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梧老



漫道南国秋来早,清风白露双梧老。

昼夜高歌谪仙诗,沧海波生气浩浩。

少陵篇什殊可味,健笔淩云千峰杲。

太华秀出青芙蓉,碧玉珊瑚红玛瑙。

而今文章最衰飒,神理凋敝肌枯槁。

大雅沦落谁招魂,坛坫时辈皆草草。

欲挽逆流关间气,薄酒彘肩安可祷。

京洛繁华堪走马,争如草堂风日好。

当年梦入梁园会,坐拥酒炉甘洒扫。

醉里诗思岂能穷,藜杖长髯向苍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