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出现,是为了让我不甘

图片来自网络

1.

如果能有幸再遇到N,我要告诉他:

谢谢你的出现,让我遇见。

谢谢你那么优秀,然后被我喜欢。

你在我的生命轨迹中笑着离开,留给我深深的不甘。

也让我开始逼迫自己,努力向前。

这段话我要用尽可能工整的字迹抄在小纸条上。我太害羞,倘若看着他的脸,一定会半个字都憋不出来。

2.

我始终相信,暗恋是件很美好事。青春年少的时候,这种情感的发源是荷尔蒙爆发的标志,喻示着成熟,喻示着成长。在好友的耳畔低语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脸颊一红,提到任何和他擦边的事物,心里都会跑过小鹿。那时候的暗恋是纯粹的喜欢,是默默的期待。

告别青春校园,发现自己所处的时代下,大胆的女生往往最易受到青睐。身边精心策划表白仪式的女孩此起彼伏,越来越多的情侣始于女方的告白。暗恋由一段伴随着猜测和忐忑长情,逐渐缩短为挑破你我中间那层纸的短暂准备阶段。

可我仍然是胆小的。直到今天,我都不敢成为主动的那一个,说白了,就是没有勇气承受「自己刚踏出第一步就被甩」。犹记得上大学后课余时间在校园里走,高中同桌的一句话在脑中持续响起,清晰得可怕:「到了大学,一定要恋爱,不然的话你基本上就该歇菜了。」

我当是小孩子不走心的戏语,可心里也暗暗感慨并非全无道理。不知是缘分未到,还是桃花运浅。日出日落,每天的心情几乎保持一线。没有任何让自己心动的人,当然更没成为别人的Target。

直到N出现的那天。在那之前,我以为爱神闭上了眼。在那之后,我开始相信真的存在所谓的「缘」。

3.

为了不让日子流逝得毫无痕迹,我辗转于大大小小琐琐碎碎的不少活动。学生团体里混得久了,开始习惯在各式场合里走动。

时逢一个活动开幕式在我校举办。我被分配到车站接待外校来访嘉宾,一身黑色套装,踩着8公分的高跟鞋,努力保持着公关式不做作的微笑。大多数人我都是第一次见,手上只有一张写着嘉宾姓名和电话的清单。我的应对措施是看到在大热天穿得西装革履的人就跟对方保持凝视,直至对方注意到我为止。这方法很好用,我已经成功接洽了一批又一批学生老师和领导。

N的学校只来了他一个人。他从地铁口出来的时候,我正猫在一棵树下躲紫外线。远远看到一个挺拔的黑影,我立刻跳起来,保持「手臂遮阳」姿态来到他面前。他和我握手,笑容礼貌而得体。用一个词概括足以——仪表堂堂。

带他坐车前往会场的路上,简短的攀谈已经让我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国内顶尖高校本科学历,现攻读学术性研究生。语出惊人,出口成章,随便一个点头都让人觉得器宇不凡。用一句话概括足以——腹有诗书气自华。

心动的感觉来得如此之快,面对这样一个发着光的男神,每一个生理正常的女生都应该与我无异。

4.

N站上讲台,微微一欠身,开始宣读发言。停顿中夹带礼貌的微笑,语调顿挫、语气平和,不经意间扫向观众的双眸写满神采。讲台上灯光下,N被全场的每个人仰望和凝视。而我带着天真坐在那儿傻笑,在N鞠躬致谢时玩了命鼓掌。不过是个和他仅有过一面之缘的引路小妹,却生出莫名的自信和澎湃的憧憬,好像N已经被我收入囊中一般,得意洋洋。

许是因为灯光下的N太过闪亮,我的视线一旦聚焦,大脑就忘记了思考。我边拍手边盯着N下台入座,想像着他的目光刚刚也曾聚焦在我身上。

我当时完全意识不到,穿着黑色套装的自己,在黑压压、人头攒动的观众席里,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能够让N留意到。我想得太过简单,我把「班配」理解得过於肤浅。男才女貌,说得不仅仅是皮相,还有思想。大至思维有交集,小至生活习惯像,再细微些,彼此给对方的第一印象都让对方相信,你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5.

为创造和N的联系,我主动提出去他工作的杂志社帮忙。要到了他的微信,相册里图片很少,各类链接一条又一条。从热门的文化消费课题到冷门的汉镜研究,他在每条链接上方打下的简短评语我必须通读数次,方能知其所言为何物。每个字都是中文,可连在一起我却看不懂。这些是他的兴趣,他的专长,是我的思想层次难以企及的地方。我暗自激动,自觉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如果说我振奋於自己大学以后终于看完了《水浒》,实在难以想象他小学就能背下一百零八将。如果说我很努力才能理解「乌托邦」的设想,就更不能理解为何他从初中就有兴致研究叔本华的悲伤。

我不缺励志学,我深知「足够努力」,才能与「他」相配。下了课我不再把讲义甩在床上然后撕开一袋薯片煲剧到夜晚,上着课昏昏欲睡我也不允许自己登陆各种社交网站刷到天昏地暗。荣誉和赞许慢慢到来,在社团会议上我侃侃而谈,给杂志社整理的稿件开始得到N的称赞。

人对于自己的丁点进步都很敏感。我惊喜于自己的变化,也更加眷恋N和我交谈时带笑的眉眼。他是怎么看我的?我开始乱猜。普通的朋友、上进的学妹,还是,可以更进一步的……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能让我在任何时间瞬间面红耳赤。

认识N之后的一年,我就这样一路埋头苦干,间中抬头望望,为我和N之间缩短的距离积累点点滴滴的欣喜。时间久了,这些欣喜渗入饥渴,融合成愈演愈烈的期待。这天清晨,我掏出学生证拍卡进图书馆,右上角的入学照已经摩出了白斑。我拿起来看了看,感慨如今终于不再是照片里那个傻乎乎的女孩。

找到地方坐下来,照例掏出电话进行对N的单方面的例行关怀。刚打开微信就傻了眼——N换了头像,不用点大图也能清楚地看出来,是情侣款。杂志社的群里也多了一个女孩,N邀请进来的。群里的寒暄,我已经没有心情细看。

点进去女孩的头像,因为不是对方的好友,只有十张照片可看。图片种类丰富,是清一色的靓丽色调。最吸引人的,有一张是夜空中的城市俯瞰图,她的配文是「终于能喘口气,用Photoshop练了一下可选颜色。」另一张是海滩上,一个女孩矫健地身影稳稳地站在冲浪板上。配文是「当初怕我晒黑阻挡我学这个的某人,今天终于肯甘拜下风。」我想像着,举着手机的N笑得很开怀,满脸的自豪。

我安静地难过着,甚至没法给这种伤感一个恰当的名号。非要说的话,就叫「暗恋失败」吧。我一直站在下方张望,踮起脚尖想要站在N身旁,小心遮掩起心中所想,告诉自己还差一点,时机未到。

然后无征无兆地,自己这段挣扎被迫画上了句号。

我开始相信,N从未留心于我。有些距离可以无限缩短,也许从来就没有到达的那一天。

7.

我忙了起来,刷朋友圈的时间越来越少。N发在每条链接上方的话,在我眼里终于不再像当初那般深奥。

那段维持了一年的「暗恋长跑」,我从没让N知道。现在我可以引经据典地和他争论辩题,他也不相信认识他以前,我拿起话筒手就发颤。

N的朋友圈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图片。内容不用我多言,每一张都很养眼。有时候看着看着,遗憾和无奈涌现,却从未让我后悔这段遇见。

谢谢你,用浅薄的缘分,拉起我向前跑。

有句话叫,「鸡头和凤尾之中,我永远选择凤尾。」因为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吸收他们身上的光。正好像N的出现,是为了让我带着深深的不甘,不断告别需要抛弃的从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