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从勇起,爱已纷凡

文——呈半岁

     周末,白凡不用上班,慵懒地倦在沙发上呈蜗牛状,她在微博上无意中看到一首赵雷的《成都》,点击量已经过万,她把手机的音量调到最合适的位置,让赵雷带着有故事的声音缓缓地传入耳朵。

     厨房这时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她的嘴角轻微上扬了一下,幸福和悠然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不得不暂且闭上了眼睛,让思绪飞一会儿。


01

     成都的夏天,犹如掉进一个火罐,燥热不堪。

     白凡经常下课后,带着一种要战胜燥热的倔强,去操场跑几圈,追他的男生们有的跟着他一块跑,有的为她递水,有的为她送毛巾,种种殷勤在操场上斑斓绽放。

     白凡用冷漠不理的表情一一拒绝,有时被追烦了,会故意丢掉女孩子的贤良淑德,破口大骂,都他妈给我走开!

     吓跑一波又会跟着上来一波,就像打游击的部队,不曾间断。

     就是这一吼,让在操场正好踢球的靳勇看到了她,记住了她。

     靳勇看着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衫的白凡,她的脸部轮廓那么小巧精致,白皙的皮肤经阳光一照,晶莹剔透,一双灵动的眼睛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因为生气和跑步的同时作用,两侧的脸颊挂着绯红,随着她躲闪男生的节奏,跃起落下,落下跃起,就像两片桃红色的花瓣闻风起舞,很是动人。

     靳勇被白凡彻底迷住了,就像有一只蝴蝶,翩翩飞进了他的世界,撩拨着他的春心。

     靳勇默默地在心里喊白凡是白娘子。

     那一刻,靳勇甚至希望自己摇身一变变成法海,用降妖钵把白凡收入钵中,只供他一个人欣赏她的美。

02

     靳勇第二天到操场踢球,他提前跟队友说好,要是白凡出现,就故意把球踢到白凡身上,他故意咳嗽两声强调说,轻轻地踢,别太用力,让他好过去跟白凡搭讪,队友们都连连点头,一副瞧好的表情。

     等到白凡出现了,靳勇打了个响指,一场阴谋就此展开。

     结果,很遗憾,当白凡跑过来的时候,队友把球踢偏了。

     靳勇恨得咬牙切齿,他灵机一动,打算来一场将计就计。

    靳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白凡,由于速度太快,力度太大,只听到白凡发出哎呦哎呦的惨痛叫声。

    靳勇,忍着胸口的隐隐作痛,把一只手伸向白凡,白凡没理会,她费劲地站起来,潇洒地拍拍身上的土,戴上散落在地上的耳机,匆匆跑开了。

   靳勇望着白凡远去的背影,傻笑了半天。

    队友们站在球场吹着口哨,一个个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额头上闪着“欠揍”两个字。

    舍友们带着一身汗臭跑过来,有一个人把胳膊搭到靳勇的肩膀上,笑着说,哥们,你的白娘子这么快就变成白蛇跑了啊?另一个笑着说,靳勇,人家许仙追白娘子靠的是一把油纸伞,你得抽个下雨天出来,雨中传情的套路才对啊。

     操场上,又传出一阵阵魔性的笑声,直达云霄。

     靳勇大吼一声,都他妈给我走开。

03

     白凡和靳勇再次遇见,正好是成都多雨的季节,绵绵柔柔的细丝从天空上飘落下来,太阳一照,闪着晶莹。

     靳勇在足球场上踢着球,他热血的青春沸腾着,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眉宇间聚着一股北方男子的刚毅,汗水透过他的衣服钻出来享受着过耳的秋风。

     正当白凡准备传球给队友的时候,顺着视线,他看见白凡刚跑完步,正沿着塑胶跑道慢悠悠地朝操场上的小门走去,他跟队友打了个招呼,换人上场,便快步追上白凡,拍了她肩膀一下,对白凡说,小白同学,有缘千里来相会,再来一瓶要不要?

     白凡转头看着靳勇,冷冷地说了一句,不要。

     靳勇快步跟上对白凡说,咱们打个赌吧?天这么热就当降温消暑。

     追白凡的男生们一个个都花样百出,她还从没听过打赌的,出于好奇,她说了句,怎么赌?态度不冷不淡。

     靳勇把一个蓝色的瓶盖递给白凡,对白凡笑着说,一会你拿着瓶盖去兑瓶矿泉水,如果要是再来一瓶咱俩吃饭,如果要不是,你喝着免费的水,我不烦你,怎么样?

     白凡拿着瓶盖摆弄了几下,撂下一个好字,就跑去了超市。

     晚上,靳勇请白凡吃的串串香,就在路边的一个小摊上,白凡被辣的鼻涕和眼泪直流。

     靳勇开玩笑说,不用这么感动,不就一顿饭嘛。

     白凡用纸巾擦着鼻涕说,靳勇,你要是把这剩下的三十多根串串都吃了,不流鼻涕,不流眼泪,我请你饭后散步。

     靳勇一听,眼睛一亮,吃辣椒可是他的强项,他心里暗喜,就差发出贱贱的笑声。

     靳勇不到一分钟,就把串串都撸完了,嘴角挂着辣椒油,闪着红色的光,像是胜利的炫耀。

     白姑娘,走吧,兑现诺言的时候到了,靳勇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上扬着,就像在说,白姑娘,走吧,开房的时候到了,一样的效果,总之贱味十足,听得白凡直想揍他。

     两人散步的时候,靳勇本想把白凡带入他的世界,让她了解他,正当他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白凡把一只耳机塞到他的耳朵里,里面的歌声立刻灌满了他的耳朵,激荡着他的内心,靳勇把要说的话又囫囵地吞了回去。

     别去猜我们的相遇

    就像是蔓延的瘟疫

    无法抗拒

    别去猜我们的关系

    他出乎所有人的意

     让他继续

      ……

04

     从夏天到秋天,靳勇买了无数瓶矿泉水,和白凡打了无数个赌。

有时候靳勇赢,有时候白凡赢,两个人都乐此不疲。

     有一天晚上,他们正坐在路边边喝矿泉水边聊天,白凡对靳勇兴奋地说,靳勇,我又中奖了,一会你拿着这个瓶盖去超市,要是再来一瓶,你答应我一件事,要是没有,我答应你一件事。

     白凡赢了,她笑眯眯地说,你看,迎面走来那男生吗?你去抢劫,抢什么都行。

     靳勇向白凡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就冲上去了。

     那个男生正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烟。

     靳勇一把夺过打火机,哥们,我女朋友说你这打火机好看,送给我了,下次见面还你一个,谢了。

     那哥们一脸蒙圈,后来像明白了什么,说了句,卧槽,哥们,那打火机一块钱买的,还快没油了,哪里好看啊?

     靳勇跟白凡已经笑着跑远了。

     等着停下脚步,白凡喘着气说,谁是你女朋友啊?

    靳勇不要脸地说,你啊,我要是有另一个女朋友,你乐意吗?

    白凡说,我求之不得,你赶快去找。

05

     靳勇,恋爱了,他故意编造了个异地女友,想试探白凡什么反应。

     结果,白凡的脸淡如清水,没有一丝伤心。

     靳勇和白凡出去的时候,靳勇故意提前调闹钟当作女友电话的铃声。

     喂,宝贝,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呢!等我回去给你打电话,乖,等我,靳勇佯装一脸的甜蜜。

     白凡张着嘴,手放在胸口上,作呕吐状,靳勇,你还能再恶心点吗?

     靳勇说,能啊,下次给你来一段直接让你吐出来的。

    晚上,靳勇回到宿舍,舍友们说,靳勇,我他妈真是服了你了,你自编自导自演不累啊?

     靳勇躺在床上,把手垫在后脑勺下面当枕头,懒懒地说,等你们爱上一个姑娘的时候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白凡也恋爱了。

    她带男友和靳勇一块吃饭,还是路边的那个摊位,只是两人变三人。

     靳勇那晚就像吃了一顿苍蝇,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靳勇时不时地用余光瞥白凡,他发现白凡在跟那个男生说话的时候变得娇羞、妩媚,那是他和白凡相处从来没有过的表现。

     如果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娇羞妩媚又动人,那肯定是恋爱啦。

      靳勇想,自己完了,彻底出局了。

      很长一段时间,白凡没有找靳勇,靳勇也没打扰白凡。

     靳勇想,如果那是白凡想要的幸福,那他祝福她,只是他做不到潇洒地忘记她。

06

     有一天深夜,靳勇的手机突然急促的响起来。

     靳勇迷迷糊糊地接起来,电话里传来白凡嘤嘤的哭着,犹如暗夜里传出的婴儿的哭声让人心碎。

     靳勇立刻从床上坐起来,问白凡,你在哪里,白凡哭得抽搐着说,在XX的酒店。

     靳勇就像一个披星戴月的勇士,满脑子都想着白凡,他心中的白娘子一定绝望了极点。

     靳勇花了很短的时间,他就找到了白凡。

    白凡的头发凌乱不堪,白色的长T恤领口那里掉了两颗扣子,线头犹如一根刺扎到了靳勇的心里,因为掉了扣子的缘故,露出的白皮肤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靳勇没多想,他把白凡挂在衣架上的一件黄色针织衫快速的取下,为白凡搭在肩膀上,拉着她的手急促地走出酒店。

     成都的夜景在一片灯光里璀璨生辉,但靳勇和白凡无心欣赏,那柔柔密密的灯光抚着白凡的眼泪,也抚着靳勇的伤情。

     靳勇再次躺下的时候,看看手机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他使劲攥了攥拳头,那谁,你死定啦。

07

     后来,靳勇才知道,那天是那个男生的生日,那个男孩想要的礼物是白凡的第一次。

     白凡直到被带出学校,进了市里,男生才跟她说,今晚不回去了,白凡不同意,结果那个男生甜言蜜语地说了一堆,便把白凡骗到了酒店,答应白凡,只抱抱亲亲就好,就当为生日留下一段美好甜蜜的回忆。

     结果到了酒店,男生就变成了牲口,白凡当然死命不从,直到她把那个男生的嘴角狠狠的咬破,那个男生狰狞着一张脸,恶狠狠的夺门而去。

     出门前还不忘扔下一句,婊子,老子不缺你这一个。

     靳勇召集了一帮兄弟,把渣男狠狠地揍了一顿,揍得渣男连连讨饶,最后甚至跪在地上,让靳勇饶了他,靳勇看着他那一副怂样,在他脸上哐哐地又打了两拳,便带着兄弟们离开了。

     最后,班主任帮忙求情,靳勇才免去在档案里被记一笔的处分,只是留校察看,再有一次,一律开除。

     那张处分的白单子,挂在学校的宣传栏上,跟随着成都萧萧的秋风飘扬了一个秋天。

     白凡后来找到靳勇,对他说,你不必为了我这么做。

     靳勇笑着说,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未来的女朋友。

     他说这句的时候仿佛带着重量,那晚风很大,却没将这句话吹散,一直在空气里飘荡着。

08

     白凡生日那天,靳勇约白凡出来吃饭,他用那些带着“谢谢惠顾”字样的瓶盖拼了一座埃菲尔铁塔送给白凡当生日礼物。

     一共用了522个瓶盖,521,是我爱你,522,是我在爱上你之后,还要再爱。

     靳勇的这番深情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对白凡简单地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小白同学。

     白凡一脸惊喜,拿着那一座埃菲尔铁塔左右翻看,她冲靳勇笑着说,靳勇,超市的矿泉水是不是都被你给包了?

     靳勇用手挠挠头说,是啊,很感动吧?

    白凡翻了下白眼说,你说要是你女朋友知道,会不会?

    靳勇立刻编谎,镇定地说,你不知道吗?我们早分手了,异地恋太痛苦了,见不到摸不着的。

     白凡用手指在靳勇头上弹了一下说,流氓。

     靳勇最烦别人动他的头发,因为他天生自来卷,一动发型就会乱,但是这个禁令对白凡来说,不管用。

     白凡经常动他的头发,时不时地还会想用皮筋在上面扎辫子的冲动,靳勇吓得只能跑,白凡就在后面追。

09

     有一天晚上,白凡被一阵腹痛痛醒,刚开始还可以忍耐,但是后来越来越疼,就像有人猛得攥住了她小腹的右下边,为了不打扰大家休息,她一直蜷缩在床上咬牙坚持到天亮。

     当第一缕阳光从窗户里扑进来的时候,白凡已经疼的完全僵在了床上,她就像一个泻了气的气球,瘪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宿舍的人问她要不要紧,需不需要去医院?她虚弱地摆摆手,艰难地吐出帮我请假几个字后,不再说话。

     等到快中午的时候,白凡慢慢得从上铺爬下来去厕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靳勇打来的,小白同学,听你舍友说,你病了,我送你的埃菲尔铁塔这点小病都没镇住吗?

    白凡刚要回答,结果肚子又一阵剧痛,把她拽入了黑暗里。

    等白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手上打着点滴,她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靳勇。

     你醒了?我去叫医生,靳勇温柔地说,一扫之前的贱样。

    多亏你男朋友及时把你送到医院,要不然问题就严重了,急性阑尾炎,多休息,医生说完便匆匆地朝门口走去。

     白凡本想跟医生解释,靳勇不是他的男朋友,但是医生走得太匆忙,她也就没说出口。

     靳勇出门送医生,又和医生聊了几句,道了谢,目送医生离开。

     他微笑着重新回到了白凡的身边,只因医生说出了“男朋友”这三个字,这虽然是一个还未实现的角色,却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悦。

     靳勇对白凡说,我刚才去问医生你饮食需要注意什么,还有大概需要住院多长时间……

      没等靳勇说完,白凡的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把白色的枕头弄潮一片,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她在心里牢牢筑起的坚强的城墙居然一下子就塌了。

     靳勇手足无措地说,你别哭,你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再打一段时间的消炎针,真的,很快会好的,靳勇因为着急,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白凡抽搐地说,我听到医生说的了,我不是因为我的病,谢谢。

     靳勇鼓起勇气,握住了白凡的手,凑近她的脸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不嫌弃你有病,即使以后有病我也不嫌弃。

    白凡瞬间破涕为笑,她甩开靳勇的手对他说,你咒我呢,谁稀罕做你的女朋友。

    这是靳勇对白凡的第一次认真表白,他正经地说,却被白凡当笑话听了,他想,能让喜欢的姑娘的心情由阴转晴也值得了。

      在医院的那段日子,对待白凡,靳勇一切从繁,对于自己,他一切从简。

10

     白凡自从出院后,经常发呆,她不清楚,自己应该把靳勇放在什么位置上,恋人?朋友?亦或亲人?

     水房里,热气蒸腾,进来的人就像一个个神仙穿行其中。

     正当白凡在这仙气里愣神的时候,暖壶里发出快要满的嗡声,有人帮白凡把水龙头关了,是靳勇。

     白美女,还用自己打水啊?靳勇开玩笑地说。

     没办法,美女也得吃喝拉撒睡啊!

     两人都笑了。

     靳勇两只手各提着两把暖瓶,以最快的速度放到宿舍楼底下。

    靳勇和白凡的身影重现操场。

   他们走累了,就坐在演播室门口的阶梯上,那里灯火通明,很适合坐着聊天。

    恋人,喜欢私密的地方享受甜蜜,朋友,喜欢隐蔽的地方交换秘密,而白凡和靳勇,喜欢在灯火通明的夜晚互诉各自的心生,没有甜蜜,没有秘密,舒服自在。

     他们聊着聊着,靳勇像想起来什么,激动地说,你看过春熙路的夜景吗?

    白凡摇头。

    要不要现在去看?还有五分钟关校门,你决定。

   就这样,两个人在关校门的最后一分钟,冲了出去。

    白凡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笑着说,今晚是你和我第一次夜不归宿,得庆祝一下。

    靳勇说,好,听你的。

    他们去超市买了啤酒和零食,搭上一辆去春熙路的出租车,便驶向了迷一样的暗夜。

     白凡和靳勇站在天桥上,一人拿着一罐啤酒,大声说着干杯,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竟然有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境。

     他们聊着歌曲,唱着人生。

     桥底下的车一辆辆飞速驶过,闪烁的车灯犹如黑夜的眼睛,将明灭的世界连在一起,现实变得越来越虚幻和模糊。

     靳勇扶着白凡慢慢走下天桥,朝春熙路的方向走去,夜已深,周边的繁华不减。

     他们坐在马路边一处路崖上,白凡第一次喝那么多酒,不胜酒力,她唱着唱着歌,便倒在靳勇的肩头睡着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是清晨,白凡睁开眼,用手拨弄着头发,当她发现是在宾馆,大叫了一声,快速地坐了起来。

     靳勇已穿好衣服,叼着一支牙刷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问怎么了?

     白凡用手裹了裹被子,吞吞吐吐地说,我们……昨天晚上?

     靳勇用毛巾抹掉嘴角残留的牙膏,坏笑了一下说,昨晚上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

     白凡掀开被子捂住脸,结果她发现自己穿的竟然是酒店的睡袍,这更加证实了靳勇说的话,她感觉自己的脸快热得涨裂了,她把头埋进被子里,不敢露出脸来。

      这时有人敲门,靳勇去开门。

     女服务员说,先生,这是你昨晚让我帮屋里小姐换下来的衣服,已经全部洗干净晾干了,您拿好,这是单据,退房的时候一并结算就好。

      听到这,白凡把被子往下一拉,脸上立刻恢复了神气,她心里默默念叨,还好贞洁未失,贞洁未失啊。

     白凡抱起枕头,蹑手捏脚走到靳勇的身后,趁着靳勇低头看收据的时候,一边用枕头猛的敲打靳勇的头,一边说,竟敢骗我?逗我好玩吗?

     靳勇笑着捂着头说,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靳勇边说着话,边往床边移,他把白凡的衣服往床上一扔,顺势抓起一个枕头,两个人就扭打到了一起。

     两个人畅快的嬉闹着,只听呲啦一声,枕头套笑裂了,两个人像商量好一样,谁也没喊停,房间里,瞬间变得像柳絮纷飞的三月天一样,洋洋洒洒,白蒙蒙一片。

      直到枕头里的棉絮完全释放出来,白凡和靳勇才喘着气,坐在床沿上,看着满地的狼藉,还有房间里正在往下落的棉絮,两人不知不觉又笑了。

      靳勇结账的时候,多赔了两个枕头钱。

     等他们推门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服务员的一句抱怨,恋爱中的人真是疯子。

11

     周五,白凡和班里的同学都在第一表演教室安静的上课,由于他们坐的那排凳子螺丝松动,所以只要一个人动,旁边的人也会跟着摇摆。

      几分钟过后,凳子像失控一样剧烈的晃动起来,白凡和舍友们刚开始以为有人在恶作剧,正当在寻找是谁的时候,听到楼道里传来急促的跑步声还有尖叫声,接着表演老师使劲挥着手,地震了,快往楼下跑。

     大家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来不及思考,跟着人流往下冲,那一刻生命显得弥足珍贵。

     等跑到楼下,大家黑压压的挤在操场上,听着玻璃一声声的碎裂,咔嚓咔嚓作响,大家就如蝼蚁般渺小可怜。

     这时,白凡试着有人拽她的胳膊,由于她四周站满了人,她无法躲闪,也看不清是谁,就这样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拉了过去,她趔趄一下,等她在人群中站稳,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白同学,你真明智,今天穿一件黄色的上衣,你是为了让我在众同学中快速地找到你吗?靳勇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开玩笑地说。

     白凡,因为有些紧张,手心沁出了汗,她没有看靳勇的脸,自顾自地说,玻璃都震碎了,手机也拨不出去,估计我爸妈得急疯了。

     靳勇凑到她耳边说,不要紧,传达室那边公用电话可以免费打,我带你和你的舍友们过去,跟家里人报个平安。

      白凡跟着靳勇穿过闹闹嚷嚷的人群,有细细碎碎的谈话声,也有哭声,还有拨不出去电话的谩骂声,她在这些躁乱不安的声音中穿梭,紧紧地跟在靳勇身后,快步走着,她觉得靳勇就像一座山为她遮挡着这些令人不安的因素。

     白凡有几分钟甚至恍惚了,她想如果此刻对靳勇投怀送抱,把他高举在恋人的位置上,说不定能获得更大的心理安慰,但她犹豫片刻后,终究没向靳勇喜欢她的世界靠拢。

     爱情,有时候远远没有友情那般牢固,也没有亲情那般长久,更何况这个人变得越来越重要。

     晚上,宿舍下了禁住令,但是拿东西除外,靳勇跟白凡去了她的宿舍,他把被子褥子全都用床单迅速地打包好,连同白凡的洗漱用品,一起搬到了图书馆。

     那时,靳勇的舍友小t因为从大一就在图书馆做兼职,所以他被特批可以住在学校的图书馆。图书馆一共有两层,所以即使有大的余震,也可以轻松逃离,借着靳勇的这层关系,白凡和自己的舍友得了个能安心睡觉的地方。

     一路上,舍友们都说着靳勇的各种好,踏实、稳重、做事稳妥……说得靳勇一路上心花怒放,都不知道如何接话。

12

     学校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变得混乱和清冷,虽然距离震中还有一百多公里,但是余震不断,地动山摇的后怕像瘟疫一样在学校蔓延着,让很多同学惶恐不安。

     本地的学生基本上都收拾行李回家了,外地的学生由于占大多数,一时间回家的机票订不上,所以有的同学只能在操场上支起帐篷,有的同学干脆在食堂的地上打地铺,过道里堆的东西零零乱乱、拥挤不堪。

     成都本身就是一个多雨的城市,又加上地震过后的阴雨不断,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味,潮忽忽的粘在身上,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白凡宿舍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飞回家,白凡仍旧坚持着,她不想回去,因为高昂的飞机票,让她不好意思跟父母张口,虽然父母说了要给她订票,赶紧让她回来,但她给父母打电话的时候,都是一副很镇定的样子,她撒谎说学校给安排了住处,吃饭免费,让父母不必担心,再加上她每天一个电话报平安,父母也就不再催她回去了。

13

     新闻上铺天盖地都是汶川地震伤死人数在不断增加的消息,校园里只剩下最后一批坚持不走的学生,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张口闭口都是地震后的种种惨状。

     有一天中午,靳勇和白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靳勇对白凡说,我要去汶川做义工了,那里需要人,我身强体健觉得很适合去,明天早上出发,对了,我给你订了今天下午的机票,一会吃完饭我送你去机场,靳勇轻描淡写地说着,但是他的心里早已翻江倒海,他根本不舍得和白凡分开,但让白凡独自待在这里,他又不放心,矛盾的情绪剧烈地撞击着他的内心,但最终还是白凡的安全占了首位。

      白凡以为靳勇逗她,她像以前和靳勇一起吃饭时一样,把碗里不想吃的肥肉通通倒进靳勇的盘子里,眉眼弯弯,笑眯眯地对靳勇说,让你逗我,这是奖励。

     靳勇接着说,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确实不安全,等开课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再回来。

     白凡看着靳勇脸上镇定的表情,她才知道靳勇说的不是玩笑话,她心里莫名的燃起一团火,她把手里的碗往桌子上一扔,大声地对靳勇说,你凭什么安排我?我不回去,你把票退了吧。

      靳勇沉默。

     下午,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仿佛是为了故意渲染离别的气氛。

      靳勇不顾白凡的歇斯底里,白凡从行李箱里扔一件衣服出来,靳勇就帮她捡回来叠好,重新放回行李箱,两个人一扔一捡的动作持续了无数遍,直到白凡累了,像一只玩偶一样安静的站着,任凭靳勇摆布。

     靳勇把白凡的东西一一收拾好,就像是一个周到的恋人。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一路沉默,各自望向窗外,外面的雨滴连成一条条水柱,不断的敲打着窗户,发出哒哒声,似乎在替他们在诉说着分别的话。

     等到了机场,白凡望着靳勇去服务台兑票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想哭,但是一直强忍着把眼泪圈在眼眶里。

     靳勇拿着机票递给白凡,依旧沉默,白凡从他手里夺过票,拉着行李箱,带着一种悲伤的决绝走向安检处。

     别去猜我们的相遇

     就像是蔓延的瘟疫

     无法抗拒

     别去猜我们的关系

     它出乎所有人的意

     没有秘密

     我想的未来不是这样

     我想的爱情不是这样

      它太美

      让人麻醉

      靳勇望着白凡的背影,不顾人来人往,深情的唱着这首歌,歌词的内容,句句如刀,直插白凡的心扉,让她痛得泪如雨下,不能自已。

     她和靳勇在一起的画面,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帧帧播放,仿在若日。

     白凡的脚步顿了几秒钟,但始终没有回头看靳勇一眼,靳勇的歌声变得越来越小,但在白凡的耳边一直高分贝的回荡着。

     等到白凡坐在机舱的座位上,那蕴藏的悲伤情绪化成眼泪喷薄而出,她用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出来,手机这时候有信息传来,叮铃响了一下,白凡拿起手机,在模糊的视线中,手机屏幕上闪着靳勇发来的一条短信,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机票钱就当我妈提前给未来儿媳妇的见面礼啦!(如果你愿意的话,白娘子)

      靳勇,你这个王八蛋,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王八蛋,白凡用力攥了下票根,票根的中心瞬间便起了一道道的褶皱,她跟靳勇的爱情就像藏在褶皱里的缝隙一样,只有施加外力才全部显现了出来,白凡在心里一直骂着靳勇,一遍一遍重复着靳勇是王八蛋这句话。

      广播响起,亲爱的旅客朋友们,很抱歉,飞机由于天气的缘故需晚点起飞,请乘客们不要离开座位,耐心等待,感谢您的配合。

       爱情姗姗来迟,飞机也跟着晚点啦。

14

     老婆,老婆醒醒,该吃饭了,白凡被温柔的男声从记忆中唤醒。

     白凡慵懒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桌子上已经摆满了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美食。

     她起身走到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在桌子上摆上两支高脚杯,她把烛台上的蜡烛全部点亮,卧室的灯关上后,屋子里有种暖融融的浪漫,然后坐在桌边等。

     那个男人说,老婆,干杯,结婚七周年快乐,白凡举起杯子,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温柔地说,老公,七周年快乐!

     餐桌边上有一整面照片墙,墙上几乎已经挂满照片,有些照片甚至已经发黄,在烛光的映照上,显现出来,一个年轻的男子在一片废墟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孩子蓬头垢面,两只眼睛透着生怯,但是明亮清澈,下面写着一行刚毅的字,【2008年6月1日,和小土豆的缘分】。还有一张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在一栋教学楼前手捧鲜花,单膝跪在一个年轻女子的面前,女孩笑面如花,下面写着一行娟秀的字,【2009年9月1日,成都,被求婚成功】,其他的地方几乎被孩子的照片占满,小土豆3周岁、4周岁、5周岁……一直到9周岁,照片上孩子的哭和笑的表情,似乎能听见一样。

     两张褶皱的飞机票的票根和很多旅游的照片挂在一根麻绳上,曾经的岁月,荡来荡去。

     情从勇起,爱已纷凡。

      完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