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533,12-7-5,告子章句下7-5》

《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533,12-7-5,告子章句下7-5》

【"五霸,桓公为盛。葵丘之会,诸侯束牲载书而不歃血,初命曰,诛不孝,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再命曰,尊贤育才,以彰有德。三命曰,敬老慈幼,无忘宾旅。四命曰,士无世官,官事无摄,取士必得,无专杀大夫。五命曰,无曲防,无遏籴,无有封而不告。曰,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后,言归于好。今之诸侯皆犯此五禁,故曰,今之诸侯,五霸之罪人也。"】

今天是丁酉年壬子月辛卯日,冬月十三,2017年12月30日星期六。

葵丘,是地名。束牲载书,是束缚牲口,将誓书用椟盛载于上。歃血,是把血涂到口上,以示不背叛盟誓的意思。树,是立,树子,就是册立的世子。摄,是兼官。曲防,是曲为堤防。干旱的时候堵上泉水自己用,洪涝则开闸放水而不顾下游死活的意思。遏籴,是闭阻买米,不许转卖。籴,音迪,di2,从入从米,买米的意思,引申为买入。反义词是粜,音跳,tiao4,从出从米,卖米的意思。

上一节讲了为何五霸是三王的罪人。从讨罪和征伐两种职能的分级权利的规定出发,深刻揭示了行为动机,指出三王时代是万物一体的天下观,遵守的是向上原则的社会治理理念,五霸时代则是唯我独尊的私利观,各自为政,搞小团体。

这一节讲解为何诸侯是五霸的罪人?

孟子说,五霸之中,齐桓公最为强盛,创造了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的伟业。当时葵丘之会,诸侯聚集在一起,桓公只是在祭祀的高坛之上,束缚牲口,盛载盟书,以此仪式达成诸侯约誓,不需要杀牲取血,涂于口上,所谓歃血为盟,而诸侯莫不听从,桓公以信义服人,威信达到这样的程度。

当时的盟约共有五条。第一条说,刑法虽多,但罪莫大于不孝,有不孝的人则断以大义,必诛无赦,这是建构纲领性原则的奠基石。已经确立的世子,是经过中央授予接班人资格的法定人选,不得因偏爱其他子女,擅自改立世子,导致动摇国本。妻子是丈夫的合法伴侣,名分已正,不得把妾立为正妻,导致乱了嫡庶。这条盟约中所列的三条:诛不孝,无易树子,无以妾为妻,是修身正家之事,不可犯禁的首条禁令。

第二条说,贤者是一国的楷模,是社会的骨干,是生活世界的精神风貌,所以,第一要尊敬和礼待贤者,隆其体貌,其次要培养人才,厚其常禄,用来表彰有德之士,让天下的豪杰都能看到这一切,进而强化其效用的决心。这一条说的是举用贤者,励精图治,这是第二条。

在儒家经典中,尊贤这一条极其突出,其地位极其尊崇。《中庸》把尊贤列为第二条,排名仅次于修身,却排在亲情之前:"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为什么尊贤排在家庭亲情之前呢?首先,修身是一切的根本,正因为修身的根本性地位,而修身的成功又离不开"道",也就是方法和手段,"以道修身",就是要运用方法以服务于目的,那么,必须尊师取友,然后修身之功才能成功。孤身一人躲在深山老林里修不出正果。虚云大和尚年轻时一个人生活在山林中三年,被普陀山的方丈斥为"野狐禅",方才醒悟其非,下山学道。所以说,师友是辅德之资。而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时,社会正义与良知的天平,凝聚于贤者,其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既是进步的牵引力,又是文明的累累硕果所系。尊贤,在儒家文化中的特殊地位值得注意,而其意义和作用更值得深思,这一条既是中国文化精神的传统,背后却是整体的思想体系,而非简单的一条道德律令与训条而已,对此,今天的触动很大。《大学》说:"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对此次序的注意所带来的启发可是不简单。

第三条说,不可怠慢老人,要恭敬对待老者以尊高年,不可抛弃幼儿,要慈爱保护以恤孤弱。四方宾客和旅客不能忽视,要善待客人,温暖旅人,如此,则近悦远来而人心悦服,这是第三条。

第四条说,有功之士,要把待遇传给他的子孙,但不可把官位世袭下去。官位,过去叫名器,是全社会的公器,不是某个人或某个集体专利的工具,要任用贤者才俊,发挥社会管理功效,包括各项职能岗位,要设立专职人员,不可兼职,避免各项事务出现废驰现象。

"官事无摄",摄,是兼职的意思。官事无摄,就是禁止兼职。很有道理!虽不宜展开,但有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万历十五年》中写万历跟百官闹别扭,在职官员去世后就不再批准补缺。由此埋下灭国祸种。这是大的方面。从企业某个职能部门而言同样如此,要想把一项工作做到优秀,就有学不完的学习任务,干不完的专业工作,兼职,不仅铁定干不好另一项职能工作,自己的活儿也要搞成平庸的烂活儿不可。韩国电影《去郊游的日子》里,男主说:"只要活着就有干不完的活",不仅励志,而且深刻。聚焦和专注是一切成功的前提性关键。

言归正传。"取士必得,无专杀大夫"是说,要想举用有德之士,必选于众,目的很明确,即,务必要选拔人才。要想处死有罪的大夫,必须上报中央,禁止擅自行刑。如此,则择人任事,而刑赏清明。这是第四条。

第五条说,邻国发生洪涝或干旱灾情,应当给予同情和帮助,禁止修筑堤坝,垄断水利。邻国遇到凶荒之年,应当给予接济和救援,禁止阻止邻国来买粮食。分封城市领导人的权力在中央,必须上报,完成任命程序,不得私自封赏而不向上报告。

盟书最后说,凡是我们同盟的人,盟会之后,都要恢复友好关系。只有这样,盟会才不至于成为虚文,而和平友好的关系才能够得到可持续发展。

现在的诸侯都违背了这五条誓约,都在追求合纵、连衡的算计,习惯于巧诈,不再讲信修睦,没人致力于守护和平友好五项原则,没有人再提葵丘之会的事了。所以说,现在的诸侯是五霸的罪人。

【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著

《资治通鉴直解》张居正著

《读四书大全说》王夫之著

《孟子正义》焦循著

《孟子与滕文公、告子》南怀瑾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