臂膀,搂过她的肩,也熨过一件件新进的衣裳。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发生了什么也不那么要紧了。

她是崔晶啊。

在找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的崔晶啊。

记得她曾对我说,我这人挺懒,但就是命好,经常没钱了的时候,一摸裤兜,竟然还有两百块!哈哈!

是啊。这命,确实挺好的呢。两百块是我当时两个月的生活费呀。哈哈。

她父母很宠她。男人也很宠她。她对朋友也好。朋友对她也好。她会任性暴躁,粗心大意,想一出是一出,也身怀各种缺点优点。可她是我的朋友,是我时隔十年,没有再联系上,却还记得的朋友。

********************************************

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有没有去澳大利亚,有没有开成火爆的酒吧,有没有和新结识的男人在一起生活。

可我总有时候忍不住想起她。也祝福着她。就像今天中午和同事吃饭,没看到红烧肉,点了盘鱼香肉丝。然后一如李志歌里唱的那样,忽然就下起雨来,忽然就想起你来。

偶尔回想校园时光,也总觉着一出校门,骑车左转,第一个路口再右转,那家Your Shop就等着我,等着我进去吃一块热乎乎的烧饼,还有那位逼着我试穿衣服充当模特的老板娘。

我想,也许她也没有完全忘记我吧。

毕竟,在那段北国岁月中,我们把生活穿插在一起,谈过梦想,互助友爱。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高冷,也不是酒肉糜情的泛滥。是两个年轻的女子,把对方视作是朋友的愉悦真心。

而真心,又岂是会被轻易遗忘的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