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梧桐·8

八、新生

解放了,凌云把从前的旗袍压在箱底,穿起了人民装,头发剪短,耳边用钢夹固定。看着镜中的女人,凌云只觉陌生得很,完全不像自己,倒也喜欢这样干净利落得好。做为新社会的人民教师肯定要处处跟从前不同,想到这,凌云不由挺直腰杆。

1950年春,凌云从应聘的乡村小学到了城里的“振兴”小学。“振兴”小学解放后才成立,由原来的育婴堂改建,急需教师。凌云知道消息后,赶紧申请。似乎整个春天都在等待,凌云不甘愿呆在乡村小学,更不情愿海望在农村上学。最吸引她的是,“振兴”小学还会给每一位教师分一间房。凌云得知自己通过了审查,正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是立夏那天。

五月的阳光已不温柔。凌云让舒华把两个孩子带出来,四个人在外面一个小饭馆里庆祝。凌云的脸也像海望和海慧一样红彤彤的,他们已经很久没上饭馆吃饭了。凌云还要了酒,舒华不停劝她少喝点。几杯下去,凌云把外套脱了,一件白底黑圆点的棉布衬衣素朴如女学生,短发下的眸子不似从前黑白分明,却也有一种烟雾缭绕之美。小巧的身材让31岁的她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许多。朦胧中,恍惚又成了女学生,走在校园中,梅淙拉着她的手说:“你这么才来呀?我都要毕业了。”说完兀自走了。

“你等等我呀。”凌云边说边追梅淙,梅淙也不回头,凌云脚像踩了棉花抬不起来。女学生仿佛变成了海慧,那我呢?我在哪呀!凌云着急地嚷起来。

“大小姐,你喝醉了,海慧在你旁边呢。回家吧。”舒华扶着凌云说道。

“不准叫我大小姐,我是白老师。”凌云几乎有些生气对舒华道。

凌云惊讶地发现“振兴”小学竟然有两名教师是联子女中的同学。杜怡心与郭明月两人原先在学校跟她关系一般,进了“振兴”小学后,三人就跟姊妹一样。杜怡心与郭明月两人嫁的丈夫解放前都是商人,现在也都进了工厂。杜怡心歌唱得好,说话声音也很好听;郭明月喜欢画画。一个老师负责一个年级,什么科目都教。凌云自以为唱歌、画面不如她俩,但其他能力比她们强,不是主科不算数的。二十岁的学生都有,他们可不是来学音乐、美术的。

凌云从城郊出租房搬进了学校,虽说小,不用再多一份开销,由衷感到新社会的好来。力豪现在到了茂阳市中学教书,同时负责学校的财务工作。婉芬和孩子住在绵江乡下,力豪一个月左右回一次家。后来又添了两个孩子,婉芬自然更忙了。

凌云不愿在杜怡心和郭明月面前提那段失败的婚姻,她俩多少也知道一些,时常劝她找个人嫁了。杜怡心经常对凌云说,现在是新社会,亏你聪明,那时离了婚。凌云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的艰难,她也极少跟外人提起。对不相识的人,她只说舒华是自己的表姐。不是没有想过再嫁人,只是带着两个孩子,还有舒华,不能委屈了他们。认识兰贵祥是在夏天,郭明月介绍的。初次见面后,凌云没有答应,她嫌贵祥太老实,没上过什么学,在一家饭店工作,有一个男孩。

校园的梧桐叶又黄了,尚未到深秋,一夜秋风,翌日,遍地落黄。又下了一整天雨,晚上便透凉如冬。海慧半夜啼哭不止,舒华唤醒凌云,凌云一看,孩子烧得厉害。舒华用湿毛巾降温也无济于事。“送医院”凌云抱着海慧就要出门。

“大半夜的,医院还远着呢,你乍去哟!还在下雨,孩子可禁不住夜里的风寒。”舒华赶紧把孩子又抱回到自己怀里。

“妹妹会死吗?”海慧的哭声也吵醒了海望。

“呸呸呸,瞎说啥,睡你的觉。”舒华使劲瞪了一眼想从床上爬起来的海望。

凌云听了一惊,恐惧让她也清醒起来。想起兰贵祥说有啥难处就找他。兰贵祥在饭店做釆购,饭店里用来拉菜的三轮车就放在他家,以便翌日一早去市场买菜。他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凌云慌忙让舒华去找兰贵祥。

雨还在下,打在梧桐上像敲着窗,把凌云的心也敲紧了。凌云紧紧搂着海慧,把自己的脸贴着海慧烧得滚烫的小脸祈祷着。佛呀、上帝呀都来了。海慧一脸泪水,打湿了散落在脸上的头发,似乎睡着了,还在轻声抽泣。凌云也不知是海慧的眼泪还是自己的。数着时间,时间却不急。待兰贵祥用三轮车载着舒华回来时,凌云只觉那一时辰耗光了她半身光阴。

兰贵祥用三轮车载着凌云和海慧赶往医院,一路无言。医院里,他跑前跑后找医生。值班医生说海慧有可能是肺炎,先打退烧针,翌日再拍X光片。凌云让贵祥回去,自己就在医院等天亮拍片。贵祥道:“我送你们先回去,让孩子好好睡一觉,明天再送你们来医院拍片。”

折腾一宿,凌云和孩子也乏了,刚好雨也停了。凌云除了道谢,也不知再说什么。

所幸,海慧未烧成肺炎,医生说幸亏送得及时,再晚就麻烦了。凌云这才好好打量身边这个男人。身材虽算不上魁梧,站在自己面前也像一堵墙;浓眉细眼,耳垂很大。这是一个长得喜气的男人,指不定就是给自己带来好运的人。

从那后,贵祥隔三岔五便到学校看海慧、海望,很少有空手来的,多是带吃的过来。有时是烧饼、有时是包子,偶尔还带点卤肉,两孩子都喜欢他,尤其是海慧。凌云不时也会到贵祥家里坐坐,贵祥的儿子兰盛成十四岁了,也在“振兴”小学上学,个头已经很高了,还跟一群八、九岁的小孩在一起上课,凌云看到只觉十分别扭。后来才知道,兰盛成并不是兰贵祥的亲生孩子,是个孤儿。父亲解放前去了台湾,母亲在父亲走后不久就过世了,被姨婆收养,姨婆与贵祥是邻居,临死前,把盛成托付给贵祥,让帮忙给找个事做,好歹有口饭吃。贵祥自己也是孤儿,那年盛成才十岁,一看那怯生生的样子,当即便决定留在身边当儿子养。贵祥其实从未结过婚,比凌云大四岁。贵祥对盛成视同己出,仅这一点,凌云就放了心。

1951年正月,凌云与贵祥结婚了。婚礼相当简单,贵祥父母早逝,只有力豪一家、杜怡心和郭明月参加。年底,凌云为贵祥生了第一个男孩,取名“新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久别重逢 难说再见 华灯初上,车流如川,一辆辆高级轿车停在少年宫的门前。 一个俏丽的身影注视着从豪车下来的各...
    紫罗兰_6acf阅读 1,086评论 2 6
  • 刚开始投稿,好难啊
    55be5ed3c4ce阅读 22评论 0 1
  • 十八寒暑不辜负华山之巅三论述金榜题名光耀祖 原文【十八寒暑,三天论诉,榜题金路。 】
    墨舞竹阅读 486评论 18 9
  • 还没有时间打开报名通道的我,带着内心若有似无的焦虑走进门诊大厅,一下子就被这并不熟练流畅的钢琴声治愈了! 多么熟悉...
    萧青三阅读 22评论 0 1
  • 概念: 迭代器(Iterator)是一个对象,它的工作是遍历并选择序列中的对象,它提供了一种访问一个容器(cont...
    WinkTink阅读 2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