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猎人.5

.......

“呵,你真是我所见过的最富有的的恶魔猎人。”一穿着黑色连衣裙,留着黑色短发,穿着黑丝袜的少女边扒着堆在客厅里的箱子边说。

少女皮肤纤白,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长长的睫毛护卫着她水亮的眼睛,素颜的脸散发出一股不可抵挡的成熟魅力。

啧,这不是刑邵的信息处理员吗?怎么跟刑邵同居了?金森呆立一旁百思不得其解。

“处理员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金森问。

处理员不满地拍了下金森的胸脯,说:“处理员处理员地叫,你有没有礼貌?我的名字是佐野清涵,叫我清涵就好。”

“哦,清涵小姐,你怎么会在刑邵家里住啊?”

刑邵大力拍向金森的后脑勺,疼地金森叫了一声。

“告诉过你不要叫我这个名字你听不懂吗?”刑邵生气地瞪着他,金森说:“知道了知道了!动不动就打人,施虐狂吗?!”

“呵呵,”清涵在一旁捂着嘴笑了,她说:“不是每个恶魔猎人都像你一样有钱的,比如说你身边的这位,穷到快交不起房租了,组织才派我跟他合租一间房子,反正他是我负责的人,这样也方便。”

“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不会不方便吗?”金森看着清涵曼妙的身材提出了疑问。

“怎么会呢!虽说是合租,我现在可是支付着房子的全款,是他的债主,他再也没敢欺负我呢。是吧?刑邵?”

清涵竟然这么随意地就叫出了队长的名字!金森在心里默默震惊,静等刑邵发怒。

可出人意料的是,刑邵竟然无动于衷,他只是催促金森说:“赶快把你那堆东西收拾收拾!堆在这里很烦啊。”

原本足有10辆卡车那么多的家具,现在被刑邵挑拣地只剩下5个小箱子,其它的东西都被运走了。本来金森还一脸不舍,但当他看到刑邵房子的面积时,也不得不妥协了,他一开始还认为整栋楼都是刑邵的嘞!

“大少爷,你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去租个房子?非要来我们这里住啊?”刑邵在一旁问,他也帮忙把箱子里的一大堆东西拆出来。

“爸爸的公司被卖了,家族现在可以说是分文没有。我也只剩下这堆家具了,啊,还被你叫走了一大半。”

“这么说你现在也进入穷人的行列了?”清涵抿着嘴在一旁偷笑。

“是啊。”

“哎,那堆大卡车里的东西怎么处理?”

“哦,那堆东西啊,被当做运输费了。”

“什么?!”刑邵和清涵异口同声地大声说,他俩瞪大了眼睛,活像两个穷疯了的穷鬼:“那些画!那些真皮家具!全部都被当成运输费了?”

“是啊,我现在没钱嘛。”金森傻傻地憨笑。

正收拾东西的刑邵顿时感觉没了力气,他坐在地上,喃喃地说:“你已经从全组织最富有的人成功转变成了最败家的人。”

“队长,你的家不错嘛!”金森四处观赏刑邵和清涵的房子。他由衷地赞赏。

宽大的客厅干净亮敞,朝东的窗户能把清晨的阳光一丝不剩地吸引进整栋小屋,红色的木质地板干净整洁,一个大沙发横直在客厅中央,沙发前是台56寸的液晶电视,客厅连同三个卧室,每间卧室都有一间厕所和一个浴室。美中不足的是这里并没有厨房和餐厅这类东西。

等金森参观完毕,刑邵和清涵也帮他把东西收拾地差不多了。

刑邵长吁一口气,忽然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他自嘲地说:“衣服都没换就忙着给少爷打工,还没工资。”

“刑邵,赶快洗漱洗漱要出去了。”清涵催到。

“干嘛?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会儿吗?”

清涵指着自己的蓝色手环,上面闪烁着红光,她用一种不可违逆的语气说:

“任务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晚餐我并没有下去餐厅陪同我的父母,我害怕我的爸爸也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只是穿着睡衣,躲在被子里,暗暗地抽泣。或许我真...
    野原未来阅读 20评论 0 0
  • ...... “请慢用。”随着娇嗲的甜音流过,一盘溢满香甜的黑森林蛋糕就放在了木桌上。 金森小心地叉起那酒红色的尤...
    野原未来阅读 22评论 0 0
  • ...... “所以这些就是你们带回来的任务奖励?”翘着腿随意坐在办公椅上,清涵用手沾了下奶油说道。 刑邵躲在金森...
    野原未来阅读 18评论 0 0
  • 昨天看了印度影星阿米尔-汗的又一经典力作《摔跤吧!爸爸》,片长150多分钟的电影全程无尿点,让人观影之后依旧心潮澎...
    Bevon英语翻译阅读 59评论 0 2
  • 最近在经理做了一个潜台词的分享,结合到今天晨读分析《照着做,您就是最能干的人》感悟如下: 无论是事情和语言都是待有...
    卖艺的小青年Ace剑心阅读 2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