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住寂寞,守得繁华 53 温水青蛙

小学是一个月一个月过,大学一学期一学期过,工作后就变成了一年一年过。记忆增量理论的解释是:我们在成年后的工作和生活,都是在简单重复。所以,大脑中的总数据并没有像儿时那样,处在迅猛增长的阶段。大脑处理今天的24小时,只需要动用几年前的索引,驾轻就熟。熟悉区是时空的黑空,会不断加速消耗,吞噬你的时间。  要应对“时空扭曲”  的问题,必须走出舒适区。                                                                                                  ——肥肥猫


“呀,这一年过的太快了,感觉刚做完今年的预算,又要做明年的了。”事业部的财务经理赵鹏抬眼看了下工作计划,惊恐的感慨到,“不知道时间都去哪了,一年就做个预算,做12次财务分析报告,时间就没有了。”

林晓印象中的赵鹏,基本都在盯着电脑做表格。他就像雕塑一样定在那里,每天处理不完的数据,沟通不完的电话。虽然工作经常加班加点,但是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林晓一度把他尊为学习的榜样和楷模。一辈子坚持做好一份工作,一件事情,应该是很开心很幸福的。

“鹏哥,我想要一下事业部近三年的销售、利润和人工成本的数据。”为了分析近三年事业部的变化情况,林晓找到赵鹏求助。

“好的,我找一下发给你。”赵鹏痛快的应允下。

“鹏哥,人工成本前年和去年的变化比较大,你知道为什么吗?”林晓看数据波动较大,想从赵鹏这寻求答案。

“应该主要是人数的变化。”赵鹏给了一个含糊不清的答案。

“但是销售和利润并没有太大变化,为什么人数突然那么大变化?”林晓继续刨根问底。

“是不是公司员工转加盟了?加盟商员工的收入好像不在人工成本里面。”赵鹏被问的有些窘迫,虽然解释的很牵强,还在极力的硬撑着。

“哦,谢谢鹏哥。”林晓对这个问题仍不死心,直接走到总会计师冯谦的办公室问个究竟。

“这个主要是当年的会计科目做了一些调整,为了对一些费用专项管控,我们把这些费用从人工成本科目中剥离出来,”冯谦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还一个原因就是公司业务转型,人员结构和数量都发生了变化。这些情况赵鹏应该了解的。”

林晓担心自己越级请教给赵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连忙解释,“对,他知道,他解释过了,是我想再确认一下。”

数据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财务部办公室一张挂画引起了林晓的注意,“讲述数字背后的故事”几个字使她醍醐灌顶。数字绝不仅仅是简单的表格,几幅趋势图就能说清楚的,从事相关工作的人,要有不断探究问题和本质的精神,否则整天只是沉浸在一堆工作公式和表格中,被一堆数字埋没,大脑很容易陷入一种理所当然的惯性思维方式,数字真的就只是数字了。

“鹏哥,你天天做同样的工作会觉得厌烦吗?”林晓盯着赵鹏,他的手认真的点着鼠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电脑表格,时间长了,身体都有些僵硬。

“曾经有过很烦躁不安的时候,但是熬过去就习惯了。”赵鹏微笑的看着林晓,“重复的工作会让人有安全感和踏实感。”

“真的吗?”林晓很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该羡慕他还是同情他,“可是我做同样的工作久了会很恐惧,觉得自己没成长,没进步,就快被淘汰了。”

“H公司从不淘汰认真工作的员工,这个岗位不行,就换个岗位。”赵鹏轻声安慰她,“何况你这么优秀,部门肯定都使劲抢呢”。

“我不是怕被公司淘汰,是怕被社会淘汰。”林晓突然觉得这句话似乎也很矛盾,好像两者并没有什么差异。她礼貌的笑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当事业部总经理周文元推开财务总监许辉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许辉一脸的惊讶,业务老大一般都是高高在上的,很少下榻职能部门总监的办公室,无事不登三宝殿,看来周文元是有重要的事要许辉解决。

“许总,能不能给事业部换个财务经理,赵鹏太中规中矩了,做事情慢好几拍,不能跟着业务主动变革,总是拖沓。”周文元的火爆脾气许辉是知道的,他的大嗓门一喊,恨不得整个办公室都能听见,许辉赶忙把办公室门关上。

“赵鹏是有点慢性子,但是责任心很强,我和他谈谈,他是可以改变的。”许辉心里非常清楚,虽然赵鹏不算优秀,但是目前实在无其他人可用。

“我认识他快十年了,他什么时候变过,一直是这种大火着房也不着急的性格,关键是太死板了,不会变通,我需要的东西经常给的很慢或者直接说提供不了,非常影响事业部的决策效率。”周文元没打算给许辉回旋的余地,不断施压。

财务部的人员任命,一直都是许辉直管的,事业部总经理和区域总经理可以有建议权,但是没有决定权。

“行,我先找他谈谈,实在不行再换人。”许辉只能使出缓兵之计。

“许总,我真的是尽全力在支持周总的工作,从来没有懈怠过。”赵鹏在许辉面前,委屈的差点掉下眼泪。

许辉也是个心软的人,看着眼前这个陪伴了自己十年的同事,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成长为业务骨干,也是经历了太多的辛苦和不易,不忍加以苛责,“嗯,我知道,我知道。周总的诉求我也听明白了,主要是月度分析报表需要根据他的需求进行调整,而不是每个月都用一样的模板,再就是满足他临时分析的需求就行。这个对你来说应该问题不大吧?”

“嗯,还是需要耗费比较长的时间,因为我们的数据结构不标准,有些需要人工去收集,手工去做统计分析。”赵鹏一脸的惆怅和无可奈何,许辉终于明白了周文元的愤怒来自哪里。

“赵鹏,有了问题不要害怕,要积极去解决。你自己不行,还有同事,还有领导,不要开始就设限,自己吓唬自己。”许辉企图通过改变赵鹏的思维方式改变他的工作状态。

“嗯。好。”许辉本来以为赵鹏会列举需要解决的问题,结果赵鹏一口应允下,没有继续探讨问题的打算。正好许辉手机来了个电话,他示意赵鹏回去,以后再聊。

日子一天天过去,许辉被繁忙的工作安排的团团转,渐渐把赵鹏这事忘脑后了。

“赵鹏,你提交的报告好几处数据是错的,这么基础的东西还要我检查吗?!你工作到底带不带脑子!”周文元当着许辉的面咆哮的吼到,赵鹏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声不吭。

“价格系统的管理红线,每次开会都强调,结果乱的一塌糊涂,区域财务是不是都被总经理收买了?你们事业部财务是怎么管的?你们知道光乱价就给公司造成多少损失吗?你们的眼睛长着是吃饭的吗?长嘴不敢说话直接缝上算了。”周文元不客气的在许辉面前大发雷霆,“你们还没有底线和原则,难道公司财务就是个收钱记账的吗?”

许辉气的脸通红,咬牙切齿的对着赵鹏说,“怎么回事,赶紧召集区域财务开会,今天问题不解决,谁也别干了!”

赵鹏战战兢兢的发了会议通知,不到半个小时,许辉在视频会议上的咆哮声穿透整个部门,“以后!我要是再听别人说财务管不住价格,你们就给我滚蛋!作为一名财务人,你们能不能有点骨气,有点自尊,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感觉很好吗?!”他情绪激动,拍着桌子,似乎要用尽浑身的力气,把他的话刻到每个人的脑子里。

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赵鹏焦虑不已的一件件应付着工作中的难题,随着问题的解决,他又恢复了之前按部就班的工作状态,周文元仍不满意,许辉也只能装聋作哑,日子总要过下去,总要有人妥协。

不妥协又能怎么样呢?有谁能像赵鹏一样,骂多少遍都不生气,都不气恼,仍旧能心平气和的做着工作,工作不能做到一百分,六十分肯定有的,实在差的时候也有五十分。给多少工资都可以,顶多抱怨下,不会以辞职要挟领导,因为他从没想过主动离职,最差的表现也就是承认自己无能,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满足领导的数据要求,领导能怎么办呢?一起工作了十年,毕竟有感情,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不给别人活路呢?算了,只要态度好,就继续用吧,难受也憋着,实在不行就骂两句。

十年员工,就像一个护身符,维系着赵鹏和公司之间的关系。忠诚是很难被否定的,因为年复一年的付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不想改变目前的状态,因为外部的世界变化太快了,他害怕接触新的事物,害怕没人愿意给他机会,害怕离开这里根本无法生存。他唯有一天天坚守在这里,才是踏实的,被骂几句无所谓,大不了脸皮厚点,当作没听见,领导终究是仁慈的,不会赶自己走的。