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十七,十八)

0.061字数 4109阅读 2592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十七章

本来长长的假期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只能草草结束,两人都没来得及感受一下海岛的风情便匆匆赶回了龙城。

回去之后,沈耀给了夏尧一张听课卡。

“我看你看书看的有点吃力,去听课吧,让顾东送你。我这段时间会比较忙,你自己安排吧。”

沈耀总是这样,他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总是从细微的地方让人感动的心脏发麻。夏尧捏着那张薄薄的卡片,更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上课的地方离公寓不远,夏尧谢绝了顾东要送自己的好意,一个人背着书包走了过去。

沈耀给的从来都是拿得出手的,这个培训班夏尧在网上看过,是全国最大的一家会计事务所办的,本来是只接受各大事务所和B大会计专业未获得资格证书的实习生的,师资力量很是雄厚,有一位老师还是事务所的合伙人。想来沈耀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培训班学员不多,夏尧是临时插班的,便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听老师讲果然是不一样的,一节课下来,夏尧感觉好多困扰自己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一会儿还有一节《经济法》,夏尧整理着上节课的笔记,不时写写画画。

“喂,你占了我的位置了。”

一个不满的声音吓了夏尧一跳。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看起来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白T恤,牛仔裤,头发染成了栗色,满脸的不耐烦。

“你是新来的?这个位置是我的。”男孩子看夏尧满脸疑惑,又嚷嚷了一句。

夏尧这才反应来自己是坐了人家座位了,连忙站起来收拾自己的书。

“对不起啊,我今天第一天来上课,不知道这个位置是有人坐的。我去其他位置坐好了。”

莫子潇看着夏尧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撇了撇嘴。

“喂,这个班早报满了,其他位置也是有主的,你就坐我旁边吧,就这儿没人坐。”

说完大剌剌地坐在了夏尧刚刚让出的位置上。

夏尧愣了下,看着这个满脸不耐烦的男孩,实在不愿意坐他旁边,可是坐其他地方如果一会儿又被赶走怎么办?考虑了半天,只能无奈的坐在了莫子潇的旁边。

莫子潇看夏尧坐下了,随手便拿起了夏尧的一本书:“你叫夏尧?”

夏尧有在书上写名字的习惯,看对方问都不问一声,便随便动自己的东西,很是郁闷,淡淡的“嗯”了一声。

“莫子潇。”

莫子潇把夏尧的书扔回桌上,靠在椅背上说。

”啊?”夏尧有点跟不上这个男孩子的节奏。

莫子潇皱了皱眉,这女孩怎么傻乎乎的?

“我说我叫莫子潇。”

“哦!”

夏尧听了,又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趴下接着看自己的书了。

莫子潇看夏尧不理自己,就很郁闷。一直以来哪个女孩子见了自己不是恨不得贴在自己身上,哪有这么冷淡的?莫子潇无端生出了一股无名火,他拍了一下夏尧的桌子。

“喂,你是哪家事务所的?”

课间很多同学都出去聊天或者抽烟了,教室人不多,莫子潇拍桌子的声音很大,好几个同学都回头好奇地盯着他俩看。

夏尧无奈的抬起头。

“莫子潇是吧?我叫夏尧,不叫喂。”

她没有回答莫子潇的问题,这里的学生基本都是事务所现在或者未来的从业者,至少也是被事务所挑中才会来上课的,如果自己跟莫子潇说自己不在事务所上班,只是个学生,他一定会刨根问底,甚至揣测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夏尧懒得对一个刚刚认识,哦,不,他们都不算认识,不愿意向这样一个人解释。有那个时间,自己还不如多消化几个问题呢。

莫子潇又碰了个钉子,感觉自己头顶都要冒烟了。这个女人,看着年龄不大,一点都不像是已经工作的人,却这么猖狂。是的,他觉得夏尧猖狂,因为她对自己一点都不热情。被女人宠坏的莫公子咽不下这口气。

“喂,你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哪家事务所的?还是你是B大会计专业的学生?我看你挺小的,你还是学生吧?”莫子潇锲而不舍的追问。

夏尧咬了一下笔,这个男孩儿可真麻烦。为什么一定要纠结自己是谁呢?看对方的样子不问出实情是要誓不罢休了,只得应付道:“我是学生。”

莫子潇见夏尧跟自己说话了,这才感觉平衡了些,心想自己果然猜对了,这女孩子果然还是个学生。

“我猜你也是学生。不过你怎么这么晚才来上课?这本书都讲了一半儿了。”

夏尧快被这个聒噪的莫子潇打败了,看着挺冷艳一小伙儿,怎么这么多话啊。长了张冰山美人的脸,却干着八卦女的勾当,夏尧腹诽着。

其实莫子潇平常还是很矜持的,他家世好,出身高贵,向来是不愿意和外人多接触的。那张英俊的脸上经常挂着痞痞的冷笑,让人不太敢接近。他也不愿意跟人多讲话,觉得实在浪费时间。大部分时候都是别人上杆子找着跟自己攀交情的。可是这个夏尧却一副懒得理自己的表情,这让高傲的莫公子很是郁闷和受挫。堂堂莫公子何时受过这样的冷遇?估计莫公子要是知道夏尧在腹诽什么,会气得打人也说不定。

所幸夏尧只是在心里腹诽,没有讲出来,而莫公子也没有那么强的观察能力,看不出夏尧在想什么。

莫子潇见自己问的问题夏尧又不回答,又生气了,正准备发飙,上课的老师来了,他只得悻悻地放弃跟夏尧理论的想法,专心去听课了。

莫子潇其实跟夏尧同岁,刚刚大学毕业,本来哥哥安排好了让自己去家里公司帮忙的,他嫌不自由,便说自己要学注会,让哥哥找人把自己插进了这个班。他学注会也不是玩玩,他从小便对数字很敏感,大学学得是金融。公司多年来账务一直都是由事务所在打理,他希望自己学成可以看顾自家的公司账务,为哥哥省去很多后顾之忧。莫子潇的哥哥莫子涵则是宠这个弟弟宠到了天上,弟弟说要学会计帮自己,他也只当小孩子爱玩,但是还是被弟弟的体贴感动的不行,立马便托好友收了弟弟这么个插班生。

夏尧见莫子潇终于消停了下来,翻开书认真听起了课,也松了一口气。经济法这门课很简单,主要是记忆的内容,老师也主要是在讲一些案例帮助大家理解和记忆,很轻松便上完了一节课。

夏尧刚把书装进包里,自己电话便响了。

“夏尧,是我。”

沈耀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我在你教室楼下。”

夏尧轻轻哦了一声便挂了电话,准备下楼。谁知莫子潇竟然站在教室门口,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抬着下巴。

“喂,你明天还来吗?”

夏尧急着下楼找沈耀,这会儿看到莫子潇,也顾不上烦这个聒噪的家伙了,匆匆说了句“来”,便跑了出去。

莫子潇看着夏尧匆忙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嚣张的丫头。

第十八章

沈耀坐在车里,盯着大厦的门口。出差几天,公司堆了一大堆的事情,处理了一天,头都疼了。他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特别期待看到夏尧。

这会儿已经是快七点了,夕阳将世界染成了一片金色,明天又是个好天气呢。

夏尧便在这时从大厦跑了出来,金色的阳光为夏尧渡了一层光晕,显的她整个人都很柔和。沈耀觉得自己的心里面淌过了一股暖流,一天的疲倦也消失了不少。

夏尧本来是小跑着的,这时看到了沈耀的车,却停了下来。她就那么站在十多米开外的地方,静静的看着沈耀。

沈耀也没有动,只是远远地盯着夏尧。

十多米的距离本是看不清彼此面容的,但是两人都能感觉到对方在看自己。两人这么对视了几分钟,夏尧捏了捏肩带,慢慢地却很坚定的向沈耀走去。

夏尧在下楼的时候心情是雀跃的,沈耀来接自己了呢。

她没有谈过恋爱,和林齐也只是暧昧了那么几年,但是自己从未对林齐生出过这种雀跃的心情。听到沈耀说自己在楼下那一刻,心脏便加快了跳动,上了一天课的疲惫也不翼而飞了,夏尧恨不得下一秒便飞到沈耀面前。

可是在大厦门口看到沈耀的车的时候,激动的心情便冷了下来。前几日的苦闷又涌上了心头,两人的关系现在乱七八糟,他们明知道彼此不可能在一起,却又彼此吸引着,这可怎样是好呢?

夏尧站在原地望着沈耀的方向,车子贴了膜,更何况距离这么远,她其实看不到沈耀。但是她能感觉到沈耀的目光,他也在纠结吗?也在为彼此的关系烦恼吗?他说不会让自己走,是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吗?啊,感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想当初自己是多么的厌恶沈耀,可是才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自己便被沈耀的绕指柔感动了,还不禁沉沦其中,不能自拔。

自己现在是个多么尴尬的身份,第三者,情妇,这些让人厌恶的字眼全部可以加诸在自己身上,但是自己的心却对沈耀向往之。她能分得清自己的心,她只是喜欢沈耀,无关他的身世身家,只是这个人而已。可是,正是自己没有看上的这些东西成为了两人之间的天堑和鸿沟啊。

夏尧的手抓紧了背包的肩带,她在犹豫,她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该不该迈出去。

沈耀今天特意来接自己,没有因为自己的海南的别扭而生气,想必也是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的吧。夏尧想要赌一把,不管是贪恋沈耀的温柔还是争取一份自己想要的感情,她决定迈出这一步。

确定的那一刻,夏尧抬头看了一眼蓝天,眼神忽然坚定了起来,稳稳地迈出了一步,向沈耀走去。

沈耀,我愿意在你身上下注,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沈耀坐在车里一直看着夏尧,她一定是在犹豫吧,如果换做以前的女伴,发生在海南那样的尴尬,自己一定已经让顾东将人打发走了。

但是夏尧确实是特别的。他今天在公司边处理事情边思考着两个人的关系,确实是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本来是一场游戏,谁知道竟成了这个样子。

他从未对一个人如此牵肠挂肚过,但是摆在两人面前的是家族的鸿沟。不说父亲和母亲,单是林家便不会善罢甘休吧。沈耀自己是不担心的,他们不会对自己怎样,但是按照这些世家的做法,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夏尧的。

自己不可能时刻护在夏尧的身边,如果让这段感情继续下去,夏尧以后便再也回不到平静的生活了,她一定会怪自己的吧。可是自己真是舍不得这个女孩子,她善良温柔却又倔强要强,温顺的外表下却有一颗无坚不摧的心,有一身的傲骨。越是这样,越是容易被伤害。

沈耀想了一天也没有想出头绪。适逢子封叫自己去打牌,忽然便很冲动地想带着夏尧去。昊子上次的警告还在耳边回响,可是这个想法一旦冒头,便如何也压不下去了。一下班,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沈耀这会儿远远的看着夕阳下的夏尧,他在等夏尧做决定,如果这个女孩子勇敢的迈出那一步,他没有任何理由退缩。

当看到夏尧坚定的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一下坐直了身体。

他迅速打开车门,向夏尧走去。

短短十米的距离,两人似乎走过了千年,他们看到了彼此的决定和决心。

沈耀狠狠的抱住了走到自己面前的夏尧,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他明白夏尧迈出这一步的艰难,这一刻,他愿意为她撑起全世界。

夏尧轻轻的环住了沈耀的腰,将头埋在沈耀怀中,男人的胸膛很坚实,这一刻,很安心。就让时间停在这一刻吧,那么平和,那么温暖,那么踏实。

夕阳只剩下最后一缕余晖了,它毫不吝啬地将光芒洒在了两人身上。远远看去,两人紧紧拥抱的身影被镀上了金边,像是天使降临,十分美好,十分安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