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女孩应该学着写作

单位里有一位半老徐娘,昨天半夜朋友圈一顿刷,为的只是发泄对婆家的一系列不满,早上起床还没彻底醒,随便看了看,半天没想起自己有这么一个性格文笔兼备泼辣的微信好友,于是准备加入回龙教。才闭上眼一分钟,突然觉得亏心一般,这是那某某某啊!平时看着就是买汰烧,原来愤怒时也可以文青。于是再仔细看了看,觉得情感宣泄得很充实,内容也基本是正能量,至少敌我分明,对敌人,那基本就是扫了落叶的秋风,没有唧唧歪歪的小资情调,彻底的批判,看得过瘾。关键也不搞标题党,从头到尾就是炮轰,不怕人看就怕人不看那种。

徐娘平时不打理自己,前刘海可以遮面,公司里见鬼跟喝水一样容易。他的主管跟我聊她,总说她的效率全公司最高,情商全公司最低,我诧异了足足五秒,想想也正常,到哪里这事都是经常发生的,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她绝对是最邋遢的那几个。

不过什么事情都不能一棍子插到底,今年年会,老总心血来潮,规定每个女员工得化妆穿礼服参加,不看不知道,一看更觉得自己真是不知道,我略有夸张地说,她就是花魁啊!那五官,那波浪,那胸部,那细腰,那臀部……我用手擦了擦我以为是鼻涕的鼻血,觉得世界是条狗,总能流出狗血。

不管怎么样,略带风情和略带文采是两个概念,一个适合某个行业,一个适合每个行业,两样都有是最好的事儿,可惜这为难了天下的好女孩,大多蛇精眼睛锥子脸的认的字不超过800个,而且其中300个还不会写,摆在女孩面前的选择题总是没什么选择,这让很多男人困惑。两全其美是难以完成的任务,只是并非不能完成。我们玩游戏的总是推崇一个不变的真理:没有垃圾的职业,只有垃圾的玩家。其实文学女青年是个上来很难练的职业,后期超牛,比如林徽因。

所以今天呆在办公室有种莫名的温暖,因为有一种文学的力量也在这个房间,不管她输出文学的方式多么奇葩,不管她是不是还那么不修篇幅,至少她还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女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