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就是错过

- 飞蛾扑火 -

生活是什么?

生活就是,无可奈何地活着。

她遇到他的时候,他结婚两年多了,每个人都说他和他的妻子是佳偶天成,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可是她知道他们是商业联姻,感情平淡,表面上他们相敬如宾,实际上敬而远之。

在相处的过程中,她慢慢丢失了心,喜欢上了他,心疼于他没有可以休息、依靠的港湾,可她也没有忘记他是个有妇之夫,她懂得恪守自己,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于是,认清到自己的心意,她就跟他保持距离,甚至躲避他。

但是他不明白,原本关系好好的知己,突然间远离自己,他去找她问明理由。

她不想被人知道心底的龌龊,一直都敷衍回复,被追问得紧迫,也只是笑笑而过。

那段时间,她借着出差的由头,离开了他一段时间,原以为可以好好平复自己的心,甚至把心收回来,但是上天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在那段时间跟他的妻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她们的相遇是巧合,也是意外,成了朋友是自然而然发展的,那时候她很珍惜这个在她情场低落时遇见的朋友。直到回到工作的城市,她们是一起坐的回程,就是这一点,她们都觉得能在其他城市遇见老乡是个天注定的缘分,她们在飞机上更是视对方为无话不谈的闺蜜。等到飞机落地时,她看到了他,然后看见她刚认识不久的好友直奔向他怀抱,那一刻,她仿佛看到失色的世界。

他向她介绍,这是我的妻子。

她的心也跟着天色渐暗而失去温度。

那个场面在她看来,是个笑话,是生活给予她的重重笑话,她就像个跳梁小丑,跳跃在他们夫妻二人间的小丑,是所有人都可以嘲笑的对象——因为她的丑陋内心。

回到家后,她大哭一场,不是因为喜欢的人是有家庭的,而是讨厌这个交付出去后收不回心的自己。然后她就生病了,他没有来看她,她抗拒所有有关他的联系信息,意外的是,他的妻子来看望她了,看着毫不知情的好友细心地照顾自己,她的心痛到难以自持,甚至一度逃避面对。

上班第一天,他来找她,态度强硬到她都躲不开。或许是因为这几天的生活变化,她也下定决心打算摊开。

只是让她措不及防的是,他向她表白了。

这是她想也没想过的。

他喜欢她。

这是在回应她难以启齿的爱吗?

她很想大哭,但是她笑了,笑这不应该的开始,笑她自己的心存侥幸。

他们的爱是错的吧?

或者错的是她遇见他太晚了。

紧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太快了,生活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火辣辣地疼。

他的妻子出现了。

狗血剧情——正室手撕小三,还是闺蜜撬墙角。

那一瞬间,她的心,活生生地被撕裂得血肉模糊,然后残忍暴晒,任人践踏。

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像她们说的一样,没脸见人,甚至没资格再继续活着。

她无法想象以后的生活该是如何,与其面对他人的嘲讽取笑,还不如亲手解决问题的根源——自己。

就在她做好一切准备,跟家人作了隐晦的告别后,在她打算轻生的时候,他来找她,带着她的弟弟,身后还跟着他妻子的家人。

他的话很委婉,他说她弟弟打了他的人,不过伤不重,所以两方都打算私下和解。但是她知道过程肯定不是他说的那般简单,因为他是从警察局里带回她的弟弟的。

这是她离职后,他们第一次见面,没有更多的嘘寒问暖,在别人的催促下他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他走了,一步步地拉开他们间的距离。

而她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

突然,他回头,两人的视线再次交织在一起,浓烈而绝望,炽热而虚无。他朝她摇摇头,很轻,轻得让人以为这只是个简单的告别。

她看到了,将那一幕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那时的他眼里只有自己,是的,只有自己,所以她要将那一瞬间的心动牢牢地烙印在心里,并藏好。

她问弟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打人?

弟弟只是敷衍,看那个人不顺眼就打了。

后来她才知道,弟弟是因为她才冲动打人。

打的是她曾经的好朋友,他的妻子。

她知道自从他们那天的事被人撞破后,他的家庭生活原本就不和谐变得更支离破碎,两人间犹如血海深仇,被迫戴绿帽的女人变得声嘶力竭,疲惫不堪的男人又解释不清……他的家如屡薄冰,而破坏他人家庭的她,更是对二人充满了愧疚,尤其是那位无辜的女人。

即使被骂,她也觉得是自己应该的。

她知道,她得离开。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继续安然生活。

因为家人,她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也为了家人,她选择流放自我。

她申请了去山区支教,再也没有回来。

在那儿,生活显得很平淡无味。

后来,她听人说他的妻子疯了。

有人劝她回来,放下过往,没人会计较以前的过错,但她不敢回去。

再后来,她听人说他离婚了。

又有人劝她,放不下他就回来跟他在一起,他现在单身了,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可是她依旧选择留在山区里教导孩子上学。

再后来没有人劝她了。

他们也都知道她看开了,只是丢了心的人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世间的纷扰喧嚣。

后来,她断了所有的联系,再也没听说过有关他的任何消息。

很久很久之后,再回想起那段不该有的感情,她还是会心动,也会伤心,却不再只局限于一个人了。

生活就是这样,没有完美的结局。


讲这个故事的人曾讲到:小说可以有完美结局,但生活不行,或许别人拥有,但她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